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谭飞:《雪狼谷》成功用狼性


连奕名

文:谭飞(微博)


数年前贾平凹有部小说叫《怀念狼》,我很喜欢。这狼真该怀念,在一个充满兰花指,充斥花样美男香水味胭脂气的国度,狼仿佛成为仅只摆在祭坛上的图腾,都崇拜它又都回避它。电视剧作品里满是偶像气质都市范儿,晃眼睛,让男人的身板都显得柔了许多。


汉子连奕名(微博)开始大声说“不”了,这个长发飘飘彪悍得很有匪气的中年男子干脆用一部寓言式的《雪狼谷》宣布电视剧狼性的回归。这部不得不在形式上跟美国西部片靠拢的电视剧,用野性的美感、粗粝的画质、阳刚的剧情,来了一次关于雄性的拨乱反正。在一片娘味环伺之下,显得如此与众不同,以致于观众把收视最高的殊荣奖给了它。


《雪狼谷》的情节很不复杂,在被谍战剧、家长里短、穿越剧宠坏的观众心中,它获胜的原因是气质。是一帮纯爷们在蛮荒之地干出的有精气神的大事。连奕名饰演的连德奎,从狼窝孩子到镖局掌门到土匪头子再到弃暗投明,整个过程很合逻辑,让观众在为他命运牵心挂肠同时,惊讶、着迷于他的野性。抗战题材,有智慧型、搞笑型、悲壮型,这次《雪狼谷》奉献了“抗战美学”,向当年吴宇森力倡的暴力美学致敬的同时,还原了那个年代另类抗战英雄。


大漠硝烟,长河落日。连德奎的遭际是中国式西部片的情节财富。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这样简单的人格力量必须附着于民族大事才好张扬,但这种独立的彪悍,已经拥有足够的魔力,把抗战以及国共内战这样的事都变得有个性有个人符号色彩起来。连德奎外,赵四海、郝国政、赵梓燕、刘答应这样的人物才在对照下有了自己的色彩。非常态人性在常态人性面前纯澈得异常彻底,虽然在后期,连德奎不得不坠入算计、谋划的深渊,但有了结尾沙漠中奔跑的野狼幻化,观众的心里终归得到平衡、满足。


电影里有类型片,西部片即是一种,但中国西部电影在好莱坞的反衬下显得邯郸学步和原创乏力,难以获得市场认可。《雪狼谷》是电视剧里的西部片,虽然有点过于追求造型感,追求离奇,但胜在其独特的样式和画面隐藏着的强大生命力。它给西部范儿开了个好头,摒弃《我的团长我的团》式的喋喋不休,摒弃《西风烈》式“风光比角色强”,它找到了一条正确连接观众和创作者的路,同时让中国电视剧的气质有了更阳光、明朗的选择。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