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阳光法案》离我们还有多远?

我国的《阳光法案》即《公务员财产公示法》在此次全国人大代表大会之际又一次成为人们热吩的议论话题。 我国在1988年便已经提出官员财产公示的立法动议;1994年人大常委会将《财产申报法》例入立法规划,1995年又颁布关于县处级以上党政领导干部申报收入的内部规定;2001年中共中央纪委和中组部联合制定省部级高官家庭财产报告的党规15条。人们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道曙光,但是 一道“曙光”闪了十五年,如今依然是曙光。2006年1月1日起实施的《公务员法》没有明确规定具有“终端反腐”功能的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使中国的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存在先天缺陷。


重庆代表韩德云在今年的“两会”上旧案重提,虽然舆论和网友讨论热烈,但大多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此却三缄其口,这与他们大多都是官员的身份不无关系。《中国青年报》引述韩德云的话说,目前中国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中最大的障碍,是公务员存在抵触情绪。有全国人大代表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对“官员财产申报”持反对意见的官员高达97%。


恰在此时,财经网上一篇报道“完美”回答了这个问题。


以下是报道原文: 据财经网报道,这名曾担任某省政协主席的正部级大员已不再威严得如同盛夏的烈日,而变得和蔼可亲。与记者就官员财产公示问题进行了如下对话: 记者:“某主席,你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高官:“很遗憾,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记者:“XJ的阿勒泰、浙江的慈溪都在搞官员财产公示,贵省有没有意愿搞试点?” 高官:“我不知道。” 记者:“这几天大家有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 高官:“没有。我们中共组里没有人讨论。” 记者:“你会提这样的建议或者议案吗?” 高官:“不会。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


记者:“企业老板?你是说国有大企业的高管吗?”


高官:“不是,是那些私营企业的老板。”


记者目瞪口呆,再也问不出问题。


是“目瞪口呆”啊,这就是某些“人民公仆”对《阳光法案》的真实态度,将老百姓公布财产作为公布官员财产的前提,我们简直无法相信此话出自一个正部级“公仆”之口,高官的认识尚且如此,无怪乎《阳光法案》在中国举步维艰了!


我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尚未建成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大国,目前正处于腐败高发期,而《阳光法案》是举世举世公认的反腐利剑。新加坡的李光耀说过:“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建立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个国家的反腐败就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


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实践早已证明了“阳光法案”实为反腐败之利器,


事实上,我国当前推行财产公示制度的条件已经成熟。


一是有国外大量的成熟经验可供借鉴,二是国内已经有了大量的实践积累,譬如说,1997年经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出台,2001年颁布了《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试行)》;三是民意基础已经成熟。财产申报制度不仅为民众所热切期盼,而且已有了现成的实施草案,


如已经向“两会”四提这项议案的重庆代表韩德云今年已完成了“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的6000字草案,对申报的对象、范围等都拟了明确条款。按照韩德云的建议,担任县处级副职以上领导职务的公务员、担任主任科员以上级别的非领导职务的公务员,以及担任领导职务的公务员已正式退休但不满五年的人员需进行申报;同时,公务员的父母、岳父母、配偶、子女及与其共同生活的其他家庭成员也需要申报财产。


为了减轻来自官员阶层的阻力,韩德云建议对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实施,可给予三年过渡期。三年内,申报对象主动上缴以前的全部违法违纪收入,审查机关可一律豁免纪律处分,并可建议司法机关减轻、免除相关刑事责任。反之,则建议行政监察部门给予从重或加重处分。


最近,温家宝总理在与网民互动时明确表示:“我们说要实行政务公开,也要对官员的财产收入实行公开,当然这件事情要做的真实而不走过场。”这样,有了温总理的承诺和人民群众的乞盼热情,整体而言,官员财产公示早已不差论证只缺行动。诚然,建立财产公示制度,我们还面临一系列挑战,例如相关制度的配套、执行成本,甚至人为的抵制等因素。但是,面对当前反腐败形势的严峻挑战,迅速制定《公务员财产申报法》,推进包括公务员财产公示在内的制度建设,不但是反腐败斗争的迫切需要,更是政府在履行向人民的庄严承诺,是推进我国****和政府阳光行政的重要内涵。



------------------华丽丽的分割线--------------------


我苦笑着,这个帖子发于一个网友的微博,,,2009-03-15。。。

悄无声息的三年又过去了,

曙光依然还是曙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