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的生活最接近现代

商品经济与重文轻武


现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文学研究室的王筱云教授说:“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的确和宋代有关,宋朝开启及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唐朝人是马背上的人,他们的生活空间十分辽阔,但是离我们很遥远,不论是从情感或是从生活方式上看来,宋代离我们更接近。”


齐东方教授说,唐代女子如大家闺秀,作风较为大气;宋代女子则如小家碧玉,缺乏豪迈作风。(龙国雄摄)


扬之水教授也说:“宋人的一些生活情趣,例如焚香、挂画、插花等,都是我们所熟悉的。”


齐东方教授则说:“严复的话很有道理,中华民族的许多民俗习惯、传统文化和价值观,例如二十四孝,都是来自宋代。”


相较于唐代,王教授说,宋代的另一个特点是从武力国家转变成财政国家。宋朝主要通过发展经济来增加国家的财富。商税成为国家财政的重要收入,就赋税制度而言,在宋代的各种赋税中,货币税尤其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宋朝疆域虽然小,但宋朝是中国经济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朝代。


家喻户晓的宋代著名画作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具体地反映出宋代经济发达的状况,图中茶坊、酒肆、庙宇鳞次栉比,街市行人川流不息,商店中有珠宝香料、绫罗绸缎等专门经营,形形色色,热闹缤纷,描绘了北宋京城开封的繁荣经济。


王筱云教授说,宋朝的商品经济异常活跃,饮酒和饮茶的风气虽然并非始自宋代,但宋代的酒肆茶坊特别兴盛。有趣的是,王教授说,从《清明上河图》上,还可看到其中有酒家设有高层“雅座”。


宋代也是个文化丰富多元,士大夫文化十分发达的时代。宋太祖赵匡胤虽为“一介武夫”,却十分重视文化艺术,很懂得文治的意义和文化的重要。


王筱云教授说:“由于宋太祖的篡权,立宋是通过‘陈桥兵变’完成的。宋太祖做为皇帝的合法性因而受到质疑,所以他很注意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把权力从地方收到中央来,整个宋代的主流价值观朝向重文轻武。后人广为引用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女颜如玉’,即出自宋真宗赵恒的《劝学诗》。”


俗不伤雅 雅不避俗


也由于物质生活富裕,宋朝人也热中于追求精神生活,以雅为审美底蕴。


扬之水教授说:“宋代奠定雅的基调,这使到明清后世追求风雅,都以宋人为标准。”


宋朝诗人苏东坡有名句:“可使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于潜僧绿筠轩》),从中可看出宋代文人士大夫对“雅”十分在意。


王筱云教授说,宋人的雅俗观念特别强,他们尚雅、趋雅,雅与俗对峙,因而才有“都下富儿,虽脱村野,声态可憎”如此刻薄的对“俗”的批评;但在雅俗之间,又圆融相通,俗中求雅,雅中有俗,既有市井俗文化,也有士大夫阶层的雅文化,彼此之间相互交汇,例如柳永的作品表现了市井小民、中下阶层文人的生活,而其作品既有俗词,也有雅词,但柳永词“俗不伤雅”,“雅不避俗”。她以柳永传颂千古的《八声甘州 》作为例子: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王筱云教授说,《八声甘州 》中的“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雅中有俗,俗中有雅,“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是雅,“想佳人,妆楼顒望”则俗。柳永的词亦俗亦雅,雅俗共赏。


酒文化自“杯酒释兵权”始?


唐人好饮酒,表面上看,宋人似乎继承了唐人酒文化的遗风,但王筱云教授说,宋代的酒文化和唐代其实并不十分一样。


王教授说,说到宋朝的酒文化,不能不提历史上著名的“杯酒释兵权”。这个历史典故是这样的:宋太祖赵匡胤自陈桥兵变夺得政权之后,却又担忧其部下会效仿他,因此决定解除手下一些大将的兵权。于是安排酒宴,召集禁军将领石守信、王审琦等人饮酒;在酒酣饭饱之时,宋太祖叫他们每日饮酒取乐,歌儿舞女以终天年,从此解除了他们的兵权。不久,宋太祖以同样的方法罢免了各藩镇的节度使。至此,禁军与藩镇的兵权都集中到了宋太祖手里。


王筱云教授说,宋人不仅爱饮酒,宋代的财政开支有很大的部分还靠酒税支持。为了收到足够的酒税,宋朝时对酒的生产和销售管理相当严格,酒税已成为当时国家的重要税收之一,宋朝的酒政主要包括酒的专卖、酒曲专卖和税酒。由于没有酒曲,酿酒无法进行,朝廷垄断酒曲的生产,也能有效地控制酒的税收。


宋人生活 悠闲安逸


扬之水教授说,宋人对生活情趣也十分讲求,他们闲来爱点一炉香,熏香成了一门艺术,文人墨客喜欢相聚闻香,一些文人雅士还爱自己调配香料,宋代的香文化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扬之水教授说,宋代人的风雅还表现在他们爱花、养花上,他们甚至亲自参与花瓶、家具的设计。文人士大夫也爱以文房四宝,将书桌经营布置得精致风雅。


齐东方教授说,宋代在文化上的另一个特色是,梅花文化的发展达到高峰。在宋朝,梅花的高洁清雅成为一个深刻的文化意含。梅花进入文人的视野,文人作家赏梅、画梅、写梅,更是蔚然成风。通过梅花的洁白等特征,歌颂具有高尚节操的人,并得到广泛认同。唐代虽然也有咏梅之作,但并不普遍。


他说,宋人生活悠闲富裕,即便生活器皿也十分讲究精致,在孟元老著的《东京梦华录》就有这样的描述:“就店呼酒,亦用银器供送”;又“诸妓馆只就店呼酒而已,银器供送,亦复如是。其阔略大量,天下无之也”。此外,《东京梦华录》也写到“外卖”,由此可见宋人生活的安逸。


审美观:唐女丰腴 宋女苗条


对妇女的审美观方面,唐人和宋人有着明显的不同。


扬之水教授说,宋人女性体态和唐朝最大的不同是,唐朝女子丰满 ,说得直接一点,唐朝人以胖为美,同时,她们骑马涉猎,英姿飒爽。这除了是受到胡风影响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唐朝女子不缠足。


相较于唐朝,宋代女性的生活发生风日盛,“小脚”成为宋朝女性美的标志。


缠足以后,小脚的宋朝女子不可能大步行走,步行时就得以碎步走路,为了让缠足小脚也能负荷身体重量,一般宋朝女子身体瘦削苗条,在体态上也趋向婀娜多姿,不像唐代女子倾向于丰满肥硕的身形。在柳永的作品中,不乏描写宋代女子婀娜多姿之处。


扬之水教授说,因为缠足的关系,使到宋代女子的生活圈子变窄,宋代女子大多足不出户,活动范围缩小到家园内,但丰富的物质生活,使到宋朝女子可以在很小的空间里,将生活经营得很细致。


唐朝女子强调秀发的美,没有秀发的也都去做个假发,但首饰不多,而且很轻薄;宋朝女子重视首饰,各种各样的首饰,十分好看。


齐东方教授则说,如果将唐朝与宋代做个比较,则唐代女子如大家闺秀,作风较为大气。宋代女子则如小家碧玉,但缺乏唐代女子的骑在马背上的豪迈作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