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 铁血网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注;本文转自[中国军事图片中心]。仅以纪念为保卫南疆 自卫反击 英勇作战的烈士先辈! 如有不妥,请版主移位。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多年前发生在祖国南疆的那场战争,我在记忆中是儿时刚懂事时看到的一张张粉红色的战报。伴随着战报中一个个胜利的消息,民族自豪感和爱国的热情也在那时渐渐萌芽。25年过去了,对于那场酷烈的战争,人们或许己经淡忘,亦或是毫无感觉,但我们始终不能也不应忘记的是那些为了祖国的荣誉和人民的安定,而将生命和鲜血留在异国他乡的勇士们!为了忘却的记忆,谨以此文作为纪念!


(一)奋起还击


公元1978年12月7日,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军委会议,做出了一项重大的战略决策。由于这次会议的详细内容至今尚未解密,人们只能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去推测和想像。但可以肯定的是:正是从这一天起,中国人民解放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开始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8日,中央军委正式下达命令,以广州军区、昆明军区部队,歼灭其第一线边防部队,摧毁其军事设施,还击越南当局奉行的侵略政策,保卫我国边疆地区的和平安定。据此,人民解放军各参战部队开始快速向战区机动集结;边境地区,一列列整齐的军车昼夜开进;领海海域,南海舰队的舰艇频繁出动;前线机场,空军各种类型作战飞机不停起落……美国的太空间谍卫星迅速捕捉到这一信息,世界各大新闻媒体闻风而动,铺天而来的宣传报道,聚焦着一个共同的主题——战争一触即发!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对越南当局采取的是“同志加兄弟”式的睦邻友好政策。在20世纪50年代的越南人民抗法战争中,中国曾是唯一对越南进行援助的国家,不仅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的军事装备和军需物资,还派出军事顾问团帮助越南军队建设和协助组织指挥作战。在随后的十年抗美战争中,中国政府和人民更是不遗余力,从经济和军事上给予越南无私的援助。据统计,从1950~1978年,我国共向其提供了200亿美元的援助款项(其中无偿援助占93.3%,无息贷款占6.7%)、6.35亿美元的自由外汇,以及总量达94.3亿余吨的无偿军援。不仅如此,应越南政府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派出了30余万高炮、铁道、工程和通信部队官兵,秘密出兵亚热丛林,直接担负起抗美援越的作战和保障任务。


但是,越南当局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早在抗美战争尚在进行的1972年4月,越共中央保卫局长即在一次秘密报告中煽动说:“中国人是很阴险的,我们要提高警惕。”1975年越南北方和南方实现统一、黎笋集团反华、侵华的罪行更加紧锣密鼓。原越共中央委员、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报》总编辑黄松,在同瑞典记者埃里克·皮埃尔的谈话中一语道破天机:“在战时,使中国和苏联尽力帮助北越,这对越南来说是最重要的。现在越南不再执行这一政策了。无论如何,来自北方的政治和文化压力必须消除。苏联强烈地希望削弱中国在世界这个部分的影响,这一点正好同越南的利益相吻合。”在这种指导思想下,黎笋集团不惜出让金兰湾,彻底倒向苏联;在国内有计划地大规模排华行动,并不断侵占中国领土,枪击中国边民。至1978年12月底,共有20余万华桥被驱逐出境,越方制造的边境流血事件也上升至1108起,中国边疆安全受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秉承一贯的和平外交政策,对越南当局的挑衅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不仅多次提出通过谈判解决争端、改善两国关系,而且在边境事件中,严令我方边防部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打第一枪。但这一切都被越方视为软弱可欺。最后,越方己经发展到了“谈判不成,劝靠不听”的地步。迫不得已,中国政府不得不换用一种侵略者听得懂的语言来和越南当局对话。1979年1月底,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邓小平访问美国。在华盛顿,邓小平掷地有声:对于越南没有必要的教训,恐怕任何其它方式都不会收到效果。美国总统卡特谨慎地提到了美国在越南的“教训”。邓小平自信地回答:那要看是哪家的军队!据法新社2月7日河内报道,越南当局对于邓小平最近连续发出的“威胁”保持沉着,表示“决不惊慌”。


1979年2月17日拂晓,从中国南疆几个前线机场的指挥台上,一连串的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刹时间,一批批战机齐声怒吼,如强弓利箭,直插云霄。南海海域,人民解放军南海舰队一支支由驱逐舰、护卫舰、导弹快艇、鱼雷快艇、高速炮艇和猎潜艇组成的混合编队,巡逻游弋在北部湾、西沙群岛和海南岛西南海域。根所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此次对越还击作战将是一场“有限目的,有限时间,有限地区,有限规模”的边境局部战争。因此,我人民空军和海军不做主动出击,而是以实际行动对越南空海军实施威摄,配合边防部队的还击作战;“三北”战区按兵不动,密切监视苏联当局可能采取的对越配合行动。考虑到苏军完成军事动员大约需要2周时间,我军的还击作战将以此为限,力求“有理、有利、有节”。


v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广西、云南前线部队进入阵地完毕。火炮脱掉炮衣,标定射击诸元;工兵准备好爆破器材;坦克装满油弹;通信兵全神贯注地守听,做好架线的一切准备;步兵进入冲击出发阵地,有的已进入越军阵地的“鼻子底下”;侦察兵正在攀山越岭……。广西前线指挥部坑道的作战室里,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端坐在作战部署地图旁,紧盯着怀表的指针。突然,许世友抬起头来,放大嗓门庄重地宣布:“时间到,还击开始!”顷刻间,万炮齐发!火光像朝霞一样映红了天际……



(二)钳击高平


火力准备延续30分钟。越军前沿阵地、指挥所、炮兵阵地、步兵集结地和通信设施,均遭到猛烈压制和破坏,到处是火光熊熊,浓烟滚滚。随后,人民解放军工兵开始在越军的雷场中开辟通路,步兵则在坦克引导下向敌群发起冲击。由于我军集中了强大的炮兵部队。开战仅3小时,即突破越军第一线防御阵地,向敌师一线纵深防御发展进攻。许世友的作战设想是,广西战区陆军编组为4个作战集团,机动集团由军区前指直接指挥,东集团负责歼灭同登地区之敌,北、南2个集团合力围歼高平地区之越346师和地方团队。


高平,是越南北部高平省的省会,四面环山,地形复杂,系越北地区军事重镇,也是通往越南首都河内的一个重要门户。越军依据“一线坚守,一线取胜”的作战指导思想,以346师负责高平地区防御。其246团位于高平西北之朔江,677团和炮兵188团位于高平东北之茶灵,851团位于高平以北为师预备队。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人民解放军北集团第41军,以123师368团从正面牵制茶灵之敌,集中122师向朔江发起攻击。在此防御的越军246团又称“新潮团”,组建于1947年,曾长期担任越共中央首脑机关的警卫任务,是越军的一个主力步兵团。该团凭据朔江天险,在公路两侧五六百米的高山上,从山底到山顶共构筑了五层火力,配置了冲锋枪、高射机枪、枪榴弹以及各种炮兵阵地。而从我国广西边境小镇平孟开过来的公路,蜿蜓穿行于最远不过200米、最近仅8米的两山之间。越军狂妄地吹嘘:朔江天险是攻不破的钢铁防线,中国军队要通过这里,起码要打3个月,要用1万具尸体从平孟铺到朔江!然而,越军做梦也没有想到,我122师以2个营在坦克支援下,在平孟正面摆开强攻的架势,师主力却从山高、坡陡、路窄的孟麻实施突破,一举出现在朔江守敌侧后。越军朔江防线土崩瓦解。


我122师迅速展开围歼作战。越南北部的地形特点,是峻岭连绵,天然溶洞众多。仅在朔江东北的长白山地区,不到1平方千米的地方就有大小岩洞30余个,而且草遮藤护,非常隐蔽。越军依仗熟悉的地形,潜伏在洞穴和草丛中疯狂射击,我军几次强攻都未奏效。怎么办?365团2营4连通过军事民主会,找到了攻打长白山的对策。18日黄昏,4连一部在长白山东侧佯攻,掩护主力从后山悬崖实施偷袭。越军的冷枪不时打来,负责探路的3班勇士一边手抓野藤向上爬,一边还要冷静地判断情况,以免暴露目标。到了半山腰,一段陡达70多度的光滑石壁挡住了去路,战士们手抠石缝的棱角,身子紧贴崖壁,艰难地向上攀登……3小时后,3班终于把300多米的悬崖绝壁踩在了脚下。班长谢振华立即命令:打曳光弹,给连队发出偷袭成功的信号!然后指挥全班搜查山顶,占领制高点。不久,连主力也登上山顶,并对第二天的战斗行动作了具体部署。


19日凌晨,长白山下的我军部队从侧翼向上猛攻,4连主力则从山顶对敌形成两面夹击之势。越军顿时乱成一锅粥,三三俩俩逃窜,有的像老鼠一样钻进山洞里。对于敌人的这一招,4连指战员早有准备。他们由上而下避开敌人的正面火力,对每一条石缝和每一个石洞进行搜索攻击。在挖“地老鼠”的战斗中,4连指导员吴世忠身先士卒,一面提醒战士们注意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一面严密搜索。突然,“哒哒哒”,敌人一阵扫射,被子弹击飞的石头崩伤了吴世忠的脸。他侧身看到有个石洞,便一转身,边前进边射击,两个越军一个被当场击毙,一个被打伤在地。在指导员的带领下,战士们个个像小老虎,弯着腰在树林草丛中穿进穿出,在崖壁石缝中爬上爬下。战士苏同胜发现石缝中有敌人正向山下射击,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两颗手榴弹扔进洞里,3个越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就是用这种战法,我122师全歼246团及其配属部队。


41军121师承担着北集团的战役穿任务。为了打开突破口,该师以362团向莫隆展开进攻。负责夺取菲咬山垭口的是3营7连,战前曾专门选择类似地形进行了训练。战斗打响时,他们趁夜暗摸到敌阵前,突然发起攻击。冲在最前面的3排长姜利民,用集束手榴弹炸毁了2个敌堡,但越军还在扫射。他镇定地判断了一下,对副指导员李永成说:“这是掩蔽部里的敌人打的。”随后要了一具40火箭筒,悄悄运动过去,可掩蔽部口太低,火箭洞打不到。姜利民迅速返回,带了个喷火兵上去。只见喷火枪口冲出一条火龙,猛扑洞口,敌兵一声惨叫,机枪火力点成了哑巴。接着,姜利民又炸毁了1个暗堡。当他再次冲上去实施爆破时,却被一颗子弹击中,光荣牺牲!这位362团前政委的独生子,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但他那被鲜血染红的手臂,依然指向部队穿插的方向。“为姜排长报仇!”我7连官兵怒吼着冲向敌人,漫山遍野的敌堡一个接一个爆炸……4小时后,越军通农县独立营被我全歼。


此时,我121师主力已从突破口投入战斗,向敌纵深插去。横亘在我穿插部队面前的地段是崇山峻岭、怒涛滚滚,坡崖荆棘丛生。17日11时,我前卫363团1营1连进到班爱,遭遇敌1个连。我军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先敌开火,将其击溃。随后,部队行至通农,被一道道峡谷挡住了去路。带领尖刀营的副师长李培江,曾是解放战争时期著名的战斗英雄,年逾57岁。他大手一挥:“我跟走!”带领年轻的指战员们,探谷攀崖,勇往直前。当晚22时,部队通过宗梅吊桥,发现前面公路边的山头有越军正在挖工事!李培江判断:敌并未发现我军,只要胆大心细,组织严密,就可以绕过敌人,避开不必要的战斗。于是,他亲自指挥7连3排卡住敌人的下山通道,全团官兵沿山腰小路,从越军鼻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插了过去。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一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我121师主力向预定穿插地域疾进。越军无法与我军正面交锋,便以“避头打尾,避主力打后勤、避整体打零星”的游击战术,对我进行袭扰和阻滞。18日晚,我361团骡马和后勤梯队进至宗梅,因吊桥不便行动而受阻,与团指失去联系。带队的团副政委亲自前出勘察路线。这时,埋伏在四面险坡上的越军特工部队突然开火,361团副政委当场牺牲,部队被压制在谷底,情况十分危急!夜暗中,我炮连指导员徐家钦身而出,大喊道:“都向我靠拢!”19个单位的部队迅速被收拢起来,向敌实施反击;通信连副指导员张亦凡带领几名战士,跨马冲出火网,去向上级报告情况;炮兵股参谋和连长刘善华调集迫击炮组成环形阵地,向敌轰击;勤务排长林汉锦指挥步兵回击敌人;军马所医生林敬做好救护准备……20日清晨,我军共击退数3次进攻,以歼敌67名的战果结束了这次特殊的战斗。


当41军从正面对敌形成压力之际,我南集团42军从东溪突破,与北集团一起对高平之敌形成了钳形攻击的态势。东溪,是越军高平省石安县县城,越北4号公路经此沿边境线延伸,向西北40千米可达高平,向东南80千米可达谅山,是越军向前机动的必经之路。战前,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吴忠到南集团加强指挥,组织各级指挥员反复研究了主要突击方向的选择问题:在南集团的进攻正面,一条道路在复和,公路较宽,地形稍开阔,便于我机械化部队机动,但也是越军的防御重点;另一条道路在布局,越军防御薄弱,但道路险峻,溪流纵横,是条令教范中坦克的禁区。最后,南集团决定:集中200辆坦克装甲车辆,搭载步兵部队,组成强大的突击集团,首先突破布局,撕开东溪突破口,然后沿4号公路北上,直捣高平!该作战设想得到了军区的批准。受领任务时,许世友亲自向吴忠强调:战役发起3个小时,必须把坦克给我开进东溪城!


17日战斗打响。42军第一梯队126师兵分两种,向东溪推进。担任主要突击任务的右路纵队,以坦克搭载步兵,沿着仅有的一条乡间土路疾速前进。当部队挺进至兰山口时,越军在狭窄地段路宽不到3米的拐弯处,设置了大石块、树干等障碍物,并配以大量的40火箭筒、反坦克火器及轻重机枪,构成了严密的侧射和倒射火力网。危急时刻,乘坐101号坦克的1连指导员林梦珠,迅速估算了山口的宽度和坦克的性能,果断地命令驾驶员张东法:“加足马力,挤过去!”一次,两次,三次……我101号坦克以雷霆万钧之力,终于从石壁间撞出了一条通道!同时,坦克搭载的步兵也解开系在腰间的保险绳,下车协同坦克作战。9时40分,当我第一批坦克部队进入东溪时,越南守军还以为是己方的坦克,连连招手致意,直到看清了坦克上的红五星,才知道是中国军队来到了东溪,顿作鸟兽散。这时距战役发起仅2小时45分钟!


东溪即克,第二梯队124师以坦克为先导,步兵乘坐汽车,迅速投入战斗。越军如梦初醒,为阻挡我装甲集团的快速突击,17日下午炸开班翁山区水库,洪水倾泻而下,形成了长800余米、宽400余米、水深1米的水障区。我124师除100多辆坦克和履带车辆外,搭载步兵的汽车和炮兵、特种车辆均被堵在水障区的后面。吴忠亲临现场指挥,望着山下拥挤的车辆和搭载的步兵,断然命令:过河部队不许停留,迅速与126师会合;被阻步兵下车,徒步通过水障区,向东溪疾速推进;运动保障队和附近的部队,由军区工兵副主任李林统一指挥,抢修道路;向军区前指报告,请求工兵部队支援。军区闻讯,紧急集6个工兵团增援,并指示被阻炮兵绕道复和进入4号公路,追赶坦克和步兵。当晚,124师进入东溪,南集团随即以2个步兵营、1个坦克营,编组成快速纵队,向高平挺进;另以一部兵力向南面七溪越军199团攻击,掩护主力侧翼安全。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嫩金山口,全长4千米,两侧均为陡峭石山,中间一条弄梅隧道,长10余米,构成了通往高平的咽喉要地。18日拂晓,我124师372团1营,首先以82毫米迫击炮向敌射击,掩护3连拿下两侧石山,占据了瞰制隧道的制高点。随后,借着迷漫的山雾和树丛的掩护,副营长陈殿标带领7班攀上隧道右侧高地,2连副连长甘永先带领3排主力迂回左侧高地,炸毁了敌机枪火力点。7时45分,总攻开始。5班长黄强展飞速地爬上陡坡,接近隧道顶端。暗堡里的越军猛烈射击,黄强展虎跃几步,端起冲锋枪,甩出手榴弹,将敌消灭在暗堡里。这时,攻击隧道下端暗堡的6班进攻受阻。连长梁七根大声命令:“把火箭筒调上来!”射手卓德喜和董同飞步上来,机智地隐蔽好自己,在离敌堡30米的距离连发现两弹,准确命令中目标。我坦克6连的59式坦克也随即开炮,摧毁敌堡,撞开了隧道中的石墙。2连2排超越坦克发起冲击,一举占领弄梅隧道。


经营多年的咽喉要道失守,越军急忙调整部署,一方面对我南集团层层拦阻,并炸毁盘山公路陡峭处路段,设置障碍。我124师372团只好全部徒步行军,运动保障队跟在后面修筑道路。另一方面,越军从纵深调来越851团2营、3营9连、特工第20营和1个“冰雹”反坦克火箭连,于高平以南7千米的博山地区构筑反坦克伏击圈。19日,我坦克6连到达博山,负责指挥的指导员任恩柱下达命令:“各车注意区分火力,沉着战斗……话音未落,一枚火箭弹击中602战车,任恩柱壮烈牺牲!越军一击得手,四面八方一齐开火。代理连指挥的3排长张诚忠提醒各车记住指导员的嘱咐:区分火力,节约弹药,一定要弹无虚发!随着坦克的怒吼。我军也有一辆坦克中弹,战士们纷纷跳下车来,依托中弹的坦克奋力还击。战斗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战场上的枪炮声才逐渐稀落下来。上级命令6连,会同先期赶到的步兵4连部分官兵,固守待援。


入夜,四周山岭上的越军大呼小叫,开枪射击。我指战员御下坦克上的4挺机枪,分成8个战斗小组,构成了环形防御阵地。配属4连的营部步谈机手郑中富,右臂负伤,就躺在一辆坦克底下,帮助坦克兵压重机枪子弹;4连9班长韦学锋左手有伤,举不起冲锋枪,就从坦克手那里要来一把手枪,协助张诚忠指挥作战……20日凌晨,我大部队坦克和步兵到达,向博山主峰发起攻击。指战员们有如林中猛虎,攀登绝壁,猛冲猛打,抵近敌堡后用冲锋枪扫,用手榴弹炸。在一道悬崖上的山洞和暗堡,越军用机枪、冲锋枪向我军疯狂扫射。3连长黄茂发把袖子一捋:“无后坐力炮,瞄准了打!”只2发炮弹就将敌堡炸飞了天,越军争相逃命。黄茂发一声:“火力追击!”顿时又有几十名敌兵被打倒在地。战士们乘胜一鼓作气冲上主峰。7班副余木林迎面碰上2名越军,他眼明手快,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机枪,猛烈扫射,主峰上的越军四散而逃……


21日,我南集团于行进间对高平城发起攻击,当晚即控制了城南和城东几乎所有的要点。23日,我北集团121师己进至扣屯地区,准备阻击太原方向东援之敌,我南集团遂在机动集团54军162师的配合下,于25日发动总攻。面对我军强大兵锋,越军“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除留下小股部队实施掩护外,其主力“化整为零,化军为民,钻山进洞”。许世当即下令:展开拉网式的全面清剿作战!我各集团迅速以营为单位,加强随伴炮兵,“小群多路,积极寻歼”,对敌可能潜伏的山洞和森林,分区划片,包干清剿。当敌进洞时,就用直瞄火力打、喷火器烧、炸药和手榴弹炸、烟熏,逐个摧毁;当敌藏入草丛时,就用火攻,将其逼出,再围而歼之;而对于敌可能出来袭扰我汽车运输的路口或山口,则修筑堡垒,封锁通道,并放火烧掉路边蒿草,以便我彻底歼灭之。最终,我军游击战术更高一筹。越军346师及高平地方团队主力损失殆尽,师长黄便山大校与所部失去联系,不知所踪。



(三)攻克同登


同登,距我友谊关4千米,扼中越之间主要通道,公路向西北至高平,东南通谅山,西南达太原,铁路可到河内,自古以来即是越北的军事重镇,素有谅山“要塞门户”之称。按照许世友的说法:“夺取同登的意义,不仅是有利于夺取谅山,而且是协同南北2个集团歼灭高平之敌的重要行动。这里打得好,打得猛,可以钳制越军的战役、战略预备队,使之不敢去援助346师,以便我南北集团更有把握地歼灭高平越军。”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2月17日凌晨,我东集团200余门火炮猛烈轰击;43军127师攻击禄平,保障战役左翼;55军3个师一字排开,猛攻同登地区之越军第3师12团。越军第3师又称“金星师”,1965年9月组建于南方,即“南方的一颗金星”,象征胜利之意。12团则是它的主力步兵团、享有“人民解放武装力量英雄”荣誉称号。战前,这个团狂妄地喊出了那句臭名照著的名言:“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


炮火延伸后,55军以163师担负主攻,487团沿友谊关--同登公路两侧实施正面突击,488团的穿插地段沿有15米的雷场没有开辟,而破障分队的各种爆破器材已基本用完。眼看整个部队的行动就要受到影响,3营7连7班长朱泽威高喊道:“同志们,跟我来,踩过去!”话音未落,战士罗光华端着爆破筒第一个冲进雷区,“轰”的一声,小罗踩响了地雷,身负重伤。朱泽威跟着冲入雷区,也负伤倒下。火光闪闪,弹片横飞,望着后面冲来的部队,战斗小组长吴石林和战士陈庭进深感肩负的责任重大。他俩毫无惧色,迎着硝烟,向着雷区的最后地段,一左一右交替跑冲刺。伴随着不断被引爆的声音,战士们用火红的青春和沸腾的鲜血,为后续部队铺平了条通往胜利道路……11时30分,我488团攻克探垄和那派,进而攻占303高地,切断了同登之敌南逃的道路。


越军为夺回归路,沿同登--谅山公路疯狂反扑。我炮兵则在巴罗、那和等地建立阻击点,当敌进入我设定拦阻地段后,130毫米火箭弹一次齐射,弹群全部覆盖目标。越军不甘受挫,从谅山调集1个加强营兵力,向我488团3营探垄高地猛扑过来。我2排阵地被敌人突破,2排长谭仁泽立即向全排同志高喊:“坚决消灭敌人,封锁突破口!”5班长李德飞第一个冲上去,中弹牺牲;机枪手杨秀凡见状,把压满子弹的两条弹链挂在脖子上,端着机枪向敌猛烈扫射。6班长张春才打倒了突入的2名越军,突然被敌侧面火力击中,3名越军乘机扑上去,将他从背后死死抱住。张春才同敌展开殊死搏斗。眼看又有几名越军爬上来,他向战友高喊:“向我投弹!”战士岳红安距张春才10多米远,见冲出堑壕抢救班长已来不及,机智地把手榴弹投向张春才身边的越军,然后全班一齐开火,全歼突入之敌。至18日,3营共打退敌31次反扑,歼敌720余名,战斗过的堑壕里血流成河,尸堆如山。


386高地位于同登西北侧,控制着我489团前出的要道---弄怀山口。16日晚,负责为兄弟部队打开突破口的487团1营,以1连1个班潜伏至国境线100米处隐蔽。17日战斗打响,该班即行爆破,3分钟开辟出一条通道。1连利用拂晓前视度不良的有利条件迅速通过,从高地南侧迂回上山;2连和3连也从北面对敌形成围攻态势。越军措不及防,一部被歼,残敌钻进暗堡和山洞,继续与我顽抗。搜剿战斗中,越军从一暗洞中伸出机枪准备射击,8班长胡永信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用双手将机枪从射击孔里硬拽了出来。敌射手吓得转身就跑,胡永信甩出一颗手榴弹,将其炸死。9时51分,我侦察兵发现386高地西侧有越军迫击炮向我射击,敌还从339高地的坑道中推出2门85毫米加农炮,击毁我坦克3辆。我炮兵立即遂行急促射,压制敌炮,随后改用短延期引信进行破坏射击,发射炮弹17发,将敌炮歼灭。


与此同时,487团2营配属军坦克团7连,从同登东北突入敌防御纵深。途中,7连遇到一辆敌指挥车,李德贵连长命令:“机枪开火!”车上包括1名军官在内的5名越军当场毙命。坦克隆隆而过,敌车变成了一堆破铁。这时,落日已掩没在了群山之中,李德贵镇定地指挥全连4辆坦克冲在最前面。周围炮声不断,借着炮火的阵阵闪光,他发现前方有敌1个炮兵指挥所,立即命令:“加快速度,跟他们拼刺刀!”坦克怒吼着,犹如神兵天降。顿时,一间营房轰然倒地,一台汽车被压扁,四周响起了越军尖厉的呼叫声。一名敌军官从另一间房子里逃出来,拼命奔到一辆摩托车旁,刚迈上去一只脚,就被我坦克射来的子弹打了个人仰马翻。随后,李德贵又指挥驾驶员许森,关闭坦克车灯,冲上了一段陡达40度,长近1千米的山坡。一个混合炮阵地出现在了他们脚下。“压下去!”我坦克犹如猛虎下山,飞一般地冲下坡去,把敌2门高炮、2挺机枪和4台车辆压成了一堆废铁,一长段炮兵工事也被压成平地。


由于天黑,越军摸不清真实情况,周围的敌阵陷于一片混乱之中,各种火器一古脑儿向这个炮阵地打来,弹片震得坦克钢板“当当”真响。李德贵立即指挥坦克转移到山下公路,利用敌火力暴露的机会,紧紧瞄准火力较密集的目标射击。敌火力点一个接一个地被击毁。我坦克7连开始返回,迎面驶来一长串越军汽车。李德贵大喊一声:“撞!”许森脚踩油门,坦克立即飞一样地轧了过去。敌汽车来不及掉头逃路,一辆辆被撞得翻进沟里,或是轮子朝天,或是油箱破裂。我坦克手正打得起劲,4名身穿便衣的越军弓着腰分两路接近过来。我坦克上的机枪立即射击,将其全部击毙。随后,又有几名扛着火箭筒的越军钻进了路旁的竹林,驾起火箭筒准备向我射击。我坦克迅速机动,掉转车身,火炮和机枪一齐开火,打得竹林燃烧起来,敌人也被击毙在火光之中。


激战数日,我55军扫清同登外围,切断了同登伸向谅山、高平、太原的全部交通要道。越军12团撤退无路,待援无望,残部龟缩于“法国炮台”、探某和339高地负隅顽抗。“法国炮台”系40年代法国殖民政府历时3年修筑而成的坚固堡垒,位于同登以南,长约300米,宽约100米,内分三层,露出地面的两层高5-6米,四面各有一个带密封铁门的出口。据俘虏供称:炮台内部有水、电和通风设备,甚至还有1个礼堂,总共可容纳3000-5000人。除顶部有10个透气窗和1个了望台可供射击外,周围还有约300个射孔。炮台四周则有环形堑壕和4个坚固火力点,通过交通壕和4个进出口相连接。19日晚,我489团3营行进间对炮台发起攻击,立即遭到炮台和南面探某、西南339高地的联合火力夹击,前进受阻。20日再次攻击失利。越军得意洋洋,向我军挑衅:“当年日军打了45天都没有打下来,中国军队是无能为力了!”


我163师迅速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总结教训。首先是对敌情了解不够,误以为炮台只是一个独立火力点,没有重视;其次是攻击部队协同不好,形不成整体威力。许世友专门听取了会议报告,当即指出:要加强作战侦察,严密组织,坚决攻击,用攻坚的手段夺取胜利。凑巧的是,我军攻打“法国炮台”受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广西凭祥发电厂职工何国安的耳中。这位年届50岁的老民兵,早年随父逃难同登,曾被法军抓去修炮台,对情况非常熟悉。他主动与当地驻军联系,表示愿给部队带路。我163师马上调整部署:把攻击点从南面改到北面;以489团3营7连为基础,抽调8连1个排和487团2连1个排,编组为攻击部队;加强85毫米加农炮1个排,82毫米无后坐力炮1个排,重机枪1排,高射机枪7挺,提供火力支援;为分散敌人兵力和火力,以487团2营对探某之敌实施牵制性攻击。


21日拂晓,我攻击部队利用夜暗掩护,秘密进至炮台西侧进攻出发阵地。7时50分,开始实施30分钟的火力准备,步兵火器也交织成绵密的火网,罩住敌射孔。趁着炮弹炸起的硝烟,隐蔽在北侧山脚待机的7连2、4班首先发起冲击。越军做梦也没想到我军来得如此之快,匆忙从密密麻麻的射孔里打出子弹,龟缩于洞内之敌也纷纷钻出来。子弹“哧哧哧”划空而过,打得石头冒火,泥土**。火箭筒射手蒋荣伟瞅准敌换弹匣之机,一发火箭弹把敌火力点摧毁,这是他摧毁的第7个火力点,真是弹无虚发!我指战员迅猛冲击,交替掩护,连续攻下两道堑壕。越军一挺高射机枪在洞口还没停稳,2班长彭新发端起冲锋枪,一梭子弹打了过去,把敌射手撂倒在地。我军随即对炮台东北角和西北角洞口实施爆破,将敌压缩至西南洞口。


同时,我1排和2排主力也占领炮台一部,堵塞了北侧射孔和洞口。在直瞄火炮支援下,各战斗小组利用死角,向炮台顶部发起攻击。越军为夺回阵地,沿着堑豪从南北两侧迂回过来。彭新发先敌开火,击毙2名越军,剩下的吓破了胆,连滚带爬,向南洞口溃退。我军立即发起追击。越军投来1枚手榴弹正落在彭新发身边,小彭身负重伤倒下。这位坚强的共产党员,想用手支起身子继续冲锋,但已经不行了。副班长张丁有冲上来,刚想把班长背下去,却被侧翼越军的子弹击中胸部,壮烈牺牲。12时30分,3排加入战斗,由东向南搜索攻击,最终全部占领表面阵地。我指战员在何国安指引下,找到炮台顶部天窗,用越语喊道:“陆松空依(缴枪不杀)!重待宽奴徒兵(我们宽待俘虏)!”越军拒不投降,不断向外投弹射击。迫不得已,我军将茅草浇上汽油抛入洞内,再用火焰喷射器喷射。熊熊烈火引爆了地堡内的弹药库,随着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同登越军的防御体系土崩瓦解。


永志不忘 对越自卫反击战著名油画作品选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