扫码订阅

父亲系列53 父亲和“伪军”

“伪军”一词国共双方都在使用,来源于为“伪政权”服务的军队,抗战时期的伪政权就是指在南京的汪精卫政府,那只政府的军队就叫“伪军”。

父亲44年参军后就一直和伪军打交道,无论作战中还是平时,那时八路军人员组成一部分就来源于“伪军”,那时叫“反正战士”。

近年父亲一直让我打听个人,当年他班里的战士,叫富立贵,他就是当年的“伪军”。

父亲在武工队时是1分队长,4分队长名字叫富立方,他弟弟富立贵当时在伪军,哥哥觉得很丢人,就通过家里把他叫了回来,还动员参加了八路,这样他们兄弟两人就都成为44年参军的八路。

兄弟两人经历了同父亲一起的经历,从渤海边到上海,后哥哥转海军,弟弟转业到上海银行系统工作,父亲们在70年代还有兄弟两人的消息,如健在也是85、6岁了。我通过公安和社保系统都没查到,不是人已经不在世,就是回老家了。

父亲的县大队整编进了分区21团,父亲在1连任副连长,还是支部的组织委员,他们连队一部分人就是当年的“伪军”,由连长带队“反正”的。“反正”后连长还担任原职务,由于表现良好,父亲在46年秋作为他的入党介绍人并办理了入党手续。1970年,这位连长担任成都军区总医院政治处主任,因为有当伪军的历史,审查过不了关,外调人员在71年找到了父亲,父亲怎么也想不起来当过他的入党介绍人,这样这位连长又多了个罪名:假党员。73年,落实政策,这位连长的党籍问题无法落实,他对要去外调的人员说:高xx战争年代介绍入党的太多了,记不清楚,只要对他说:小树林,肯定能想起来。

那时父亲已经在二炮某基地的山沟里,外调人员通过总政、二炮政治部才能找到父亲,父亲专程从基地赶到洛阳,外调人员说了这位连长的话,父亲一下子想起来:在小树林里召开的支部大会,那次大会上通过这位连长的入党申请。父亲赶快写了证明材料,并对上次外调时没想起来进行了解释和道歉。估计这位连长晚年一定会生活幸福的。

抗战以后,伪军大部分投了国民党,父亲接触的解放战士里面就有些当年当过伪军。

昌潍战役后,父亲连队分来两个解放战士,他们就是当年的伪军。他俩人原是潍县中学的学生,被迫参加了伪军,后转为国民党的部队,昌潍战役后成为解放战士。两个人有文化,土八路对文化人总有些敬畏,分配到炮连,一个当文书,一个当通讯员,闲暇时帮战士写写家信,表现积极上进,淮海战役打完,其中一个已经是连长了。

大概是82年,我在北京出差,父亲正好在北京开会,我陪同他见了当年的几位战友,其中一位是警备区某独立师政委,就是当年父亲炮连的文书,那个当过伪军、国军的解放战士。后来这位政委在军级干部位置上退休。

父亲说,淮海战役中提的最快的是一位解放战士:第一阶段被俘虏,第三阶段结束已经是连长了。

我们的前辈经历的年代有人当过国军、共军、伪军、商人、工人、老百姓等等,他们共同的经历构成了那段历史,我只是讲了其中几个人的普通小事,他们都是我的前辈!

本文内容于 2012/2/23 13:58:03 被gaof05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