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堂开放熊场拒绝NGO

此事涉及归真堂、中药协、当地政府、归真堂投资人以及人工熊胆课题组、亚洲动物基金会六方博弈,因此,最终结果依赖于各方博弈结果


2月22日,饱受争议的“活熊取胆”制药企业归真堂首次向公众打开大门,让媒体参观养熊基地,希望更好地证明活熊取胆无痛,并不像坊间流传的那么恐怖和残忍。但这样的行为并没能消除公众质疑,尤其是在原本为受邀对象的NGO(非政府组织)——亚洲动物基金会被拒之门外的前提下。


是真相还是骗局?


按照原定计划,昨日,归真堂如约开放了养熊基地。全国数百家媒体记者纷纷赶至福建泉州,见证“活熊取胆”过程。


不可否认的是,归真堂的这一举措确实说服了一部分公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福建记者站副站长梁卫浩在微博上表示;“刚看完取胆引流的过程,约五六分钟。引流针长约十二三厘米,圆头,有点象为蓝球打气的针。熊爬进箱子里边吃东西,边被取胆汁,一声不吭,光顾吃了,一点没有痛苦的样子。”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昨日,亚洲动物基金会并没能顺利进入熊场。基金会发布声明表示,当基金会人士赶至泉州时,却被拒之门外。“归真堂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冷漠,他们回避、拒绝我们参观熊场,在我们多次恳求下,亦不能得到解决。”


与此同时,基金会还公开了归真堂发给公司员工的紧急通知。该通知给员工提出了五条要求,包括熊场卫生、提高员工个人素质等,其中最后一条表示:“有必要可以在参观取胆之前更改食物添加氯氮卓(一种镇静剂),防止取胆过程中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为此,有记者表示,参观完熊场之后仍然会保持质疑,因为一场被安排的开放并不能判断其真实性。“这就像上级领导要来视察了,所有员工都先进行思想教育后,开始整顿,领导来时确实展现了良好的风貌,那么等领导走后,一切又恢复依旧”。


涉及六方利益博弈


北京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归真堂此次行动并不是自愿为之,而是在社会舆论压力下的被迫行动,这也可以说是一次危机公关。但这样的公关策划并不构成其上市的理由。“这类不环保、不具有成长性的公司不应该上市。这样的企业应该让其自生自灭,如果让其上市,显然在导向上是有问题的”。


一位从事中药材研究20多年,但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人工合成熊胆的存在,虽然在功效上有些许差异,但只要日后加大研究,攻克技术阻碍,完全可以取代自然熊胆,因此,日后,归真堂的存在也可以被取代。


事实上,这已经是归真堂第一次冲刺IPO。早在去年年初,归真堂就酝酿上市,但该消息一出立即遭到了民间最强烈的反对,其不得不暂缓上市。


对此,吕随启认为再次出击的归真堂显然是有备而来。由于利益机制的存在,只要其公关工作做好,成功上市也不无可能。


有分析认为,这次事件涉及六方利益博弈,包括归真堂、中药协、当地政府、归真堂投资人以及人工熊胆课题组、亚洲动物基金会,因此,最终结果依赖于各方博弈结果。


本文内容于 2012/2/23 11:04:48 被zxcvbn197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