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开发商=夜壶?


开发商=夜壶?任志强华远房地产开发公司总裁西城区政协委员。作为一个知名的房地产总裁。此人素以口无遮拦,胡乱放炮而著称人称:任大炮。本人曾经有幸在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当中不止一次的领略了任高人一头的“领袖”风骚。

“任大炮”曾经在国家对房地产某些领域(房屋价格无法遏制的飙升)的制约政策大肆攻击,也曾因为城市开发当中的土地的供应量的“稀缺”,对政府在农村土地当中对农民及土土地政策的“偏袒”进行无情的抨击。也曾因房屋价格的暴涨,使得绝大多数的工薪阶层无法购买一条套最普通的住房而大放厥辞。最老百姓最为关心、最为迫切解决的就是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屋。

作为一个知名人士,任总以无畏无惧的精神开创了一个房地产的新时代,在这次由凤凰卫视组织的中国房地产的研讨会上,任大炮又一次的语出惊人。将中国的房地产都比作老百姓夜夜离不开的“夜壶”。当然这个夜壶自然也少不了任总“任大炮”。任总的发言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对中国当前房屋价格的下降大为不满,说房地产就是政府的夜壶。当政府房地产商拉动政府经济的时候,就拉出房地产商动一动。如果政府不需要的时候,就将房地产商放弃一旁不用。那个意思就是政府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在当今中国有两个行业最牛逼一个是具有一定公权职能的城管,一个就是房地产开发商。做为地方政府管理城市的执法部门城管的威风是不言而喻的,想抄谁的摊子,就抄谁的摊子。想罚谁的钱,就罚谁的钱,只要你是无照无良的商贩。就是你居住了数十年的房屋,都有可能因无法出示有关部门的证明,而以违章建筑被勒令拆除。可是令人奇怪的是;有的房屋的年龄,比城管成立的时间还久,那时国家也没有私搭乱建,违章建筑一说。至于城管的私搭乱建和违章建筑从何说起就无人知晓。但城管的执法多多少少的还有“依法办事”的借口。

另一个牛逼的就要说遍布全国各地林林总总的房地产开发商了。有的房地产开发商是一些国有企业,有的国有企业本身不是搞房产开发的,因为看到了房地产的暴利纷纷的转行,有的是属于跨行业,而那下没有“官方性质”的房地产,就成了地方经济增长的原动力。

遍布城市乡村的开发商,在于地方政府合作的时候威风凛凛。只要开发商相中的地,只要开发商看中的房屋,你就在劫难逃。一句话;没有开发商不敢动的地,更没有开发商不敢拆的房。前些日子北京梁思成和林微因故居被某房地产开发商以“抢救式拆除”造成了及其恶劣的影响。而当地部门也仅仅是以罚款区区五十万元,责令恢复原貌并通报批评而了事。

可是人们的思路还没有从梁思成故居被拆的事情回过味儿来,重庆又发生了“蒋介石重庆行营”被以:“保护性和抢救性”的名义拆除了。而面对于此恶劣的事情当地关领导还以:“保护性拆除”蒋介石重庆行营的做法予以肯定,认为该行营的拆除属合法。

梁思成、林微因故居它是文化名人有一定的历史价值,而重庆蒋介石重庆行营的被拆就是一件惊天大事。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都不会忘记蒋介石在中国近代史当中的历史地位。在中国百年历史当中,蒋介石的地位,绝不次于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就是在世界近代史上,作为二次世界大战当中的亚洲盟军总司令,蒋介石的历史地位也是无人能及的。

在当时不论是同盟国的三巨头的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还是轴心国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都知道在中国有个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而不熟悉蜗居在延安的毛泽东。

而重庆行营则是见证了自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将重庆列为陪都的重要意义。自重庆行营成立就见证了中国所有抗战历程,它见证了中国近代史上最为困难最为艰辛的历史时刻,蒋介石所有的命令都是在次发出的。这里既有对日作战的命令,也有对中国共军队的围剿指令。可以说蒋介石重庆行营是中国抗战史的历史见证,他有极大的政治影响力,这样一个重要的政治历史价值的古迹,就是声势浩大的文革都没有毁灭,汶川地震也没有伤及半分,可是却难逃当地开发商的法眼记得前几年聂耳故居,也是被当地一家房地产开发商以“维修式”的名义推倒,最后不了了之。从聂耳故居,到梁思成、林微因故居,再到重庆蒋介石重庆行营。这些文化名人历史古迹一个个被以:“抢救性、维护式和保护性”的名义被拆除,房地产商好大的一个夜壶!好大的胆子!

任大炮之所以如此放言,就是对当前中国政府对开发商的政策,使得中国房地产商的利润的不景气而不满。开发商已经赚足了钱,以任总的收入一年的薪金就足可以买的上一套诚心如意的位置极佳的大房子。可是任总却大谈什么现在蔬菜的价格,已经是刚改革开放的时候的一百倍,而房屋的价格并没有涨那么多。在谈论许多人因为房子价格买不起房子的时候他又说,没有钱就别在城市里卖,回到农村就可以了。当国家因土地出台了限制土地的时候,又是这位任总将城市本已稀缺的土地的眼光投向了农村集体土地。因而又有了“腾退宅基地”“城乡一体化”和农民集体上楼。从这里我们不得不钦佩任总的高大眼光。城市的土地是有限的,而农村的土地既是无限的又是低廉的。于是乎腾退宅基地宅的浪潮风起云涌。这阵风从天津刮到了北京,有从北京刮到了全国各地的农村。那些本已依靠土地生活的农民,在被上楼、被幸福、被富裕的运动当中成了新一代的失地农民。这些住着高楼别墅的失地农民靠什么生活?钢筋水泥里长不出粮食的。

另外任总的不满,还有一层就是政府已经不再把房地产开发商当成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来看待。

头几年房地产的开发为中国地方政府的财政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入的,房地产作为中国经济支柱产业,已经为开发商赚足了钞票,因此开发商的胆量也就愈大。现在中国经济的多元化,已经使得开发商不再是提升中国经济的唯一途径。因此房地产又被人为冷落意思。一个国家的经济如果只是建立起一个单一的经济模式,那么它是十分危险和脆弱的,想想伊朗,一个只依赖石油出口才能养活自己的国家,当外来势力掐断他的石油出口的时候他还能生存几天?现在中国已经不再把房地产开发商,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来对待。其实这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体大转变房地产开发商的辉煌已经一去不复反了。不过现在任总还要好好的当一把中国十三亿人民的大夜壶。这么的人天天的想着任总那该多么的幸福呀?

如果有机会我也要当一回夜壶,哪怕都只当一天也成。可惜咱没有那造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