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小兵的成长史!(连载)

第一章


宁宁是个十七岁的新兵,长得瘦瘦弱弱文文静静的,一双小眼纯的像天山上的雪,让人一看便心生怜惜。在这个强者为尊的集体里,他的出现显得那样的突兀,那样的不和谐。在李承浩看来,军人就该如山峦顶天立地,如海洋开阔辽远。可眼前这个,他不由得撇了撇嘴,哪点儿像个军人?倒像是哪家温室里养着的花骨朵儿,一副经不起风雨的娇弱样。他从军十年,带过的新兵自己都数不清了,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主,真是愁的他脑子疼。

“你……”李承浩挠了挠头,最终是狠不下心来,泄气的道:“拿着行李跟我来吧。”

俩人一路往楼上去,后面那位也走路没声一声不吭,这更是让他直郁闷得无语问苍天,脚下狠跺着这十几级楼梯出气。

班里空空如也,人都带到外面帮通信连挖沟去了,最近都在忙这事儿,上边催得紧,下边自然就累得紧。

李承浩突然转身,吓得那位“啊”的一声连退了几步撞到门框上,眼里有遮不住的意外与惶恐。 “慌什么?”李承浩不悦的瞪着他,心里嘀咕道:就这心理素质还来当兵?可宁宁只顾把头低着,也不答话,脑袋和脖子同时往里缩了缩,被他那雷鸣般的嗓子给吓的。

“这是你的床,自己照着旁边人的收拾好,我待会儿回来检查。”他指着第一张床的下铺对宁宁说到,然后忙不迭转身就走,再不走他怕他会忍不住掐死这花骨朵儿。

被丢下的宁宁傻眼了,目光追随着李承浩走开的方向,不知所措加不明所以。楞了一会儿,他才醒过神来,终于提着行李坐到空着的床板上,打量着这间不大的宿舍——地面很干净,灰尘都看不到一丁点儿,墙白的跟新刷的一样,只有三面流动红旗挂着,再看不到其他的颜色,鞋子、盆、毛巾、牙膏牙刷、香皂都在一条线上,被子方正得不近人情。呆在这样的一间房子里,初来乍到的宁宁,几乎不敢呼吸。

过了很久,他才找回自己的思绪,只是仍旧坐着,因为不知该怎么收拾,尤其这个标准还这么遥不可及。等到李承浩抽了七八根烟转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个雕塑样,似乎一直就在那里,只是未经风雨,光鲜得很。他的忍耐也终于到了极限,眼睛的火就这么毫不掩饰的喷向那个始作俑者。 “班长?”宁宁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懵懂无辜的语气更成了李承浩发泄的导火索,他二话不说,咬牙切齿的走过去,一把拎起那个人和他的行李,拖到门口就丟,嘴里吼道:“老子这不伺候老爷兵,管你有个鬼的后台,哪儿来的滚哪去!”

这一摔就真摔出事来了,也不知他是用了多大力,只听的“咚”的一声,那位就躺着了,后来的事不用说,被骂的自然是连领导和他,检讨又处分,折腾个没完。这更让李承浩心里憋屈的要命,现在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了,这兵还带个什么劲儿啊,干脆请个保姆天天哄着去。 这话他当然没敢明着跟领导说,只能自己瞎发泄,总之是没好脸色就是了,看谁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周围的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死无全尸了。

李承浩是一个纯粹的军人,这类人的思想实在很简单,只是没想到有一天碰到了一个特例,谁也想不到就擦出这么大把的火花来,直烧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宁。连长就一句话:收拾不出个兵样来你就给我回家修理地球去!

连长也是个牛人,陆院第一名入学到第一名毕业,长胜不衰了四年,上到院长下到扫地的大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耿仲辉的大名,争荣誉是把好手,惹麻烦是个老手,常常一个大奖后边带着几个大过小过的,让人爱的咬牙切齿,最后还是师里动用特殊关系才把这尊佛给请到这穷山恶水的地方来的。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曲折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被团长从学校直接绑上了车就走的,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套体能服,其他的啥也没有,就这么上任了。 一开始也是不服的,毕竟空降部队谁也没好感,尤其是副连,他的各方素质在这一百号人里算顶尖的了,满以为那个位置会落到自己头上,却不想半路杀出个耿仲辉,心底的确是咽不下这气。后来,就有了一次俩人间的巅峰对决,耿仲辉一战成名,刷新了师里的六项记录,从此再也没人质疑他的能力。然后,正副连就成了这里的最佳拍档。

而此刻,这俩人就在办公室里纠结着呢,倒不是他们非要把兵都分出个好歹来,都知道带兵的首先要爱兵,可这爱也不是溺爱啊,新来的这个,先不说他是不是走后门的,单看他这素质,简直是跟兵这个字是八杆子打不着的,还怎么练哪,别的兵再不济也有点粗铁的样子,你可以狠开劲儿的造,可这个呢,整个儿一团棉花,还指望着能搓出个钢板来?还有他那天知道哪个级别的鬼后台,师长亲自来给连里下命令的,虽说是悄悄的来,不想惊动其他人,可这背后的意思。。。他可不敢琢磨。练他是必须的,他们都知道,这怎么下手呢?上来就下死手?就那个小身板。。。悬。

副连长肖亮不耐烦的拍了下桌子:“要死卵朝天,管他娘的什么素质,练!既然来了就别想搞特殊,别人怎么过来的,他就怎么再走一遍。“他抓起帽子往头上一戴:”瞎操心,我走了。”

耿仲辉一愣:“干嘛去?不吃饭了?”

“吃个毛,我去医院把他弄回来,多大的伤啊住小半个月了。揍性!”


医院里,宁宁还在发呆,旁边桌子上摆着一份病号饭,剩着一多半呢,也不知他这什么胃,吃得比女孩子都少。这些天的经历把他也折腾得够呛,本来就对这地方存着戒备,现在更是恐惧得紧了,他从小到大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人和事,在他生活的那个地方,条件虽然艰苦点,人也不是很多,可每一个人都是友好的,他跟着奶奶住在那里,每一天都很舒心快活。哪像在这里,从他被那个自称是他爷爷的人带走一直到现在,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严肃认真,脸上就一种表情,看他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让他疑惑的尊敬或是反感。除了医院的护士会不时给他笑脸外,他在这里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友好感。他很想回到他的村子里去,他想念那里的花花草草,新鲜甜美的空气,带着湿润泥土的气息,他可以跑到山坡上一整天一整天的坐着,什么也不干,就静静地看着周围,也觉得快乐。可是现在,这也只是奢望罢了。

肖亮推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雕塑样的宁宁,他愣了愣,然后走过去拍醒了还沉溺在自己思绪中的那个人:“怎么发起呆来了?饭也不吃?怎么,有情绪了?”

宁宁遥遥头,然后直直的盯着他,说:“副连长,我。。。我想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肖亮声音提高了一度。

“连里。”宁宁看向窗外,那里只有一片绿,如同这个地方,绿是唯一的主题。他想了想又低下了头,两只手在被子里来回的搓着,他其实很紧张,能说出这些话:“我。。。这些天,我其实想明白了挺多事。。。以前我从来没。。。没这么想过”他抬起头看了一下肖亮,然后又迅速的低下,犹如受伤的兔子“我。。。我。。。”在肖亮犀利的目光下,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剩下黑黑的头颅——他实在是害怕。

“你想了什么,好好跟我说说。”肖亮来到床边坐下,拉了拉他身上的被子。

宁宁抬起了头,看着肖亮,眼里充满着鼓励,他忽然心一暖,那眼神像极了奶奶,想到奶奶,他忽然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于是笑了:“这个地方,跟我住的村子可不一样了,我喜欢我们那里的山山水水,因为好漂亮。我也喜欢这里的花草树木,看起来好有力量。我有时想回家,想和奶奶在一起。可是我又想留下来,留在这个地方,这里让我觉得好有吸引力。我想成为他们中的一个,那天把军装穿在身上,我觉得好亲切,就好像我穿了很久一样。副连长,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不。”肖亮定定的看着他,这张年轻稚嫩的脸庞上带着青涩的笑容,这一刻他也充满着力量:“这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

他站起身来,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窗外的那一片绿,那是他们共同的信仰,而此刻他忽然明白了,那应该与外表无关,而是心底坚定的信念,执着而又坚韧。幸好,他今天来了。



统计字数:3250字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14:33:08 被孫少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