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1年,野田佳彦出任日本首相后,迅速下达指示,要在内阁府内成立一个“宇宙战略室”。现在,有消息传来,这个“宇宙战略室”有望在今年春天建立。日本《朝日新闻》因此称野田佳彦是一位“热心关注日本宇航开发的人。”

问题是,与日本其他首相相比,野田佳彦为什么如此关心日本的宇航开发呢?他要把日本的宇航开发引向何方呢?

2008年,日本国会通过了自民党、公明党、民主党联合提出的《宇宙基本法》。如果把这项法律与日本国会1969年通过的相关法律进行比较就会发现,那时日本提出宇航开发应该以“非军事”为原则,而这项法律则确认日本的宇航开发“必须有利于安保”,并且允许在一定范畴内用于防卫。也可以这样说,日本的宇航开发原则从此由“非军事”转变为“非和平”了。值得注意的是,那个时候,野田佳彦作为在野党——民主党的国会议员,不仅参加了这部法律的制定,同时还担任了这项法案的国会立法小组负责人。这样,人们就不难理解职业军人家庭出身的野田佳彦为什么会热心日本宇航开发了。

光说不练,不行!野田佳彦就任日本首相以后,把宇航开发确定为日本再生的“新领域”,有意在日本政府“宇宙开发战略本部”的基础上成立一个副部级机构——“宇宙厅”。但是,日本的宇航开发现在处于一个群龙无首状态,文部科学省下面有宇宙航空研究所开发机构(简称JAXA),收集讯息的谍报卫星则由内阁官房直接负责,气象卫星由国土交通省负责运营,宇宙通讯系统由总务省负责,地球环境观测卫星由环境省负责,防卫省在搞弹道导弹防卫,外务省负责宇航外交,相关机构不下10个。现在,日本政府每年为宇航开发出资3000亿日元,看起来数额不小,无奈僧多粥少,不够分的。这样,野田佳彦就指示修改《宇航研究开发机构设置法》,增加有关在内阁府内设立“宇宙战略室”的内容,提交给国会审议,争取其在今年春天成立。同时,还准备成立由日本科学家组成的“宇宙政策委员会”。

其实,日本如此急切投入宇航开发的深刻背景是源于中美等国的宇航开发。眼看着美国预定在本世纪30年代中期实现载人绕火星轨道飞行,并将此视为“后航天飞机”时代的载人太空开发蓝图;眼看着中国计划在2013年向月球表面投送“月球车”,同时计划在2025年至2030年间发射载人登月飞行器,日本的确有些着急。本来,日本希望“借鸡生蛋”,搭美国的快车,2009年曾经敲定一项载人太空开发计划,即配合美国的探月计划把日本人送上月球,但该计划因为美国宣布中止原计划半途而废。

2011年1月4日,日本《读卖新闻》曾经在社论中指出,“日本没有制定长期的宇宙开发战略。日本应积极推进与美国的合作,强化安全保障以应对中国在宇宙开发方面的快速发展。”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民主之敌》一书中则表示:“现在,日本生产手机、电脑所需要的稀土,9成依靠从中国的进口。同时,我们眼下又无法自我调节。如果侦察卫星搞出来了,就可以发现海底存有大量的稀土。所以,我们必须进行战略性的准备。”这样看来,野田佳彦首相力促日本宇航开发的目的之一,就是与中国进行宇航空间的对抗了。或许,这成为今后日本宇航开发的方向,从而拉开一场中日宇航开发的竞争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