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初夜权、贞洁带到节妇坊,害人害命的事例举不胜举。每一座贞节牌坊就是一座女性为这类贞操观殉难牺牲的墓碑。


杨慧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研究所副教授


近闻涂世友女士建立网站,呼吁女性自守婚前处女贞操。在实践妇女解放、研究性别文化已几十年的今天,这个观点和立场出自一个具有硕士研究生教育程度的中年女性,难以令人称快。


当下我国社会还存在对所谓“处女膜”传统观的坚持是“常理”,但是,对享受过高等教育,应该经历过精神文明启蒙的女性来说,在今天还要强调和出面代言这种陈腐落后的观念,称颂其“雅”,却是我们社会多种价值观杂陈,良莠参差尤其是女性自我意识不足,或者混乱的表现。


看了网上很多人对涂世友观点的质疑,主要依据是自近30年来我国性别文化实践变迁的经验,很多女性只是朴素地不愿再受这份不人道的限制,也有很多人因此简单从其实践操作性质疑可能性。但对涂女士此举的真正认知,则是要研究这种古老观念的来源,尤其是它对*关系建构的本来价值意义。


中外历史上男权为了抑制女性的身心、智性,在贞操观上大做文章,从初夜权、贞洁带到节妇坊,害人害命的事例举不胜举。简单地说,每一座贞节牌坊就是一座女性为这类贞操观殉难牺牲的墓碑。而有关的话题已经被女性主义说得很透了,著述也汗牛充栋,甚至可以说,抵制处女膜贞操观已经是一个当代的性别政治觉悟常识。


另外,道德是一个历史范畴,它随着人类精神的开化和文明,内涵和价值体系会不断变化,趋势是日益人道化。近半个世纪来,性别文化和性文化价值观尤其显著地经历了这种巨变,经历了进步。涂世友显然没有对这些直接涉及女性自身发展和幸福的社会变化——包括道德范畴本身以及性别文化道德的内涵,进行女性知识人应有的观察思考,而是保持了无反思的、朴素或者可说是狭隘的旧意识。


诚然,性生活在具体个体生活中,抛开其文化价值不言(因为,从性别文化角度和社会政治角度看,性不是个人事件),是件个人私事;选择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经验,每个人有自己的权利;就此而言,涂世友要个人坚持处女膜与一纸结婚证的关联关系,也无可厚非。


此外,人类道德价值观的变迁必然伴随着泥沙俱下现象,那就是随着性文化价值观的开化,特别是女性在其中获得的权利增加,也产生了男女双方对此的任意态度,即“乱性”现象。如何界定这些现象,从今天这个时代的立场看,一是仍需要讨论和认知,在经过了弗洛伊德和福柯之后,我们对性的问题的结论和规定却要慎之又慎。二是,就性启蒙、性教育和健康性爱文化的建构而言,也的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问题要思考。


但是,“处女膜贞操”显然不是符合理性的、健康性文化道德的措施。相反,就涂世友目前的大张旗鼓,则至少表明,作为女性知识分子,她不仅没有思考过包括自己在内的女性自身的很多问题,甚至没有关心和了解当代女性精神文明的进程。


将性文化变迁中“泥沙”的价值替代了主流的进步,或者混淆了二者的轻与重,要复燃一桩十分腐朽的、限制女性的不平等性/性别价值观念,这种在理性程度上深刻地不合时宜的做法,又折射出我们时代的教育、我们的很多女性自身思想认识中的结构缺陷:追求知识和自身的发展价值,却又用限制女性的陈腐观念来自我桎梏。


因此,“雅品处女贞操网”的出现,是我国女性群体自身觉悟的某种盲点使然。实际上,千百年来,男女不平等的具体执行也多是由女性自身实践的。就此而言,女性是父权的“帮凶”。今天,一个硕士毕业的女研究生还在重蹈这个覆辙,问题不能简单归于“处女贞操”这个社会传统观念本身,而是教育体制,更是女性知识分子自身发展追求中种种的素质缺陷之昭然。


不要身心自由乱爱,但要身心自由恋爱;处女膜仅是一层生理存在,它无权成为女性社会存在及其性道德的价值尺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