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清军大炮“慈禧太后”一度压制西摩尔联军

大沽口炮台的战斗正在进行的时候,被义和团围困在廊坊车站的西摩尔的联军正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西摩尔,这个自认为有丰富海外作战经验的英国皇家海军中将, 并不知道联军已经占领大沽口,沿原路向天津方向撤退。

开始撤退行动的第一步,是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

他们对周围的村庄里进行了彻底搜寻,不但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中国人的影子,而且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可以吃的东西。

寻找食物的官兵在接近中午的时候绝望了,他们开始返回。眼看就要走到车站了,四周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饥饿疲惫,正准备撤退的联军官兵也顿时乱成一团。

廊坊车站遭到了几天以来最猛烈的袭击。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中国史书里用兴奋的词句被反复描述,至今每年仍然享受着国人的纪念,在帝国那段苦难的时光里唯一可以被称为胜利的“廊坊大捷”。

大捷发生在一九〇〇年六月十八日。

袭击一开始,车站上的联军立即感到这次袭击与往常不一样。

廊坊一战,清军首次正式参加对外国联军的阻击战斗。

清军是刚刚从京城开来的甘军,人数约三千。

甘军的骑兵冲在最前面,纷乱的马蹄下泥土飞溅。骑兵的后面是步兵,全部是新式步枪。步兵的后面,跟随着一眼望不到边的义和团的人群,这片服装颜色杂乱的人群没有战斗队形,手中拿着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新式的枪支、土制的大刀、长矛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农具。

仓促迎战的联军立即在车站的建筑物上架起机枪,向急促奔来的帝国骑兵射击。在密集子弹的打击下,骑兵的冲击队形被打乱,骑兵们躲开正面射击,绕向联军的右翼。右翼是德军的阵地。骑兵的冲击波刚刚被德军遏制,跟随骑兵而来的步兵和义和团的农民们就冲到了阵地前,于是没有任何喘息,双方进入了肉搏战状态。帝国的骑兵骑术高超,但是肉搏时的剑术却在洋人之下,在拼杀中不见优势。联军争取到在建筑物上部署阻击火力的时间,尤其是多挺机枪已经架设完毕,机枪的扫射给骑兵造成很大的杀伤。清军步兵无疑是勇敢的,但是,车站四周的地形极其平坦,没有任何可以掩护前进的障碍物,联军的火炮异常猛烈,步兵的冲击也开始受阻。这时,义和团的农民们超越了清军步兵成为前锋。

两个小时之后,战斗以中国军队和义和团的退却结束。

双方的阵亡统计是:中国军民阵亡约五百人,联军阵亡六人。

当天,西摩尔不敢迟疑,命令部队乘火车撤退至杨村。到达杨村之后,他发现通往天津的铁路再次被义和团破坏。西摩尔没有修复的时间和勇气了,他命令部队放弃火车,沿着运河水路继续撤退。

十九日下午,西摩尔的联军开始从水路撤退。

从这一天起,他们的噩梦开始了。

联军刚刚离开杨村车站,身后就燃起了大火,义和团把联军乘坐的带有五十节车厢的火车全部点燃了。

联军只抢到四只小船,船上载满辎重和伤员,其余的官兵一律步行。由于北运河水浅,河道狭窄,行船只能靠人力岸上拉纤,于是联军官兵们还要充当纤夫。一切幻想都破灭了,只能听任命运的摆布,最好的结局是活着逃离这片国土。然而,可怕的是,义和团的攻击又开始了,一次又一次,规模大小不一,但带给联军的恐惧是一样的。沿着北运河两岸,几乎每隔一公里就会出现一座村庄,每一座村庄都会成为联军官兵魂飞魄散的鬼门关。在这些村庄周围,有一望无际的青纱帐和纵横交错的沟渠,不定什么时候那里面就会突然冲出数量不等的中国农民,他们杀声震天地扑来,联军官兵几乎每走几步就要被迫展开战斗队形进行抵抗。

清军的骑兵和炮队一直跟随在撤退中的西摩尔联军的左翼。令联军奇怪的是,清军再也没有发起过一次直接的冲击,他们采用的是与义和团没什么两样的骚扰战术。每当联军受到义和团的进攻停下来阻击的时候,清军就远远地开炮射击,炮弹在联军的阻击阵地上爆炸,伤亡时刻在发生。联军派出小分队向清军的炮兵阵地发起冲击,清军转眼间便没了踪影。但是,不一会儿,他们又出现了,等着义和团进攻时再次发射炮弹。

接近天津城的时候,联军遇到了一个挡在退路上的军事要塞:西沽武器库。西摩尔命令部队绕行,想尽量避免与帝国军队发生战斗。但是,当联军沿着武器库围墙外面的河道顺流而下时,他们被发现了。两个“穿红裤子、扎红腰带、缠红头巾”的中国人突然从武器库大门走出来,站在河岸上喊:

“干什么的?”

联军的前锋是美国士兵。慌张的美国人中有个会说中国话的下层军官,竟然如此直率地回答:“外国人,到天津去!”

两个中国人说:“好的!”

接着,就开了枪。

原来,帝国在天津地区最大的武器库,目前竟由义和团的农民把守着。当联军的船只暴露在义和团的火力下时,除了强攻之外,联军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一个英国军官后来回忆:“如果我们面前不是义和团的话,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

在火力掩护下,英国少校钟斯通率领海军陆战队开始强行冲击。而西摩尔亲自带领另一支部队从下游过河,试图包抄武器库的后门。武器库里的义和团有几千人,但是,他们都是刚刚收完麦子的农民,没有一个人有过战斗的经历,甚至连枪都不会使。在联军的前后夹击下,原本以为坚固无比的武器库竟然被打开了,尤其是联军把武器库的一座角楼轰塌之后,义和团完全丧失了抵抗力量,农民们胡乱放了一阵枪后开始四处逃散。一大群义和团的农民被联军抓住,立即被枪决于武器库的围墙之下。

西摩尔巡视了这座武器库,发现这是一个好地方:四周修建有坚固的外围工事,不但是一个理想的堡垒,而且里面武器弹药充足,可以保障官兵们的生命安全。特别是,武器库里竟然存有一些中国大米,还有大量的空闲房间可以安置伤员。这一切,都是疲惫之极的联军急切需要的。

西摩尔决定不再撤退,在这里坚守到天津方向的增援部队到达。

义和团被赶出武器库后不久,一万多名清军官兵到达,并开始对丢失的武器库进行反击。这是驻守在天津的聂士成的部队。这座武器库属于他们的防守范围,现在丢失了,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聂士成部的攻击是坚决的,两个小时之后,清军占领了武器库的全部外围工事。最后,围墙的又一角被攻破,这次是联军退守到库内的营房里。

联军伤亡已达二百多人。

武器库中央有一块空地,成了埋葬联军官兵的墓地。

帝国军队有一门巨炮,是一门德国制造的远射程炮,联军的火炮无法压制住它,因此联军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昼夜不停地往武器库里发射炮弹,联军的伤亡大多都是因为它。

为了与天津的联军取得联系以得到增援,西摩尔亲自挑选了一百名突击队员,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突击出去,把这里的信息带到天津的联军指挥部。但是,这支突击队刚刚冲出去几步远,立即遭到中国军民的顽强阻击。突击队在强行前进的时候,清楚地暴露出他们是人数不多的“一小队洋鬼子”,于是招致了更大规模的围攻,最后不得不撤回武器库。

就在这个时候:天津方向的增援部队赶到了。

奇怪的是,前来接应的联军,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像样的阻击——“除了过一座桥的时候,与帝国的军队交了一次火,其他的清军阵地均一枪未放。”

那么,天津的联军是如何知道西摩尔的位置的呢?

还是一个中国人。

西摩尔组织突击队的时候,他找到了他的部下,一位英军上校,命令他把自己忠实的仆人贡献出来。这个忠实的仆人是一个中国人。西摩尔拍着他的肩膀,做了一番重奖的许诺,并亲自把这个中国人送到武器库的大门口。这个中国人没走多远就被义和团抓住了,他立即把西摩尔的信件吞到肚子里,然后称自己是一个迷路的商人。不知为什么,在军情如此紧急的时刻,义和团的农民们居然相信了这个中国人的谎话,把他释放了。这个中国人,不但完成了一百名联军官兵没能完成的任务,将西摩尔的消息送到了天津联军指挥部,并且还为濒临覆灭的西摩尔的联军带来了两千五百名英军和俄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