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到白头,一个民警写给妻子的话





终于把手中的案卷整理完毕,他看看时间,已经快到12点了,又是一个被案子捆绑的夜。他站起身揉揉已经有些僵硬的背,突然看见窗外树叶枝桠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一枝一叶,一场枯荣,冬季已经浩浩荡荡的来了。


他简单地把桌子收拾一下,大步跑进雪中,任朵朵雪花亲吻他紧绷的灵魂。


冬季的夜寒意甚浓,安静的院子给人徒添些许清冷,他在走廊上信步走着,突然已经回想不起上一次这样信马由缰地徜徉是多久之前的事了。自从到公安局上班以来,职业使命以悄无声息的方式侵入到他的生命里,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根深蒂固,即使是牵着妻子的手逛街,他的目光也总是不自觉地掠过妻子身上绚烂的新衣,忍不住搜索潜伏在人群中的某些人。


想着想着,住的“家”就到眼前了。他害怕打扰到妻子,习惯性轻手轻脚地推开门,看见妻子已经电脑桌上睡着了,旁边还拿着一本还没得及看完的书。看到这一幕,他有些愧疚,妻子是等他等的睡着的吧,这个在大学时代就与他许下“执子之手、与子携老”誓言的女子,一直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当初的誓言。毕业那年,她握着绚烂无比的青春对他说,你的心就是我的海角和天涯,我不能去得更远,想与你此生共赴天涯海角,不是游走半个地球,而是人间相伴。那一刻,他的心里涌起了满满的感动,这个看起来柔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小女生,那么勇敢地把他们的未来黏在了一起。


警校毕业后,她为他留起了长头发,她说服父母来到他的家乡,在努力适应与想象中华丽浪漫、落差甚远的现实之余,独自吞咽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等诸多不适应的悲凉情绪。一开始,他在特警队,每天不分白天黑夜,不管正常上班抑或休息,他都二十四小时值班或备勤,吃在食堂,住在集体宿舍。而她,在公司上班,吃在公司,住在公司。每每奢望有个周末他能牵起她的手,像其他情侣一样悠然的走在不算繁华的街上,但他总是对她说:队里其他人都出去有事了,我要留在队里待命。


见你一面比见皇帝都难!


这是她对他说的话。她道他事业责任心重,把什么事都当成自己的事,却总把自己的事不当回事。因此,她做的更多的,就是在背后帮他打理他自己的事。爱情站在云端,不时和他们打个照面。


现在,他在刑侦,案情就是命令,加班成了家常便饭,还好队里安排了房间,也算有了幸福的小家,她下班了还可以在他们的“家”等他。想起往事,他更加觉得愧疚了。他轻轻拿起妻子手边的书,却看见她批注在书上的娟秀小字:如果下雪了,我们不撑伞,一路走下去,是不是就可以一路到白头?一时间,各种情绪向他涌来,他轻抚着妻子熟睡的脸颊,她等他等得睡着在电脑桌上,是想和他牵手到白头的吧?记得她答应他求婚的那个晚上,县城里也下了很大的雪,他兴奋地背着她在午夜的街头漫步,她为他留长的头发在风中舞动,路灯温柔地亲吻上一双相偎相依的影子。


听闻着妻子均匀的呼吸声,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满足。他轻轻摇醒妻子,细心地为她围好围巾,在妻子诧异的眼神中牵起她的手,细语呢喃:“下雪了,我陪你走到白头。”


出门,满目都是皑皑白雪,晶莹的世界呵气成冰。大朵大朵的雪花在路灯的照射下翩翩起舞,妻子一扫刚被喊醒时的慵懒,望着雪花兴奋不已。睡着的县城少了白天的喧嚣和拥挤,看着妻子认真专注的侧脸,他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平静。他把妻子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中,十指紧扣,站在资江桥头,他想起曾陪妻子看电视时听到的一句台词: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的一点朱砂?适时,他善意地嘲弄过总被带进剧情的妻子,现在,他仿佛听到苍穹深处有人大声传唱:愿得一心人,岁岁长相伴,白首不相离!


即使不下雪,我也会牵着你,一起走到白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