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纽约时报》1月12日报道,原题:美国人如何输掉了iPhone的工作。以下是文章内容摘编

乔布斯SAD:“我要一个玻璃屏。”一名高管飞往中国深圳

中国河南省2010年招聘会上,富士康科技有限公司的求职者蜂拥而至。

去年二月份,巴拉克•奥巴马在加利福尼亚参加矽谷名人们的晚宴,每个客人都得到了一个向总统提问的机会。

但当斯蒂夫•乔布斯准备发问时,奥巴马总统打断了他,先提出了自己的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在美国生产iPhone?

不久之前,苹果还在吹嘘它的产品都是在美国生产的,今天事情已经完全不是这样了。苹果公司去年卖出的7000万部iPhone、3000万部iPad和5900万部其他产品,几乎全是在海外生产的。

奥巴马问,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工作搬到家里来做?

乔布斯先生的回答含糊其辞,据参加宴会的人员回忆,他说:“这些工作回不来了。”

总统的发问触及了苹果公司的核心问题所在,这已经不仅仅是海外廉价劳动力的问题了。苹果高层认为,海外工厂的规模、工人的灵活性、勤奋程度和操作技巧都已经超过了美国工人。“美国制造”已经不是大部分苹果产品的明智选择。

苹果之所以成为全球最知名、最受敬仰、最被效仿的公司,部分原因在于其大师级的全球化运作方式。去年,平均每位苹果官员给公司带来超过40万美元的收入,这个数字高于高盛、埃克森石油和谷歌。

然而,让奥巴马和一些经济学家以及政策制定者们郁闷的是,苹果连同很多高科技公司在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方面,不像其它著名公司在强盛期时那样的主动。

苹果在美国有4.3万名员工,在海外有2万名员工,这只是通用汽车在50年代40万美国工人的若干分之一,也是通用电气在80年代数十万名工人的一小部分。更多的人是为苹果的供应商工作:70万人参与设计、制作、组装iPad、iPhone和其它苹果产品,但几乎都是在美国之外。他们是为亚洲、欧洲和其它地区的公司工作,几乎所有的电子设备设计厂家都把生产任务交给这些工厂。

在去年担任白宫经济顾问的Jared Bernstein说:“苹果的例子说明,在美国本土创造中产阶级就业岗位为什么会那么难。如果这是资本主义的发展瓶颈,我们的担心就不是多余的了。”

苹果高管说,在目前这个阶段,海外生产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一位前公司高管曾经描述,公司是怎样依赖一家中国工厂在产品预计上架销售几个星期之前给iPhone做彻底翻新的。苹果在最后一刻更改了iPhone的屏幕设计,导致整条流水线需要改装。新的屏幕面板在午夜运达工厂。一位工头在公司的宿舍中立即召集了8000名工人,每个人发一块饼干和一杯茶,半个小时之内在岗位上就位,开始长达12小时的工作班次。他们把每一块新屏幕镶嵌到面板上。仅仅用了96个小时,这家工场的产量就达到每天1万台iPhone。

这位高管说:“他们的速度和灵活性令人不敢相信,没有一家美国工场能与之匹敌。”

任何一家电子公司都能举出类似的例子,外包已经成为各行各业通行的运作模式,包括财务、法律、金融、汽车制造和制药。

但尽管苹果算不上特立独行,它却让人们有机会了解为什么成功的大公司没有带来本土的就业机会。而且,公司的这种决定让人们更深入地猜想,在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持续混乱的情况下,美国公司究竟亏欠美国人什么。劳动部的首席经济学家Betsey Stevenson说:“公司曾经把帮扶美国工人作为自身的责任,尽管这不一定是最好的盈利途径。但是现在,这种精神消失了,盈利和效率超越了宽容和慷慨。”

而公司和其他经济学家认为这种说法是幼稚的。公司高管说,尽管美国人依然有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工人,但他们已经不再培训工厂里需要的中等技能熟练工人。出于让公司继续发展的考虑,他们需要把工作转移到可以产生足够利润以弥补创新成本的地方去。否则,更多美国人的工作即将面临风险,就像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本土制造商一样——包括通用汽车和其它公司,当更灵活的竞争对手出现时,它们逐渐淡出市场。

《纽约时报》把这篇文章中的很多素材都提供给苹果,但这家公司秉承一贯的神秘色彩,拒绝发表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的内容来源于对30多个现任和前任苹果公司员工和承包商的采访,其中大部分人要求匿名以保护自己的工作。我们还采访了经济学家、制造业专家、国际贸易专家、技术分析人士、学术研究人士、苹果供应商的员工、竞争对手、商业伙伴和政府官员。

苹果的高管在私下里说,在世界巨变的背景下,仅仅根据其员工数量来衡量一个公司的贡献是错误的。当然他们也承认,苹果比以往雇用了更多的美国工人。苹果的成功在多方面促进了经济发展:鼓励了很多企业家;为移动网络服务商和运输苹果产品的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他们最终依然认为,自己并不负责研制治疗失业的药物。

一位苹果现任高管说:“我们在100多个国家销售iPhone,我们没有责任解决美国的问题,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制作最好的产品。”

“我要一个玻璃屏。”

2007年,距离既定的iPhone上市销售日期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乔布斯把几位高管召集到办公室。几个月以来,他口袋里一直装着一部样机。

乔布斯生气地掏出iPhone,举着它调整角度,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其塑料屏幕上的细小划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

他说,人们一般会把手机装在口袋里,钥匙也会装在口袋里。“我不想出售一个有划痕的产品。”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使用高强度玻璃。“我要一个玻璃屏,我要在6个星期里看到一个完美的玻璃屏。”

一名高管离开会议室后,立即订下一张飞往中国深圳的机票。如果乔布斯说要一个完美的东西,他们没有其它选择。

两年多来,公司全力以赴地完成一个项目——代号Purple 2,在每一个转折点都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怎样才能塑造一个全新的手机形象?怎样确保其具有最高的品质,例如防划屏幕?怎样保证上百万台设备可以迅速并低价地生产出来,以获得足够大的利润?

几乎每一个问题最后都在美国之外找到了答案。不同版本产品的零部件稍有差异,但每个iPhone都有数百个部件,其中90%产自海外。先进的半导体来自德国和台湾,存储卡来自韩国和日本,显示屏和电路板来自韩国和台湾,处理器来自欧洲,稀有金属来自非洲和亚洲。所有这一切在中国组装起来。

在苹果发展的早期,它从来不会在美国之外寻找生产基地。当Macintosh在1983年开始生产之后,乔布斯曾经说它是“美国制造的机器”。1990年,当乔布斯运作NeXT时(后来被苹果收购),一位管理人员对记着说:“像电脑一样值得我骄傲的还有工厂。”到2002年,苹果公司的高管还时时驾车两小时,到公司总部东北部的加利福尼亚iMac工厂去参观。

然而到了2004年,苹果已经把大部分生产基地转移到海外。引导这个决定的是苹果的运营专家Timothy D. Cook,去年8月份,在乔布斯去世6个星期之前,他接替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大部分美国电子公司都已经开赴海外,在美国本土苦苦挣扎的苹果觉得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乔布斯SAD:“我要一个玻璃屏。”一名高管飞往中国深圳

中国河南省2010年招聘会上,富士康科技有限公司的求职者蜂拥而至。

去年二月份,巴拉克•奥巴马在加利福尼亚参加矽谷名人们的晚宴,每个客人都得到了一个向总统提问的机会。

但当斯蒂夫•乔布斯准备发问时,奥巴马总统打断了他,先提出了自己的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在美国生产iPhone?

不久之前,苹果还在吹嘘它的产品都是在美国生产的,今天事情已经完全不是这样了。苹果公司去年卖出的7000万部iPhone、3000万部iPad和5900万部其他产品,几乎全是在海外生产的。

奥巴马问,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工作搬到家里来做?

乔布斯先生的回答含糊其辞,据参加宴会的人员回忆,他说:“这些工作回不来了。”

总统的发问触及了苹果公司的核心问题所在,这已经不仅仅是海外廉价劳动力的问题了。苹果高层认为,海外工厂的规模、工人的灵活性、勤奋程度和操作技巧都已经超过了美国工人。“美国制造”已经不是大部分苹果产品的明智选择。

苹果之所以成为全球最知名、最受敬仰、最被效仿的公司,部分原因在于其大师级的全球化运作方式。去年,平均每位苹果官员给公司带来超过40万美元的收入,这个数字高于高盛、埃克森石油和谷歌。

然而,让奥巴马和一些经济学家以及政策制定者们郁闷的是,苹果连同很多高科技公司在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方面,不像其它著名公司在强盛期时那样的主动。

苹果在美国有4.3万名员工,在海外有2万名员工,这只是通用汽车在50年代40万美国工人的若干分之一,也是通用电气在80年代数十万名工人的一小部分。更多的人是为苹果的供应商工作:70万人参与设计、制作、组装iPad、iPhone和其它苹果产品,但几乎都是在美国之外。他们是为亚洲、欧洲和其它地区的公司工作,几乎所有的电子设备设计厂家都把生产任务交给这些工厂。

在去年担任白宫经济顾问的Jared Bernstein说:“苹果的例子说明,在美国本土创造中产阶级就业岗位为什么会那么难。如果这是资本主义的发展瓶颈,我们的担心就不是多余的了。”

苹果高管说,在目前这个阶段,海外生产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一位前公司高管曾经描述,公司是怎样依赖一家中国工厂在产品预计上架销售几个星期之前给iPhone做彻底翻新的。苹果在最后一刻更改了iPhone的屏幕设计,导致整条流水线需要改装。新的屏幕面板在午夜运达工厂。一位工头在公司的宿舍中立即召集了8000名工人,每个人发一块饼干和一杯茶,半个小时之内在岗位上就位,开始长达12小时的工作班次。他们把每一块新屏幕镶嵌到面板上。仅仅用了96个小时,这家工场的产量就达到每天1万台iPhone。

这位高管说:“他们的速度和灵活性令人不敢相信,没有一家美国工场能与之匹敌。”

任何一家电子公司都能举出类似的例子,外包已经成为各行各业通行的运作模式,包括财务、法律、金融、汽车制造和制药。

但尽管苹果算不上特立独行,它却让人们有机会了解为什么成功的大公司没有带来本土的就业机会。而且,公司的这种决定让人们更深入地猜想,在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持续混乱的情况下,美国公司究竟亏欠美国人什么。劳动部的首席经济学家Betsey Stevenson说:“公司曾经把帮扶美国工人作为自身的责任,尽管这不一定是最好的盈利途径。但是现在,这种精神消失了,盈利和效率超越了宽容和慷慨。”

而公司和其他经济学家认为这种说法是幼稚的。公司高管说,尽管美国人依然有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工人,但他们已经不再培训工厂里需要的中等技能熟练工人。出于让公司继续发展的考虑,他们需要把工作转移到可以产生足够利润以弥补创新成本的地方去。否则,更多美国人的工作即将面临风险,就像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本土制造商一样——包括通用汽车和其它公司,当更灵活的竞争对手出现时,它们逐渐淡出市场。

《纽约时报》把这篇文章中的很多素材都提供给苹果,但这家公司秉承一贯的神秘色彩,拒绝发表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的内容来源于对30多个现任和前任苹果公司员工和承包商的采访,其中大部分人要求匿名以保护自己的工作。我们还采访了经济学家、制造业专家、国际贸易专家、技术分析人士、学术研究人士、苹果供应商的员工、竞争对手、商业伙伴和政府官员。

苹果的高管在私下里说,在世界巨变的背景下,仅仅根据其员工数量来衡量一个公司的贡献是错误的。当然他们也承认,苹果比以往雇用了更多的美国工人。苹果的成功在多方面促进了经济发展:鼓励了很多企业家;为移动网络服务商和运输苹果产品的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他们最终依然认为,自己并不负责研制治疗失业的药物。

一位苹果现任高管说:“我们在100多个国家销售iPhone,我们没有责任解决美国的问题,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制作最好的产品。”

“我要一个玻璃屏。”

2007年,距离既定的iPhone上市销售日期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乔布斯把几位高管召集到办公室。几个月以来,他口袋里一直装着一部样机。

乔布斯生气地掏出iPhone,举着它调整角度,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其塑料屏幕上的细小划痕。然后,他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

他说,人们一般会把手机装在口袋里,钥匙也会装在口袋里。“我不想出售一个有划痕的产品。”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使用高强度玻璃。“我要一个玻璃屏,我要在6个星期里看到一个完美的玻璃屏。”

一名高管离开会议室后,立即订下一张飞往中国深圳的机票。如果乔布斯说要一个完美的东西,他们没有其它选择。

两年多来,公司全力以赴地完成一个项目——代号Purple 2,在每一个转折点都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怎样才能塑造一个全新的手机形象?怎样确保其具有最高的品质,例如防划屏幕?怎样保证上百万台设备可以迅速并低价地生产出来,以获得足够大的利润?

几乎每一个问题最后都在美国之外找到了答案。不同版本产品的零部件稍有差异,但每个iPhone都有数百个部件,其中90%产自海外。先进的半导体来自德国和台湾,存储卡来自韩国和日本,显示屏和电路板来自韩国和台湾,处理器来自欧洲,稀有金属来自非洲和亚洲。所有这一切在中国组装起来。

在苹果发展的早期,它从来不会在美国之外寻找生产基地。当Macintosh在1983年开始生产之后,乔布斯曾经说它是“美国制造的机器”。1990年,当乔布斯运作NeXT时(后来被苹果收购),一位管理人员对记着说:“像电脑一样值得我骄傲的还有工厂。”到2002年,苹果公司的高管还时时驾车两小时,到公司总部东北部的加利福尼亚iMac工厂去参观。

然而到了2004年,苹果已经把大部分生产基地转移到海外。引导这个决定的是苹果的运营专家Timothy D. Cook,去年8月份,在乔布斯去世6个星期之前,他接替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大部分美国电子公司都已经开赴海外,在美国本土苦苦挣扎的苹果觉得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乔布斯SAD:“我要一个玻璃屏。”一名高管飞往中国深圳

PCH的项目经理林丽娜是苹果在中国的外包商,她说:“这里有很多工作机会,尤其是在深圳。”

林女士的收入比Saragoza先生在苹果的薪资少一些,她在电视和中国的大学里学到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和她的丈夫每个月把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存在银行里。他们和儿子、公婆住在一个1080平房英尺的公寓中林女士说:“这里有很多工作机会,尤其是在深圳。”

创新下的失败者

奥巴马与乔布斯和其他硅谷高管的晚宴临近结束时,人们起身离开餐厅。一群人围住奥巴马要求合影,围在乔布斯身边的人稍微少一点。有谣言说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恶化,人们觉得或者这是最后一次与他合影。

这两堆人群后来慢慢地靠拢。乔布斯对奥巴马说:“我不担心国家的未来,因为这是个非常伟大的国家。我担心的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机会讨论目前问题的解决方法。”

在宴会期间,高官们建议政府改革签证制度,让公司可以聘请到外国工程师。有些人敦促总统给予“免税期”,这样他们可以把海外利润带回国内,用来创造就业机会。乔布斯甚至建议,苹果或许在未来可以把一些技术生产型工作放在美国,如果政府帮助培训一批美国工程师的话。

经济学家们也在争论这些方法的效果和可行性,他们提出,经济衰退通常是由无法预料的发展造成的。上一次分析人士们对美国长期高失业率束手无措还是在80年代初,互联网还没有出现。那时,根本不会有人猜到图形设计专业的学位会吃香,而学习修理电话注定没有出路。

然而,我们不知道美国是否有能力把明日的革新转化成无数的就业岗位。

过去十年里,太阳能、风力、半导体制造和显示技术飞速发展,也产生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但是虽然很多产业都源自美国,可是雇员都在海外,公司纷纷关闭美国的工厂,在中国重新开张。公司的管理层众口一词地说这是为了与苹果争夺股东,如果他们赶不上苹果的增长速度和利润率,他们就无法生存。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说:“新兴的中产阶级就业岗位终究会出现,但是40多岁的人有足够的技能来胜任吗?这些人是不是会被大学毕业生取代,永远无法回到中产阶级呢?”

很多公司的高管都认为,科技创新的速度被乔布斯这样人加快了许多。通用汽车改进一款汽车的设计需要5年时间,而苹果在4年里推出5款iPhone,新设备的速度和内存增加了一倍,价格还有所下降。

在奥巴马和乔布斯互道再见之前,乔布斯从口袋中掏出一部iPhone,向总统展示了一个新的应用程序——一款驾驶游戏,其界面展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其他那些身家加起来超过690亿美元的高管纷纷凑过来,挤在乔布斯身后看他手里的iPhone。所有人都认为,这款游戏太炫了。(译者 满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