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抗战相持阶段的 三大战略支撑点

中国抗战相持阶段的

三大战略支撑点


1938年10月底,武汉会战结束后,中国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战略相持阶段。从此,日军因兵力分散,确保中国境内占领地域已是力不从心,无力发动长驱直入的大纵深进攻。但局部范围的有限进攻仍时有发生。其中包括数次长沙大战、广西昆仑关大战、中条山在战、“五.一”大扫荡、鄂西大战、衡阳保卫战、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战、湘西雪峰山大战等不下数十次。在这些大战中,坚持正面战场作战的国军部队败多胜少,丢城失地,得而复失成为常态。但中国军队对以下三大战略支持点及其构筑的防线一直坚持死守不退,从未放弃,成为日军突不破的铜墙铁壁。

一、 长沙衡阳一带

长沙衡阳一带直接屏蔽四川腹地,其背后的湘西芷江建有中美联合空军战略基地。若长沙衡阳一带的防线被日军突破,芷江空军基地将陷于敌手,四川腹地也完全暴露,中国抗战大后方将不复存在。此战略要地由国军悍将薛岳率军伫立。日军虽发动几次长衡战役,屡败屡战,妄图撕开防线,窥探四川。虽然,长沙、衡阳也曾失守,但防线只随攻防态势变化出现过有限飘移,却始终没有破裂、崩溃,日军的攻势一直影响不到芷江空军基地的安全。中美空军从此基地起飞的飞机,除不断支援各地抗日战场外,还多次轰炸日本本土。

二、 西安一带

西安东有陕、晋之间的黄河天险。若日军突破黄河,威胁西安,即可进入关中平原,越秦岭,下汉中,沿三国时邓艾奔袭成都平原的进军路线,直入四川腹地。重庆的国民政府将无处藏身,陕北的中共红色中心延安也将陷于敌手。日军曾多次强渡黄河,企图进军三秦大地,均遭黄河西岸的国、共两全力反击,以失败告终。日本海军虽然厉害,但黄河地处内陆,军舰进不去。日军只能以黄河两岸惯用的小船摆渡,但黄河水情复杂,两岸地势险峻,摆渡极难,加上有守军严阵以待,所以上船的日军多半有去无回。

蒋介石爱将胡宗南驻守西安。

“皖南事变”后,国军袭击江南新四军得手,蒋命胡宗南同时进攻延安。按说,胡是蒋的亲信,见江南的顾祝同打新四军立功邀宠,自己应该迫不及待跃跃欲试。但胡得命后,只做出积极准备的样子。公路上大白天也是一派繁忙,军车来往奔驰,运兵运粮。八路一看便知,朱德发电质问胡宗南,大意是:瞧你这么忙活,刀出鞘、箭上弦的样子,阿是想动手?让亲者痛,仇者快!胡顺水推舟,拿上电报告蒋:看来共军得知我们的意图了,会早有准备,打起来已起不到突袭的效果。他进一步又说:一打起来,就得动用防守黄河的大军,如果日军乘虚而入,天险有失,麻烦就大了!老蒋一听,只得同意罢兵。

于是,“皖南事变”没有再版。

三、 滇西保山

1942年春初,10万远征军出国作战,初战得胜。后来战事失利,日军疯狂追击,直入国境,有威胁昆明、重庆大后方的势头。但日军到了怒江的惠通桥,即被守军炸桥阻击。日军虽组织疯狂强攻,妄图占领怒江东岸,但均为援军粉碎。从此形成怒江防线,日军望江兴叹,只能采取守势。后来日军也组织过多次强渡偷渡,但都如光脚踢在石板上,怒江防线固若金汤。

日军何以阻于怒江?因为怒江有横亘数百里的高山深谷,形成易守难攻的天险。一是江水难越。二是东岸除几个渡口外,基本上是陡崖险关连绵,就是没人防守,空手爬上来都不容易。其西岸高黎贡山脚却有不少平坝、缓坡,延伸几里才到江边,日军下到高黎贡山脚,一有活动,东岸的中国守军一目了然,容易应变。

怒江以东,再无与此可比的天然屏障。

怒江防线建立后,远征军司令长官先为陈诚,后为卫立煌。卫立煌原在西安任战区长官,老蒋嫌他与延安靠的太近,加上骑马跌伤等其它原因,被撤职赋闲了好一段。后来军情紧急,急需将才,才重新启用。

远征军在怒江东岸的保山一带建立滇西补充重组整顿中心,扩充为6个军16个师16万人,还得到滇南卢汉的第一集团军和关麟征集团军的协同支援。1942年5月,远征军配合驻印军在缅北的攻势,从滇西渡怒江发动多头进攻,势如破竹。远征军9月克松山、腾冲,11月克龙陵,接着直下芒市、遮放,年底打到畹町。1945年初日军被赶出滇西大地,远征军在缅北芒友与驻印军会师。

这三大战略支撑点始终有力地拱卫着全国抗战的大后方,使全国最高统帅部能保持有序指挥,给全国抗日战场提供持续的人力物力,给敌占区群众带去光复的希望,给敌伪汉奸以有力震慑,为世界反法西斯盟国提供的援华物资武器装备保持集散中心,壮大反攻力量。

期间,国民政府虽然因形势恶化,也有过再次迁都(西康),避敌锋芒之议,终因三大战略支撑点拱卫有力而转危为安。

本文内容于 2012/2/24 21:40:24 被小河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