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昔日同窗嫣儿出差路过,我约另一位同学琳琳陪她逛街购物。



在商厦专柜里,模特穿的一件米色大衣很是惹眼。嫣儿试了一下,衬得她越发身材高挑、丰姿绰约。对镜端详半天,嫣儿想起去看大衣的标签,然后不动声色地把衣服还给导购。琳琳撺掇她:衣服这么漂亮,干吗不买?她轻描淡写:太贵了,要花去我大半月的工资呢。



我知道嫣儿是裸婚,结婚的时候真就只花9块钱领了个结婚证。结婚后她跟老公去了南方发展,如今几年过去了,听说他们房、车都有了,孩子也已经两岁。没想到,实际上她过得并不宽裕,除去还房贷、请保姆的费用,能用在穿衣打扮上的钱很是有限。价格超过四位数的衣服,多数时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琳琳为她叫屈:你不后悔吗?言外之意仨人都心知肚明——当年有位商学院的师兄追嫣儿许久未果,这位师兄,现在已经是实力雄厚的建材代理商了。如果嫁给他,怎至于连件大衣也舍不得买?



嫣儿一脸平静地说:没什么,我过得很快乐啊,就算在家洗衣煲汤、清洁整理,那也是我喜欢的生活,衣服多一件少一件无所谓吧。



这令琳琳更加不解。琳琳也是裸婚,不过,当时她之所以有勇气毫不犹豫地做出那么洒脱的决定,主要因为她老公是传说中手捧金饭碗的公务员。琳琳想:他现在的确没钱没房子没地位,但他前途还是光明的嘛。我不要婚纱钻戒这么委屈地跟了他,他怎么能不奋发图强力争上游,有朝一日让我过上夫荣妻贵的好日子呢?



因为是裸婚,琳琳总觉得老公欠她太多。比如,她早晨从不做饭,都是他做好了给她端上餐桌;还有,好几次双休日我去找她,她都是优哉游哉地坐在沙发上看碟,而她老公满头大汗地又洗衣服又打扫卫生。结婚三年了,老公说想要个孩子,琳琳一直不同意,理由是:我委屈点倒罢了,孩子可不能受委屈。想要孩子,先给他创造好的环境吧。可遗憾的是,工作几年了,他还是不具备买房的能力,不仅职位原地不动,薪水也没有上涨的迹象。本来嘛,指望一个小小的公务员一飞冲天,太不现实。



琳琳为此耿耿于怀。有时无关痛痒的事情,都会被她小题大做,在家中搅起惊涛骇浪。去年年底,她老公用年终奖给公婆买了一些礼物,琳琳赌气和他狠狠吵了一架:他为什么可以悄悄为父母花这么多钱,都不给自己说一声?要知道,他欠她的太多啊!她觉得,他有钱应该先让她花,应该无条件地对她好,因为这是自己牺牲了物质婚姻应该得到的福利。可实际上,他对她的无理要求越来越难以满足,所以她的心态越发失衡。



前些天,琳琳单位的一位好姐妹到处秀男友刚给买的名牌饰品,看着她那得意的眼神,琳琳心里五味杂陈。回家又跟老公闹,结果俩人好几天谁也没搭理谁。琳琳说,她越来越后悔裸婚了——贫贱夫妻百事哀啊!对嫣儿“有情饮水饱”的幸福,她难以理解。



原来,裸婚的幸福指数也有天壤之别。要知道,裸婚不是投资,也不是谁欠谁的。既然是物质女,何必伪装清高雅洁、爱情至上?裸婚,裸的是心态,如果不能静心感受当下细枝末节的琐碎幸福,那最好还是绕道而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