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同床死同穴

我1988年在长治市郊区司法局工作。我们局有一位副局长姓梁,四川人,老牌大学毕业。平时见他白净脸架一付金丝眼镜,高大斯文业务能力极强。

爱人刘丽在局里工会工作,长的非常漂亮,高挑的身材大眼睛双眼皮和梁局长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平常我们见的四川人大多都是个头不算高。可是局长夫妇却是和咱们北方人一样高矮。膝下一双儿女更是继承了父母的优秀遗传基因。长相俊美。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篮。

尤其是那女孩1米70的个头,大大的眼睛姣好的身材。正值22岁的妙龄女,一颦一笑都透着青春少女的妩媚,活力四射。

当时女孩经人介绍认识了。长治银行行长地儿子。此人大学毕业,1米80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擅长画画。两人一见倾心,互相爱慕,恋爱很顺利。二人相约要去海南发展。

初恋伊始正值夏天,二人相约去西郊公园游玩,公园虽然不大但是也有凉亭可以拾阶而上远眺整个长治市的全景。也有微湖泛舟可供恋人花前月下游玩一番。二人玩心正浓突然天降暴雨,花园太小了没有供游人避雨的地方。他们急忙往公园外边跑。

男孩见心仪的女孩身穿湖蓝色连衣裙被雨水浇湿,心疼的忙把自己上衣脱下披在女孩头上当雨伞,自己赤身淋雨,呵护心爱的姑娘跑向公园对面的拉面馆避雨。

女孩很感动,看着赤身滴水的恋人,自己手里湿透的男孩上衣,再看自己身上随然也淋了雨,但是有上衣包裹还没有很狼狈。心里一热,对男孩充满了感激。脸色羞红的女孩走向面馆老板,低声询问是否可以借用炉火烤衣服。老板看着这对年轻人微笑点头。女孩就在炉火上烘烤男孩的上衣。红红的炉火跳跃着,映照着女孩恬静的脸庞,女孩认真专注翻烤手中的上衣双眸满是爱意。而女孩身上的衣裙却在滴水,脚下湮湿一片。男孩的心被眼前的画面震撼,心弦为之一动。可爱的姑娘,美丽而善良。要是能这样陪伴我一生我,,,。

夏天的雨转瞬即逝。雨过天晴穿上心爱的姑娘为自己烤干的上衣,看着依然衣裙滴水的女孩,男孩默默发誓,“此生非她不娶”。但是不善言辞的他只是更加细心的呵护女孩并没有说出口。晚上回到家男孩眼前总是浮现着女孩手拿衣服烤火的景象,对女孩的爱,已刻入心田。于是男孩拿画笔把这一幕映在画布上,也刻在了自己心里。取名“温暖”。寄往日本参加当年的世界青年画展,获得三等奖。

从此后他们愉快的交往,花前月下流连忘返。长治上党战役纪念碑下有他们徘徊的脚步,北郊公园林荫深处留下了男孩为女孩吹箫的音符。

忽然有一天,男孩说“嫁给我吧。”女孩一愣,说交往时间短我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咱们不是还要去海南发展吗。男孩说,先成家在一起去海南。女孩说要和父母商量一下。男孩说你是不想嫁给我拿父母当挡箭牌。女孩一听很伤心从小是乖乖女的她,什么事都和父母商量,何况这终身大事。这和爱是两码事。女孩气哭了,说不是。失去理智的男孩,根本听不进女孩的话依然不依不饶,愤怒的谴责迁怒与女孩。于是女孩一抹眼泪赌气说“是”转身跑开。接下来的第一个星期男孩没有给女孩打电话。俩人没有联系。女孩满怀的期盼落空。第二个星期男孩的电话终于响了,女孩嫌来晚了负气不接。女孩心想气气你,再来电话我再接。可是等来的却是噩耗。万复不劫的噩耗。11月的天气男孩身穿女孩为他烘烤的单衣怀抱“温暖”画像和萧。飞向了天国。留下遗书说,心爱的姑娘我已认定你是我今生的新娘,你对我不满意说明我做的还不好。我先去了天堂我在那里认真学习改正缺点从朔自我,下辈子我定要娶你做我的新娘。画和萧留给你作纪念吧。女孩接到遗物和信顿时傻了眼,她没有想到因为她的任性而造成这样的后果。怀抱着画像和萧回忆以往俩人在一起的一幕一幕,禁不住泪如雨下痛不欲生。不吃不喝不睡人很快憔悴下来。

女孩父母心疼女儿把她送到四川老家换换环境疗伤。住了快一年在女儿的再三哀求下回到了长治。看着回来的女儿很安静,照常上下班吃饭睡觉并无异样,局长夫妇稍安心神放松警惕。可是就在男孩自杀一周年的当天,女孩用同样的方式,身穿湖蓝色连衣裙怀抱着“温暖”的画像和萧飞向了天堂,飞向男孩。留下遗书,我不能让心上人在那边等太久了我要去陪他。

一个发生在八十年代真实的爱情故事。

一个发生在文革后百废待兴知识贫乏年代的悲剧。太沉重了,写到这里我也禁不住痛心流泪了。


再交代一下结局。男孩家长接到信后,按当地的习俗马上送来了礼金衣服。女孩身穿火红的嫁衣盛装走进火化场。男孩的父母用双喜的婚车,一路鞭炮把女孩迎进了男孩的寝室。大红的喜床上并排放着俩人的骨灰盒。骇,太沉重写不下去了。


衷心祝愿普天下所有有情人都成眷属永不分离。

本文内容于 2012/2/23 13:10:27 被司法警察支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