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月二龙抬头”,按我乡下风俗,这一天是小子剃头的好日子。搞不清这里的讲究。而对蓄发已久的孩子们来说,却是合该。刚过完的正月,有很多禁忌,其中一项是不许剃头,说,“正月剃头死舅舅”。然而各理发馆剃头铺并没有因此歇业。“一月灯,二月鹞,三月上坟看姣姣”,二月春风吹得勤,吹得劲,晴朗天气里,适合孩子们放风筝。---对于被水泥钢筋牢牢禁锢的城市人,这些当属古意。


乡下人以农事为重,二月二是一年辛勤劳作的开始,也许在远古时候,这一天有图腾崇拜的仪式,到后来,则衍化为某些地方独有的习俗。头天晚上,人们就帅选出五种淘洗干净的杂粮,炒熟备用。通常有:花生,葵花籽,黄豆,玉米,蚕豆。每样东西翻炒时,各有方法:花生和葵花籽带有外壳,炒时要和着一些干净的黄沙或粗盐粒,用慢火炒熟。这样炒出后,外壳看上去白净干净,跟生的没什么区别,粒儿却焦香爽脆。炒黄豆要不时向锅里洒进盐水,用作调味,也用以降温,防止因灶火太旺而致其黑焦;蚕豆,玉米则用焖炒的方法,炒出爆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日一大早,大人们把炒出来的东西端出来,放在场院里供奉天地,并用灶灰洒满一圈。这里有个名目,叫做“围仓”,祈求这一年五谷丰登粮满仓。也有人家把钱币放在灶灰中央,祈望钱财满柜。


二月这天,不仅祈福丰收,人间夫妻亦要团聚完满。这一天,媳妇儿不许回娘家,“二月二吃娘家的花,婆婆死得咔嚓”,这一天若滞留娘家,便有某种诅咒性质的怨毒包含在内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时候,喜欢过二月二。农忙尚未正式开始,没有劳作的苦辛,父母也乐意宠着小孩子,带着他们追随观看社戏。热闹的京戏看不懂,只从铿锵锣鼓里,约略感受到一场场热闹的尘事。我喜欢看杂耍,看到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爬到垒得高高的一堆桌椅上,在顶端一根板凳腿上站住,身子向后弯成一个圆圈,叼起放在两脚间的一朵花,看呆了,也羡慕煞了。然而大人们不以为然,他们窃窃私语说,被这样折磨的孩子,肯定不是亲生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了这些杂耍戏班,我乡下还有鼓书艺人。没有跟班追随者,也不用什么复杂的道具,只一张三弦琴,一块“呱啦板儿”,一个人且说且唱,多是乡下人喜闻乐见的琐碎生活。诸如婆媳矛盾、重男轻女、男女私奔等话题,乡下人喜欢听来后学着唱说,皆因从中窥见你我。



二月,也是处子春心萌动的时期,“二月里来龙抬头,小二姐绣楼梳油头。”此时,桃花尚未开放,旷野里还只是一片苍茫的黄,些微绿色尚不能代表主流,而少年春事却一片烂漫,难收难管。暮色苍茫时分,河坝上,竹林里,常有口哨嘹亮,几声长,几声短,其中自有奥秘。这种时候,坐在家里浆洗、纳鞋底儿的姑娘家就无法淡定了;而婆姨大妈听到后,只管笑骂:“这又是谁家半拉橛子(本地方言,小伙子之意),太阳下山了出来晾骚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2/25 11:44:02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