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鱼之于水,水之于鱼——溺水的鱼儿

我们常常用“鱼水之情”来形容亲密无间的感情,在水和鱼儿的世界里,水是鱼儿的魂,而鱼儿则是水的灵。

鱼儿是水中的精灵,它时而跃动,时而沉浮,它在水中进行着属于它自己的舞蹈,可以说,正是鱼儿赋予了水生命的灵动。鱼儿是懂水的,明白它何时湍急,何时柔和,何时温暖,何时冰冷,因为了解所以生存。在人类的眼中,鱼和水是一体的,不可分只可合。殊不知,这世上还有一种鱼和水,它们不可分也不可合。因为鱼儿是溺水的鱼儿,在水中它不能活,离开水它也不能活。造物主让它留在水中,却没给它活着的权利,或许它可以选择离开,可是它留下了,也许不能,也许不想。


水是懂鱼儿的,它知道鱼儿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甚至它能感知到水中鱼儿流下的泪。鱼儿的泪泛着涩涩的味道,留在它的心里。


水和鱼儿是如此矛盾,却又是如此契合,矛盾得无法共生,契合得可以忘生。作为造物主的上帝为了弥补它的过失,给了溺水的鱼儿一颗其他鱼儿所没有的泪——“死亡之泪”。


溺水的鱼儿在水中挣扎着游,有一种窒息的痛。它想活却找不到一种让自己活着得到方式。有水的日子里,它痛并快乐着;没有水的日子里,它却更痛了。所以它选择了前者,一种它认为幸福的方式。溺水的鱼儿承受着水带给它的爱和痛,笑着挣扎,在吐出最后一个气泡的那一刻,它哭了,眼泪不多不少,只有一颗。泪是晶莹的,一如水的颜色,以至于连上帝都分不清到底水中的哪一部分才是鱼儿的泪。溺水的鱼儿就这样闭上了它的双眼,些许的不甘,些许的遗憾。


鱼儿苦笑着问上帝:“为什么你让我生活在水中,却又让我成为一条溺水的鱼,那不是很可笑么?”鱼儿好想流泪,可它已经失去了流泪的权利,它只是一条拥有一颗眼泪的鱼儿,没有泪,只有无尽的伤,在无法闭上的双眼中。“为什么你要让我在水中流下我的泪,你不觉得可悲么?”


上帝沉默了,他知道这是他犯下的一个错误,一个谁都无法弥补的错。可是,上帝是不会错的,不是么?所以他只能沉默。在溺水的鱼儿不断的追问下,他答应给鱼儿一次回去的机会。一次只有一天,让鱼儿自己寻找它想要的答案。于是,鱼儿回到了它死之前的那一天,它想起了水中它流下的那颗泪,它也想到了水。鱼儿轻轻地叹了口气:“水,你看不到我的泪,因为我在水里。”鱼儿以为水也会像上帝一般地沉默,可是水说话了。水说:“鱼儿,我知道你在流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鱼儿笑了,它想它已经找到了它要的答案。它依旧挣扎着游,重复着死亡前的快乐,它等待这那颗泪的来临,无比幸福地期待。溺水的鱼儿再一次闭上了双眼,这一次它哭得了无遗憾。


鱼儿再一次见到了上帝,它感谢上帝给它的那一天时间,因为它找到了它要的答案。鱼儿笑着对上帝说:“来世请让我再一次成为那条溺水的鱼儿。”上帝点了点头,鱼儿幸福地离开了。


这一次,上帝也疑惑了,他的错竟然也是队的。那么,他真的错了么?果然,上帝是没有错的,他想。


溺水的鱼儿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也许它永远都不会知道,它所谓的幸福只是上帝犯的一个错。也许,它也不会在乎,至少它是幸福的,不是么?


那颗其他鱼儿所没有的“死亡之泪”让溺水的鱼儿成为了水一生的记忆!鱼之于水,是一生,水之于鱼,是生生世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