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野鸡大学”暴露在阳光下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再高明的骗术也经不起公众的围观,当“文凭工厂”名录出现在报章和每家用人单位的案头,它们就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


美国高等教育界再曝丑闻。对美国北达科他州狄克森州立大学的审计报告发现,数百名不具备入学资格的外国学生被这所大学录取,并且在没有完成课程的情况下被授予学位。自2003年开始,狄克森州立大学410名拿到学位的外国学生中,只有10个人真正完成了所有必修课程。审计报告指出,这些外国学生大多数是中国人,也有一些来自俄罗斯。


美国“文凭工厂”的主力消费者是中国人,这不是舞台上的荒诞剧,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我们知道,办假文凭在国内已是一门灰色产业,某些聪明人还把生意做到了国外,但我们真的很难想象:小说《围城》里方鸿渐所上的“克莱登大学”不但走到了现实中,而且呈产业化经营之势。两年前,“打工皇帝”唐俊被发现学历中有猫腻,他所谓母校“西太平洋大学”是一所不需上课,只需提供相关履历、缴纳“学费”即可获取学位的“文凭工厂”。当时,善良的人们还以为这只是个别聪明人的游戏,而现在曝光的狄克森州立大学的审计报告足以说明:有太多的弄虚作假者曾经搭乘这艘造假之船,然后鱼龙入海,逃匿无迹。翻查以往的新闻发现:不止美国“野鸡大学”大做生意,法国、英国、新加坡都有面向“中国留学生”的“文凭工厂”。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向洋人购买假文凭?这跟职场中弥漫的“洋文凭崇拜”大有关系。打从百多年前西洋人用坚船利炮轰开大清王朝的国门,饱受列强欺凌的历史不经意间把崇洋媚外的种子撒在了很多中国人心中,这种心理甚至相当程度上融入了民族性格。改革开放以来,西方的科技文明再度震撼了封闭已久的国人的心,走出去的留学生和引进来的新技术、新理念为中国三十年的高速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在这种历史背景和现实语境下,对外国大学和海外文凭的好感几乎成了我们的下意识。


然而,在一浪又一浪的留学热中,某些心术不正的人开始从中觅到“商机”。国内外的文凭贩子勾结起来,给那些渴望洋文凭又无法通过自身实力获取洋文凭的人提供服务。他们不需要通晓洋文,甚至不需要漂洋过海,只消有足够的金钱,就能完成学历“镀金”。“洋文凭”在手,他们身价倍增,有关系的立刻就能获取高职,即使没有关系,也会骗倒眼拙的单位,得到就业的机会。说到底,正是因为一些国家职场中有畸形的需求,才有了欧美各国的“文凭工厂”不断滋生。


另外,国内的一些大学也间接地以自身信誉为“文凭工厂”背书。狄克森州立大学这样的“野鸡大学”,竟然与多家中国高校有合作关系,其中不乏北京工业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四川外语学院、四川师范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知名高校。而且,狄克森州立大学甚至出现在了教育部公布的美国名校之列。不知道教育部门和各家高校是如何审核这所学校的成色的,当它们都堂而皇之地为之摇旗呐喊时,普通用人单位想识别其虚实也难。


“野鸡大学”大行其道,跟美国政府监管不力有很大关系。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那些用假洋文凭瞒天过海之辈可以收收心了,地球是圆的,你们再想利用遥远的距离来造假骗人没那么容易了。而教育部和各高校更是要睁大眼睛,仔细识别大洋彼岸披着羊皮的狼,及时地向社会公布这些“野鸡大学”的真面目。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再高明的骗术也经不起公众的围观,当“文凭工厂”名录出现在报章和每家用人单位的案头,它们就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