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就是牛X 敢顶撞我就不发你工钱



当官就是牛X 敢顶撞我就不发你工钱

2月9日,农民工们到香河县清欠办讨薪。

被拖欠的工资到了政府的清欠办,发工资就应该十拿九稳了——农民工朱雪立此前一直这么认为,直到春节前他在河北香河讨工资时才改变看法。


在香河,34万元的农民工工资被交付给当地建设局清欠办后,几十名农民工从春节前要到春节后,也没有要到1分钱。目前,农民工已委托律师讨薪。2月17日,律师曾前往法院询问,法院方在立案一个月后仍未确定开庭时间。


农民工多次讨薪未果


2月9日上午,记者随包工头熊宝贵的弟弟来到香河县建设局清欠办。此前,农民工们曾十多次前来讨薪,均未果。


据了解,去年4月14日,熊宝贵带领几十名农民工来到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在三强公司承包的东方家园工地施工,当年7月完工。完工后,项目方支付部分费用,工资未完全结清。


熊宝贵说,有很多农民工因没有拿到工钱,连车票都买不起,大家都着急。临近年底,熊宝贵和另一名包工头冷强,带着几十名农民工再次前往讨要工资,聚集在香河县政府门口讨要说法。随后,香河县建设局清欠办介入协调,三强公司将农民工要求的34万元欠款拨付到清欠办。


农民工朱雪立以为,钱既然到了清欠办,发工资是十拿九稳的事,“很快就能买票回家,还能给妻儿买些礼物”。但朱雪立高兴得早了。他提供的几份录音里显示,三强公司工作人员反复表示,钱已给清欠办,34万可以上那里去拿。朱雪立马上找到清欠办的一名负责人,对方承认钱已要回,但提出一个付款要求,必须要包工头冷强出面办手续。


此后,农民工代表不再和三强公司交涉,开始频繁前往清欠办讨要钱款。


2月9日那天,清欠办工作人员庄先生给出的答复依然是,冷强是包工头,必须冷强出面才能领走钱。“我们只认冷强。我们要是把钱给农民工了,冷强又来找我们要钱怎么办?”庄先生称,熊宝贵和冷强过来后,再与三强公司一起商讨还钱事宜。


见无法从清欠办拿到工资,年后,熊宝贵只得寻求法律途径,他找到了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委托律师来帮他们讨要欠款。


李洪波律师接手了这个案子,她帮农民工写好了起诉书递交香河县人民法院。1月6日,法院曾出面协调,清欠办提出给十几万的付款方案,农民工不认同,法院立案受理。但立案一个多月未开庭。2月17日,律师曾前往法院询问,法院方至今未确定开庭时间。


包工头曾经冲撞官员


面对清欠办提出的“冷强不出面,不给钱”的硬性要求,冷强却不敢应承。


原因是,冷强曾在讨薪过程中,冲撞了某位重要的政府人员。冷强记得,在政府门口讨薪时,他曾叫来很多农民工帮他打气,到场的不全是干活工人。


“工人在河北吃住,都得我包,我实在负担不起,很着急。”冷强称,当时他的父母也在现场,老父亲迫切想要一个说法,与当值民警发生了冲突。民工们情绪激动,现场有些失控。


冷强称,当时他情绪也很激动,在推搡中,曾无意间与别人有身体接触,“但我不知道碰到了谁,后来才听说,我推了一位副县长”。事后,冷强再也不敢在香河县露面,“这事可大可小,我怕被他们带走,被政府部门追究责任。”


冷强这些农民工曾在香河讨要过三次工资,前两次欠款都经过清欠办,并没有要求“必须包工头露面的要求,都发给了农民工代表”。而这次出现了特例,冷强认为就是要逼他露面。


据知情人透露,如果冷强和熊宝贵露面,可能会以涉嫌某种罪名被带走,“反正不能全身而退”。


“目前相关部门正在找他们,怀疑他们犯了诈骗罪。”清欠办科长李先生对记者证实此事。


要求包工头亲自办手续


“我们就是讨薪,我们犯了什么罪?就因为冷强推了副县长,故意整我们。”熊宝贵说,现在他和冷强,都不敢再出面。


冷强认为,既然已经委托给律师,由律师出面去清欠办办理退款事宜,“我不出面也是合情合理的”。


清欠办科长李先生对记者表示,必须要由冷强和熊宝贵出面,和三强公司进一步核算清楚,钱款才能结算,“这个事情他们最清楚,最好还是由他们自己出面办手续。”


面对冷强的质疑,清欠办的工作人员庄先生称,被推了一把的副县长,现在已不追究责任,理解工人当时心情激动。


香河县政府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年前有十几万工资拨给法院,让其协调发给农民工。但发现有些前来讨薪的农民工,不是干活的人,钱才没有给。“我们不是不给钱,是想要包工头出面,来办理相关手续。”


>>专家说法


委托人领取工资合法


北京市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学会秘书长张恒顺称,农民工代表或代理律师以委托书的形式去清欠办领取农民工工资,合乎规定,“并不一定要包工头出面,清欠办不应该以此拒付欠款”。


张恒顺称,虽三强公司把钱给了清欠办,但劳务关系是三强公司和农民工之间,与清欠办无关,三强公司可以直接把钱要回来还给农民工。


“清欠办作为政府部门,拿到欠薪后,应尽快把钱交到农民工手里,尽快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若在讨薪过程中发生其他问题或冲突,应通过正规渠道解决,而非以此为由,扣着农民工的工资不给。”


张恒顺建议,农民工们可继续走诉讼程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