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她很好 却不是我要的女人

菊花老师说的要搞上班、系、校三朵花在如今是不可能实现的,起码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找上一个花字辈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就算是在那挂满凶器的女生宿舍,哪怕人家就只是一朵寝室的室花,你都只能远观不可亵玩,想玩可是他妈要钱的。当然我非常明白菊花老师是在问我们以前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可以写写以前的那些故事,毕竟曾经的青春校园,那还不是有钱人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

毕业那年,兄弟我对未来的工作生活满怀憧憬,虽然自己不曾寒窗苦读但也还算基本上读了一点书。尤其是读大学的时候,无论哪门学科的开学第一堂课是必到的,期末考试是一定会参加的。至于其他的时间,我会大隐隐于市般在学校以外的地方生活。

再过一个月就要回学校拿毕业证了,之后也许我将告别这个曾经然我迷醉的省会城市,尽情的玩耍才是那些日子的主题。一天晚上我在某处休息,突然接到寝室兄弟打来的电话,叫我赶紧回去帮忙打架。我唰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急忙跑回学校准备帮忙。远远的望到了学校的大门,我就打电话过去问,我回来了,你们在哪里打架?兄弟回答,你快来XX娱乐城XXX房。我一听心想大事不妙,XX娱乐城是学校领导的人开的,我们本校学生凭学生证享受七折优惠,这里万一打起来我得去搬狠角来。

来到娱乐城刚准备上电梯就发现自己那个兄弟抱了两箱啤酒在那等,我感觉莫名其妙,这要打架砸酒瓶拿空的就好啊,有必要买几箱?兄弟也看到我来了急忙喊我,X别来帮忙撒。我奇怪的问他,不是去打架吗?你搬酒搞么子卵?兄弟哈哈大笑,不说打架你肯回来?过几个月我们就要散伙了,你只晓得在外面混。我也笑着踢了他一脚,便跟他上了电梯。

进入电梯后,看着里面镜子我将衬衣的扣子扣到了第三颗。来到唱歌的那一层,我习惯性的看了看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那批等客的妹子。有个穿蓝吊带的还不错,抽烟的姿势也很性感,但低头看到她手里那包硬白沙,我就没点瘾了。兄弟推了下我,叫我帮他抱一箱酒,我表示坚决不搬。开玩笑了,抱箱啤酒还想个什么样子撒,这不是丢当代大学生的脸啊。

X别,你莫看妹子了,包厢里面有我们机械系的系花啦。兄弟见我流连忘返一副要往大厅沙发上挤坐的样子马上提醒到。一听有美女我差点急得踹他一脚,你怕是有点宝气,不晓得早点给老子讲啊,快点带路撒。And walk with me……

推开包厢的门我第一眼看到有一个穿白T恤的学妹在唱歌,声音一般般,长的我暂时还没看清楚,心里暗自骂娘,就这歌声也他妈能算系花?接着又看到还有两个妹子一起挤在点歌机那儿看曲目,那个时候还是用的那种用鼠标配电脑的点歌机,显示器挡住了我的实现。点歌机边上的沙发坐着我两个学校的兄弟,他们那里傻呼呼的听人唱歌,看看地上原来一箱都喝完了。看到我进来了,大喊稀客来了,立马一群围上来扯我喝酒。搬酒进来的兄弟也喊来了服务员倒酒,以前的KTV没太多的讲究,喝酒用的是那种一次性的杯子,除开给女生准备的薯片啥子的零食,茶几上摆满了啤酒。看架势今天晚上得多撒几泡尿了,迟到的我按老规矩喝了三杯后就和他们干了起来。

我悄悄的问,系花到底是哪个?

一个兄弟指了指在点歌的那个妹子说,还可以不咯?

我一手端杯酒走到了那个学妹跟前,小妹妹来喝杯酒撒,点半天歌也冒看见你唱一首。

谢谢,我不喝酒的。她不冷不热的回答,让我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我反过头去看了下沙发上的那几个兄弟,几双讽刺鄙视的眼睛正对着我。大爷的哦,原来碰了个不解风情的,不喝酒来唱啥子歌嘛。我一口一杯将手里的酒喝完,又看了看她,结果连一丝表情都没看到。说实话这妹子虽然是机械系的但是却还不比其他系的差,尤其胸前的那对,让人很想去怜惜一把。如果说长得还算可以的女人一旦选择搞机械这个专业基本上都有性别取向问题。我虽不算一帅哥,但是起码还算长得不影响市容市貌,可却一杯酒的面子都不给老子,太跌份了啊。

悻悻的回到兄弟们的身边我问,你们怎么认识她的,以前我都没见过她啊。

搬酒的兄弟告诉我,这是他老乡,大一学生,这个学期来的时候在火车上碰到的,今天以老乡的身份请出来玩的,结果她还带上了两个同学

难怪哦,系里面但凡有身材或有脸蛋的老子都认识啊,原来新生里面的硬茬。我小声对他说,你个硕别喊别人出来是个么子意思撒,想上小妹子啊。

另外一个兄弟在旁边接腔了,他这个别就是有色心冒色胆,我们一箱酒都呷玩了,他都没上去说几句话。

嘿嘿,我是不行了,看X别你了哈,你搞定了要请我们喝酒。兄弟搭在我肩膀上轻松的说。

我给他们一人发了根烟,抽了一口心里骂道,妈妈的别哦,老子没兴趣玩这些名堂了,总不能给她下点药吧?她连酒都不喝,我该怎么接近她呢?厚着脸皮上吧,反正老子就快毕业了,就算出丑没啥子大不了。

妹子,你真的不给面子陪我喝杯酒啊,他们那几个可都看这我啊,我可丢不起这人。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或许是我那双单纯的眼睛深深的打动了她,也或许是为不让我出丑的善良念头让她有了一点点动摇,亦或许是她十多年的努力学习的寂寞想要解脱……可是不管怎么说,她终于还是接过了我递过去的杯子。

那天晚上过后,我住到了寝室,除了陪兄弟们渡过最后的学生时代外,也经常约她到处玩玩。那个年代的女生很单纯,买包一块的瓜子就能陪你在田径场上走几圈,累了可以在主席台上聊聊天。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也和系花确立了关系,虽然没有肉体上的关系。三个寝室的兄弟都拿到了毕业离校工作去了。我因为挂了四科而没能及时拿到毕业证,学校鉴于从鼓励学生的角度出发,在九月份设了一次补考,如果没通过就只能第二年来考试了。其实教育厅早把我的毕业证发到学校了,锤子的补考还不是要挣我的血汗钱?

暑假期间,系花没有回家,跟家里说在外面打工体验生活,其实是专门陪我补习挂的功课。我也答应了她,拿了毕业证后在省会找一份工作来继续我和她之间的爱情。

几年过去了,搬酒的兄弟出差到了深圳。和他一起喝酒的时候他问我,你为什么不陪她在省会生活撒?

我反问他,你还见过她吗?

兄弟喝了口酒回答道,去年过年在老家见过了她,她已经读研了,还问了你的近况。

……

但愿读书能让她忘却我吧,那时的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女人,她很好,却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女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