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一个可能引发冲突的大背景下,21世纪亚洲的稳定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两个重叠的地区三角,以及美国的应对之策。这两个三角均以中国为中心,第一个涉及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第二个与中日韩有关,东南亚充当配角。对这两个三角,美国均有能力改变平衡和影响结果。

因此,华盛顿应避免直接军事介入亚洲国家之间的冲突。

第一个三角涉及亚洲主导权之争。中印都是国际舞台的重要角色,两国关系存在固有的竞争和敌对。美国对这一竞逐应保持谨慎和疏远的态度。

美国政策圈有人主张缔结正式美印同盟,可能是针对中国,而实际上也会造成针对巴基斯坦的效果。因此,任何此类做法都将与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背道而驰,也会增加美国卷入潜在的漫长激烈的亚洲冲突的可能。第二个三角涉及中国作为亚洲大陆主导角色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

中国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上升,会对美主导地位构成潜在挑战。同时,美中经贸关系紧密,两国间任何敌对都会伤及彼此。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权力与日俱增,举足轻重。这是现实。美国对此必须调整适应,而非妖魔化或几乎毫不掩饰地期盼中国倒霉。

自文ge以来的中国领导层表现谨慎。但另一方面,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可能更难驾驭。一个民族主义激烈和嚣张好战的中国将造成自我孤立,会驱散全球对中国现代化的钦佩,可能引发美国民众持久的反华情绪,还可能催生反华联盟。

北京可能通过灵活而耐心的方式实现这些目标,也可能采取咄咄逼人的手段,削弱美国在东亚的地位。这很可能取决于两个因素: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将作何反应,中国自身怎么转变。这个过程中,两国的智慧和成熟度都会受到严峻考验。

中国的外部野心有的部分不可接受,对美国关键利益构成威胁;但也有的部分反映新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现实,不论美国多么不情愿,在确保不损害自身关键利益的情况下,是可以接受的。

美国应尽量争取中国成为全球伙伴,为此需要默认中国在亚洲的地缘政治主导地位及当前作为亚洲头号经济强国的现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