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 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有多少人知道真正的意思?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孔子说:是的!你的儿女跟随小人就产生灾难、痒疾。依附小人,就失去子嗣;违背小人,就埋下仇恨。


详解:“唯”,发语词,用在句首引出句子,没有含义;“女”,《论语》中通“汝”,如“女与回也”、“女为君子儒”等;在《论语》时代,“子”指儿女,没有性别上的特指。“女子”就是“你的儿女”;“与”,本义“赐予,施予,给予”,引申为跟随;“为”,变成、成为;“难”,灾难、祸患;“养”,通“痒”。


“学”有一个“择师”问题,“师”不单单指人。西方所谓重真理更胜于重老师,把“师”狭义化了;一切可“学”的都是“师”。但“师”有位次,小人之“学”自小之,把顶天立地的人,弄成权名利色的先验模式奴隶。人的眼睛,都是给这些小人之“师”弄瞎的。


“近”,依附;“之”,指代前面的“小人”;“孙”,这里是本义,不是通假,引申为“子嗣”。依附小人,必然依附其“学”,然后不断“徒子徒孙”下去,都是小人之“学”的子嗣,不是你的子嗣了。


“远”,违背。小人之“学”,将先验的虚妄假定当成“上帝”。一旦有人违背,必然危及其“学”,自然会埋下仇恨。因为小人之“学”,归根结底是权名利色的根基,把其现实根基拔除,又怎能不引其仇恨?特别当先跟随其“学”的人,最终违背其“学”,仇恨就不是随便可以消解了。所谓门户之争、清除门户,无不源自这种仇恨。一旦“择师”出问题,后面的问题就无穷无尽,无论是依附还是违背,都是灾难、痒疾。




还有多少人知道呢?这些传统文化还有多少人关注、多少人继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