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幸未生同时 忍她与谁好

大海退去了很远。你问:有多远?

有几千年罢!

望着海的方向--远方有现代的建筑,它们若隐若现。

西部沿海高速。路,很宽敞,也很平坦。不似早年修的高速,千疮百孔,上面爬着一辆辆汽车,这种工业文明的垃圾,蝼蚁搬家似的首尾衔接。

宽敞平坦的高速,无法替代心中的块垒。

内心知道,那是绝望。

无助的绝望,噬咬眼前掠过的一切。

告诉你罢,现在的感觉。

现在的感觉,很郁闷。

为什么?不能说。也许,一说就是错。

再说?

还是错。

对谁说?身边不相干的人?他们会用眼神、小动作等等,让你的喉部做吞咽练习。

对!你没吞下任何有形的固体,但是你会有饱胀的感觉。

对熟悉你的人?他们会对你报以深邃的微笑。他们懂,怎么会不懂呢?风沙可以吹老岁月,他们的面部表情,即使不动员面部的肌肉,你看到的,一定是深刻的,意味深长的。你还需要答案么?你只需要看着他们,认真的看。就如你昨夜,看着你试图去爱、或者可能爱过的那张脸。

你可以发个信息。你已经不必用嘴凑近她耳朵告诉什么。对!你可以用你的拇指,不是向上翘起也不是向下示意。只要像帕金森患者那样抽畜着,就会知道,现代化的工具可以麻木郁而闷之的情绪。


“南闪火门开,北闪有雨来”。你问:看什么?

闪电。东边的闪电。那里,地狱之门洞开。

现在,可以认真的读一则故事。

一个女弃婴与收养她的成年男人之间的故事:

弃婴懂事了,叫那男人“叔”。“叔”是的癫狂时代浩劫的遗留;“她”是男欢女爱后不负责任的产物。

在“叔”的呵护下,“她”有了个“家”,健康的成长到大学毕业。

“叔”有N个机会结束孑然的日子,但是“她”的存在,“叔”最后被动或主动选择了放弃。

“她”心安理得的享受“叔”的呵护;“她”也莫名其妙的拒绝了N多的追求。

看来是个以身报恩的故事。

但“她”与“叔”没有发生故事。因为,故事发展到关键阶段,“叔”已病入膏肓。

“她”整理“叔”的遗物。

“她”在“叔”的柜子角落发现一个满是灰尘的陶罐,洗净后,那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有四句颜体: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

日日与君好


很喜欢陈香梅女士说的那句话--“可以没有婚姻,但是不可能没有爱情”。

那弃婴,那个“她”索取了“叔”一生的爱之后,用四句诗强奸了900万双受众的眼球。因为,有人把这故事塞进了月发行900万册的《读者》。

那个“叔”在抱回那个“她”之后,就注定抱回了一生的孽缘。偿还的方式,是死亡后冗长的悔恨。

“叔”!

为你不值!你可以没有婚姻,为什么你不能得到现实的爱情?而仅仅是尘封的四句颜体!

或许,应该改了那四句颜体:

我生君未生

君生我已老

幸未生同时

忍她与谁好

气象预报说,广东局部有大到暴雨。写至此,东边的闪电在第二年夹雨而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