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中国“54式”7.62毫米手枪,是我国仿制前苏联“TT1930/1933式”手枪的产品,它于1954年定型,至今仍装备部队。该枪,是我国生产和装备量最大的手枪。

“54式”手枪的自动方式采用枪管短后座式;闭锁方式采用枪管摆动式,保险装置为击锤保险,该枪还设有空仓挂机机构。

、、、

前面,老海分别在《陆军论坛》和《士兵俱乐部》版面前后发了二个“‘54式’手枪意外走火,子弹从老海裆下惊险穿过”的帖子。详见:1、[原创]我与武器“亲密接触”系列——惊魂啊,女教员手枪走火,子弹从我裆下穿过!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5588251_1.html 2、[原创]“54式”手枪,咱老海和你前世有仇啊?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5713322_1.html

今天,看了一下各位战友对老海以上拙作的支持跟帖,特别是好友“步兵警卫”所说:“海哥,估计你和‘54式’手枪犯冲!”以及“桑泊渔翁蒋山樵夫”大哥所说:“玩蛇的,要当心别被蛇咬了;玩枪的,注意别被枪伤了。危险啊,海老弟!”

据此,我个人开始确信:或许,我真的是和这种经典名枪有点“冤家路窄”而不宜多多亲近!

在心中无限感慨之余,老海不由得又想起了多年之前,自己在企业担任经济民警期间,二个亲身经历的“54式”手枪击发伤人并致使一死一伤的具有一定警示性意义的事件。

下面,老海就将这二件真实事件写出来,以与大家共同品评和讨论。

1991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时间大约在凌晨的二点多钟,当时还是一个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新近加入企业保卫队伍在单位经济民警中队充当一名普通警员的老海,正在本单位的门卫值班室中,在无所事事之余饶有兴趣地观看着几个本班的老警员和班长聚在一起打扑克。

突然,只听见门卫值班室的木制大门发出了“哐当”一声闷响。

于是,大伙便警觉地抬眼望过去。此时,正在不务正业的我们,都唯恐是保卫处或厂部的领导前来查岗了。因为,若被他们查获我们在上班时间聚众打牌并进行小额赌博,那可是要扣奖金的呀!

但是,在众人注目之下,我们就发现,在值班室门口站立着的这个不速之客既不是什么厂领导更不是我们保卫处领导,而是大伙都很熟识的、一个多小时前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后说是要进入到厂区进行例行巡查的保卫处治安组组长余德龙。

而此时的老余同志,原本白净的左脸颊处不知为何增添了一个伤口,而且正在向外渗着血珠,同时,在创口的周围还有一大圈的瘀痕。不仅如此,其人也是脸色腊白、一脸惊恐地站在门扇开启处的灯光之下,话语结结巴巴地好像是刚经历了什么恐惧之事。

“快、快!兄弟们,刚才,我在机修车间院子里开枪打到人了。是、、是一个盗窃犯。你们快跟我回去看看,可能、、可能,可能那人已经被打死了、、、”余德龙结结巴巴、语句混乱地说道。

闻听余组长说他在厂区后巡逻时遭遇到了窃贼,而且,还被他开枪给打死了。当即,我们正在当班的众民警还敢有半刻功夫的耽搁。于是,正在玩牌的我们赶紧丢掉手里的扑克牌和茶杯灯舞,除留下一个人看守大门外,其他人都取出各自的警具,在班长的带领下,快速跟着余德龙向事件发生地——厂区后部的机修车间跑去、、、

原来,今晚在处里担任处值班员的余德海,在来到厂区的运转班大食堂吃过夜宵后,便晃晃悠悠地沿着厂区东侧的环形马路向厂区后部走去。此举,他有三个目的:1、消化一下肠胃;2、看望一下自己的一个正在前纺车间上夜班的“相好”;3、行使一下自己处值班员的职责。

当他走到前纺车间的大门外正要进入到该车间里面时,突然,他隐约听到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机修车间方向传来了几声闷响。于是,职业的习惯使他放弃了和老“相好”见面的冲动,转身便向由几间平房组成的机修车间院落走去。

顺着时不时响起的微弱动静,蹑脚走进机修车间那黑漆漆院落的余德龙很快就发现,在漆黑的院落深处,有一个黑影正在那一堆放置在露天地里的废旧电机前忙碌。看来,这家伙是想借着夜色的掩护盗窃废旧电机中的铜质漆包线。

见此情形,手中有着几分功夫、把对方认定为本厂职工的余德龙便冲着对他的到来还浑然不知的那个黑影大喊了一声:“干什么的?哪个车间的!偷东西的是不是?给老子站好、、、”

余德龙原以为在自己这么大喝一声后,对面的那个小偷就会乖乖地束手就擒。却没想到,那名窃贼只是在闻听到他的声音后身形一顿、停止了劳作,然后,就以余德龙意料不到的闪电速度向着这个大院的另一个出口处拔脚就跑。

看到这个情况,一贯牛逼哄哄的老余当然是不肯轻易罢休。于是,他就阔步向着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要说这个偏有点好色的余德龙其人,其实,他平日在工作上一点也不含糊,因为时常在厂区内抓获各类盗窃及违纪人员,所以,就在不久前他才被处里从经济民警中队抽调到了办公室,当上了一名上常日班、坐办公室的保卫处治安组组长。

当余德龙牛8哄哄地快步冲到院门口的更黑暗处,正要仔细分辨该小偷的逃跑方向时,冷不防,就被一根粗竹竿打在了他的头上。

原来,对方也是个心狠手辣做事不计后果的“二杆子”。他见有人对自己穷追不舍,干脆也就不跑了。于是,便躲在院门外的黑影处,随手拿起一个不知是谁放置在墙边的大扫把,劈头盖脸地用力就向余德龙的头上打去。

打完之后,他也不管发出“哎呦”一声叫喊的对方是何状况,便丢下扫把,加快步伐向工厂围墙的方向跑去、、、

幸好,那个茶杯口粗的大扫把杆因为使用长久加上风吹雨淋已经开始朽损,而且,有点反应意识的余德龙在听到风声后下意识地抬臂一档,所以,这个扫把杆虽正正地打在他的脑门处,但实际上并不是很吃力,仅仅是在他的脑门上方打出了小包而已。

看见打了自己一下的盗贼快速向围墙边跑去,此时的余组长就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边骂边从自己的腰间枪套里拔出了佩带着的“54式”手枪,“哗啦”一下便拉枪机使子弹上了膛。继而,他忍着眼前乱闪的点点金星,发狂般地向着不远处的黑影追去。

很快,余组长便接近了正在前面拼命疾跑的盗贼。

正当他开口警告对方自己手里有枪、试图让对方立刻站住时,却发现,跑在自己前面十几米处的那个黑影,已经轻车熟路地绕过一堆打好包的废棉,闪身钻入到了一个更加黑暗的巷道之中。

眼前的这个巷道余组长是再熟悉不过了,虽说那是一个死胡同,但是,它却是一个紧靠着围墙边的外逃通道。因为巷道一边是围墙一边是一栋老旧的车间大楼,因此上,是极易从这里攀爬外逃的。看来,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常来常往的惯犯啊!

转瞬间,心中不舍的余组长拎枪已然来到近前。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地也步这名盗贼之后快速钻进了巷道之中。但是,就在他转过里侧楼角快要进入到与围墙相邻的那个长巷之内时,突然,半块红砖劈面便向他打了过来。

由于巷道里太过黑暗,立足未稳又看不清情况的余德龙整个就是一个猝不及防。于是乎,这块突飞而至的红砖便一下子打在了他的左脸颊上。当即,老余同志被砸得是晕灯转向,面部颧骨处生生地被这个凶悍的盗贼给砸出了一个血口子。

在这种连续遭受到打击、颜面尽失的情况下,余德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在面部被砸受伤的气恼和唯恐对方乘机冲过来抢夺自己手中枪支的诸多考虑之下,抬臂举枪便向着前方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砰——!”

五发子弹呼啸着从余德龙手中的枪口间喷射而出,发出死亡般的尖啸声,飞向了黑暗而阴森的巷道深处、、、

在五发子弹快速射出、枪声的余波还在这个一米多宽的巷道之间往复回荡之间,余组长清晰听到有人在发出“啊呀呀——”的惨叫之后,接着,还有“扑通”一声仿若是有人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之上的声响响起。

死死握着手枪护把继续保持着举枪平射姿态的余组长在闻听到以上这一连窜的响动之后,在略微安心一点之余再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枪口的指向,于是,他估计自己的子弹是打在了对方的胸腹之处。

想到这里,一种无法压制的恐惧敢随即袭遍了余德龙的全身!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呀,因为,小偷小摸也不致于让对方赔上性命呀!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惊慌失措的余组长才渐渐开始平复下来。考虑到自己没有携带方便照明的手电筒,也担心自己贸然进入巷道深处再遭到对方暗算,同时,也是为了有人为此事给自己壮胆和作证。于是,余德龙便快速地跑回到位于厂大门口的民警值班室,向当班的我们求援。

、、、

心知事情重大的我们一阵急跑,在气喘如牛之后便来到了余组长刚才开枪射击的那个紧邻围墙的巷道口。于是,大家小心翼翼地各持警械,在几只手电筒的相互照射之下,亦步亦趋地向巷道深处涌入。

但是,我们五、六个人纵然查看遍了这条三十多米长的巷道里的各个角落,最终,也没有看到如余德龙所描述的那个已然受了枪伤的偷盗贼半个鬼影。当然,更不用说是有什么被打死的尸体了。

最后,我们在遍布地上的碎砖之间查找到了由余组长那支“54式”手枪刚才所打出的五个空弹壳之后,才在距离他射击位置处不到十米远的一个很大的围墙加固垛后面发现了地面上散落的滴滴血迹、、、

最让我们保卫处从上到下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的是,这名确定受了枪伤的盗贼从此便彻底地销声匿迹了。就仿佛是一下子溶解在了夜色里一样,以致于到了最终,余组长本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在那晚遇到了鬼魂?

如果说是遇到了鬼,可那滴落在巷道内的鲜红的血迹以及余组长左脸颊上的伤口又是作何解释呢?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是不好说明白。

、、、

一个月后,就在余组长开枪伤人这件事渐渐开始淡出我们大家的议论之时,一天早上六点多一点,我刚来到厂大门口值班室准备接班,就听到一个平素里和我处得不错的老警员悄悄告诉我:“小海,昨晚又出大事了。不知从哪跑来一个受了枪伤的人,我们在紧急抢救后,结果,这伙计在被送到医院后就死了!”

什么?一个受了枪伤的人!不会是被余德龙开枪打伤的那个盗贼吧?**,这都想到哪里去了,那已经都是一个多月之前发生的事了,难道说是出了怪事不成。

心中对此极度困惑的我正要开口向这位老兄询问详情,就听见一旁的值班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就听见接听电话的我们班长在窗户口对着上个班正要下班走人的一群人大声喊道:“哎——你们乙班的全体人员,赶紧都去前面处里去一趟,西区分局刑侦大队的人到了,让你们去配合调查、、、”

、、、

下午二点多钟,就在上了一个早班的我即将下班之时,班长从保卫处那里带回来小道消息:凌晨被兄弟班救治并最后在医院里死亡的那个伙计竟然又是一个受了枪伤的盗贼。而这次的伤人夺命事件的罪魁祸首,又是那种经典的“54式”惹的祸!

原来,今天凌晨三点多钟,这名已经死亡名唤麻四的盗窃惯犯,借着天黑人乏的下半夜时候,悄悄地潜入到了距我们单位不足一公里远的市金银制品厂的院墙内,企图伺机盗窃。

可就在麻四费了半天力气好不容易地才撬开了一间办公室的后窗,正准备翻窗进入时,他的行踪被该单位负责巡逻的一个保卫干事给发现了。

见自己的行迹败露,自小就练武有着几分身手的麻四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请。于是,他便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悍然出手。三下二下便把挡在自己眼前的这名身形瘦弱保卫干事给打倒并掀翻在冬青树丛之后。

将对方打倒之后,有些得意的麻四即快步冲到围墙边,开始登墙窜逃。但是,令快速翻上站在墙头之上正在择地跳出的麻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被他打倒在地的的保卫干事不仅是身上带有枪支,而且,此时此刻,已然把枪口死死地对准了他。

“砰——!”

就在麻四对准选好位置起身下跳的同时,身后的枪声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响了起来。

、、、

闻听到枪声随后赶过来的金银制品厂保卫人员和经济民警(该单位面积很小,所以,枪响之后,大家即都惊动了),在了解到所发生情况后,便分成二路人马,分别在墙内墙外仔仔细细查找了起来。

但是,结果令他们十分失望。因为,那个已经进入厂区企图盗窃财物貌似又被打了一枪的盗贼,居然是踪影全无了!

、、、

就在金银制品厂保卫人员和经济民警在围墙内外四下忙碌、到处寻人的当口,事先早有的麻四已经吹着口哨、骑着自行车借助树丛的掩护远远地离开了现场,来到了我们单位的大门一侧。

此时的麻四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腿部已经中枪。只是在刚才纵身向墙下一跳的过程中,随着墙内的枪声响起,他略微感到腿部有那么一滞。于是乎,试图快速逃离的麻四便拼足了气力狠命地蹬起了自己的自行车,目的就是想要快一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也就是在这种急于逃跑并用力蹬车的情况下,中枪之后的麻四等于加快了自己的血液循环和伤口处的流血速度,由此,便给他自己最后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厄运。

当快速骑着自行车的麻四来到我们单位大门口位置的时候,他忽然感到眼前一黑,于是,便一下子晕了过去去,随后,连人带车都摔在了大门左侧的一个花坛边。

正在打牌不知何故猛然就听到夜静中异常响动的我们单位的经济民警,起初还以为是有人在偷盗停在大门口的自行车,于是,便有几个人快速地冲了出来查看情况。

来到门外的大伙看见了倒在地上神志不清头部又被摔破了的麻四,起初,还真搞不清在这人身上发生了什么状况。同时,又因为天黑灯暗,所以,大伙更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麻四的左腿处和与大腿相邻的地面上已经浸满了鲜血。

就在大家忙成一团而议论纷纷并在讨论是否要叫醒车队的值班司机将麻四送到医院救治时,躺在地上的麻四却迷迷糊糊地开了口:“水、、水、、喝水、、、”

听清了这名来历不明的受伤者呼唤想要喝水,于是,该班的班长便吩咐班里的一名警员去值班室接水,以体现我们警员的乐于助人精神。

满满一大搪瓷缸的凉开水灌入到饥渴的麻四口中,麻四腿部的枪口更加加速了在不为人知情况下的流血速度。当保卫处值班干部接到电话赶过来查看情况时,在他的手电筒照射下,大伙看到:在这名伤者的下肢处已经流出了一大滩的殷红血液。

于是,在场的众人这才真正的都“麻爪”了。

他们赶紧跑步到厂里车队值班室叫醒了担任夜间车辆值班的司机。最后,又是在值班司机的一肚子牢骚和慢慢腾腾地穿了半天衣服之后,才把已经昏厥过去并且还在继续失血的麻四老兄抬上双排座货车,送往了医院。

即使是这种情况下,当时的众人还是不知道麻四腿部是中了那要命的“54式”手枪7.62毫米子弹。只是一味疑惑地认为:这个家伙可能是摔断了腿。

、、、

一个小时之后,麻四因为流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在了医院的急救室。

事后,西区公安分局的法医认为:麻四在中枪并一路流血之后,只要是及时发现并给予送院救治,本来还是有90%活的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单位那几位不明就里、一腔热忱的同事海海地给迷迷糊糊的他老兄灌下满满一大搪瓷缸凉开水,才导致了麻四的加速死亡。

看来,不了解情况下的瞎忙活,真的是会害死人命呀!

、、、

企业保卫部门配备枪支这种做法,在一定的特定时期特别是紧急突发情况下,确实有着它的必要性和实用性。但是,如果持枪单位对枪支的管理不善或因为保卫人员对枪支的使用不当,那就极可能演化成各类严重的伤害事件。

可能就是基于各地频发的各类公用枪支涉枪事件,九十年代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便开始了对企业单位所配发公用枪支的清查和收缴工作。

当时,已经离开以上事件发生单位在另外一家省直属企业担任保卫科长的老海,就是在眼睁睁的情况下看着自己单位配发的、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二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一支“54式”手枪和一支“77式”手枪被市经济民警支队的领导无情地夺走了、、、

别了,我心爱的“54式”手枪。

别了,那个可以拥有武器的时代。

或许,没有了你们的陪伴,我们可能会过得更加安全!我们周围的环境会更和谐!


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网络转图)

网摘资料:

中国经典,世界公认的“黑星”。

中国产“54式”手枪是仿造前苏联TT---33手枪制作的,世界公认属于世界名手枪之一,它是在世界范围内使用年限最长,使用率最高的手枪之一。因为握把上有颗黑色的五星,所以,他被形象的称为---“黑星”。

出名:

90年代初,“54式”手枪因为价格便宜散落量又足,而被境外黑道分子大量使用。因为握把护板上有五角星标志,所以,该枪在香港一代被当地黑社会兄弟们亲切地称为“大黑星 ”。

使用该枪可以轻易地打穿警察所穿的防弹衣和他们喜欢躲避的警车车门,有时,甚至连普通市民躲在砖墙邮筒之后亦难逃厄运。周润发影片《辣手神探》就真实的反应出来该枪的强大威力。

由于该枪制作简单,一般的小作坊都能做出来,所以,它是黑帮的必备槍支。而且,不只香港,日本也用即使是国外新研制出某种手枪,都要拿来和中国“54式”比较一下威力。

身世:

1954年,“54式”手枪正式定型并且大量生产装备部队,其后,又参加了中印边界战争和中越边界战争。总体来说,“54式”手枪还是能够满足这些恶劣环境下的作战需要。

它的射程不错,穿透力强,威力大。在50米内的距离上能够适应战斗中自卫武器的需要,属于大威力军用手枪。战斗中,敌人士兵往往中“54式”一、二枪就足以丧命。

它能够满足军事实战需要,是“54式”能够在军方使用长达50年的最大原因。

产量:

1987年,“54式”手枪出厂时的号码已高达35,000,000,足可见其在中国的盛行。而且,至今散落在当今中国民间的也有很大一部分。

不足:

但是实战中,“54式”仍然存在相当数量的卡壳现象,同时,它也容易走火。这也是它的一直以来存在问题,所以,很难更改了。

佳话:

1、我们国家新装备的头盔就是经过了“54式”手枪的考验才通过验收装备部队的。在我们的新头盔没有研究出来之前,给美国的陆军生产头盔的公司非常地牛B,居然连摸都不让我们中国的工程师摸。

后来,我们通过验收的时候,让他们把头盔也拿来用“54式”手枪来测试一下。他们连忙说:不要了,“54式”手枪的穿透力太强,我们的头盔受不了。真的开心啊。

2、国外的一名毒贩说,火拼时候,你要是拿个“M9”他或其他的手枪吓唬他,没准他会反抗,但是,当他看见“54式”手枪时,一定就老实了,因为,它的穿透力强得不象话!

注明

一、“54式”手枪的弹容量其实不小,实际可以装8发。在绝大多数需要使用武器的情况下,8发是完全足够了

二、“54式”手枪的后坐力并不大。虽然比9毫米大,但是如果一个人能打好1911,那么“54式”手枪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最误人子弟的说法是,“54式”手枪的后坐力影响射击精度。实际上,“54式”手枪的后坐力跟射击精度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是人的持枪姿势,扣动扳机的习惯和本人的身体素质等等因素才是影响射击成绩的关键。

真正会打 54的人,枪响后即使枪管指到天上子弹也照样命中靶心。所以人的射击技术和对枪的了解才是关键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华铁血军团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桐井不知 在第5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好兵海东青 在第5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kewang1223 在第52楼的发言:
......

哈哈,支持支持 期待老海哥54手枪新作品!

明晚发一篇,昨天去合肥接女儿了,所以没写。

《危急时刻,还是“54式”hold得住!》

感谢将军持续关注!

去合肥接女儿,那要不要请我吃酸菜鱼啊?

桐井小妹是在合肥呀!

要的、要的,你看是吃香辣虾,还是酸菜鱼?

都可以的!

54好还是5.8的92好

 以下是引用kewang1223 在第19楼的发言:
好枪!沉寂而不沉默!

好一个“沉寂而不沉默”!就如同“老兵永远不死”!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24楼的发言:
飘过,虾米也没看见,军盲......

再来盖一楼,很久没有盖过楼了哈哈

 以下是引用16年老兵 在第15楼的发言:
呵呵,这个我也玩过,帮衬秀一下我做飞机用的54弹壳。


[原创]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原创]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原创]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

看到这些子弹壳真是亲切啊,小时候经常去部队打靶的地方捡子弹壳,后来自己当兵后也收集了很多。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