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手一挥,越过海峡!

可以改编成动漫的书稿《羚羊三十六》

作者 荣儿 写于公元2008年10月5日

第一章 什么是幸福?


继承了可可西里动物王国王位的羚羊三十六,在“六•一”儿童节到来的前夕;视察了刚刚竣工的可可西里木偶剧院••••••

在与孩子们一起观看了动画片《猫和老鼠》之后,羚羊三十六语重心长地问孩子们:“什么是幸福?”

孩子们说:“有玩具玩儿是幸福••••••”

“吹泡泡儿糖是幸福••••••”

“看动画片儿是幸福••••••”

“少留点儿作业,让我们有空儿多玩一会儿是幸福••••••”

“孩子们!”羚羊三十六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因为你们还小••••••但爷爷要告诉你们的是:真正得幸福••••••其实不是吹泡泡儿糖;看动画片儿;有玩具玩儿••••••也不是少留点儿作业,有空儿多玩一会儿••••••”“那,爷爷!什么才是真正得幸福呢?”

“孩子们!”羚羊三十六再次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知道吗?咱们的动物王国之所以现在这样强大!和谐!原因就是咱们民族的团结!国土的统一!所以孩子们!你们要从小记住并深深地懂得:祖国的统一!才是真正得幸福!”稍顿,羚羊三十六又说:“孩子们!你们知道吗?从下一个学期开始,你们所学得知识中将增加一门新的课程:国情教育课••••••”

“爷爷!什么是国情教育课?”孩子们问道。

“孩子们!国情教育课••••••就是让你们从小就知道并深深地懂得:咱们动物王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羚羊三十六停顿了一下儿继续说:“孩子们!你们知道吗?咱们动物王国的过去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这样强大!和谐••••••”“那,爷爷!您给我们讲一讲我们王国的过去,好吗?”孩子们打断了羚羊三十六的话,问道。

“好啊!”羚羊三十六告诉孩子们:半个多世纪以前,咱们生活的可可西里可不是现在这样强大!和谐!而是狼烟四起••••••


可可西里简介:在我们伟大祖国的版图上,有一大片神秘得地方!这一大片神秘得地方面积为四万五千平方公里;在这片神秘、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一群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精灵!精灵们的名字叫“藏羚羊。”精灵们生活的这片神秘、广袤的地方,名字就是:“可可西里”。

故事开始••••••

由于这些藏羚羊们价值连城,所以就引起了野人国的注意••••••

说起这野人国,它本不是地球上的国家;而是距离地球约有十万八千里路程的另外一个星球上的国家。见藏羚羊的皮毛经过非法商人的加工,运到他们星球后如此价值连城;于是野人国的国王便起了贪心••••••他先是派出侦察兵驾驶先进的隐形飞机“宇宙一号”秘密飞往地球;经过一番侦察后,野人国的国王就部署了一个代号“发财”的、以入侵可可西里为目标的行动计划:他先是派出一支约有1000人的陆军部队,分10次乘坐“宇宙一号”秘密奔赴地球••••••在可可西里的家门口,野人国的陆军部队抢占了一座与可可西里,仅一峡之隔的一座名叫“云中山”的大山脉。然后以云中山为据点,开始了疯狂得侵略和杀戮••••••

突遭野人国军队的侵略和杀戮,生活在可可西里广大区域内的藏羚羊们,在惊慌得同时就不得不结束以“群”为单位的生活方式;离开家乡而向可可西里的中心城市——花园城,聚集••••••因为这些精灵们知道:只有那样才能团结起力量去和侵略者斗争••••••但俗话说:故土难离。所以尽管战争就在眼前,但仍就有些藏灵羊们不忍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村落、到城市去避难。正因为如此,侵略者们才次次偷袭成功••••••就在野人国的士兵们行动一回得手一回、疯狂得快要发疯的时候;一次战役让这些刽子手们第一次尝到了组织起来的藏羚羊们是不好惹得;惹恼了又是不好办得。

“娃儿他爸!快醒醒••••••你听这是什么声音?”说这句话的人是羚羊三十六的妈妈。

把儿子安动得睡着之后,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刚要合眼睡觉,她这时冷不丁地听到了窗外有声响••••••于是忙推醒了丈夫。“声音?什么声音?”羚羊三十六的爸爸醒了,他忙翻身坐起••••••伸手把窗帘儿拉开了一条缝儿,“啊?”羚羊三十六的爸爸吓了一大跳••••••

就见在离屋子的不远处,并排停着四辆军车;车灯开着直晃人的眼睛••••••“怎么回事儿?娃儿他爸••••••”羚羊三十六的妈妈搂着儿子有些害怕地问道。“娃儿他妈,我们被刽子手给包围了••••••”“啊?”羚羊三十六的妈妈一听刽子手来了,吓得把儿子搂的更紧了••••••

这时,就听窗外的刽子手说话了:“藏氏家族的男女老幼们,你们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想逃,那是不可能的了;想活,那就等到来世吧••••••藏羚羊们,你们太值钱啦;你们简值就是白花花的银子、黄镫镫的金子;有了你们的皮毛••••••我们野人国就会大大地有钱;大大地富得流油••••••出来投降受死吧,藏氏家族的男女老幼们;你们已经被我们野人部队给包围了••••••我们拥有军车肯定跑得比你们快;另外,我们还拥有先进的轻重武器;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这个藏氏部落有一支小部队;噢••••••不、不、不、不能称呼你们为部队的;你们只是一些老弱残兵罢了;另外,你们没有军车、没有重武器;所以一旦交火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即然不是对手,那就赶快出来受死吧。现在,我数一、二、三;如果一二三数完了,你们这些藏羚羊还不滚出来,那我就下达进攻的命令••••••一、二、三••••••”野人国军队的指挥官在军车上像狗一样在嚎叫着。

“娃儿他爸!怎么办••••••我害怕,”羚羊三十六的妈妈搂着儿子已经哆嗦开了••••••

“娃儿他妈!你听我说,一会儿战斗打响后,我掩护你••••••你从后门跑走,然后去可可西里花园城;尽管那里也不太平,但好歹地盘儿大、有咱们的正规军••••••”“不••••••我不走••••••”羚羊三十六的妈妈一听羚羊三十六的爸爸的话,流着泪直摇头。“听话,”羚羊三十六的爸爸对媳妇说:“为了儿子,你也要活着跑出去••••••”

“三,”窗外的刽子手这时喊完了三字,但出乎野人国士兵们预料的是:没有一个藏羚羊从家里走出来,就连事先那个“反水”的软骨头的藏羚羊也没有走出来。殊不知,就在那个软骨头的藏羚羊举起白旗正要出来投降时,被藏氏部落的长老及时发现,一宝剑把他给砍了••••••

“长官!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是不是我们扑空了?”

“啪••••••”刽子手的指挥官抬手抡巴掌打在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副官的脸上;顿时,副官的脸上长起了一座“四指山”。哎••••••不对、不对,小读者说啦:应该是五指山;五个手指头的。没错、没错,应该是五指山。可刽子手的这个指挥官——他妈生他的时候由于他爹缺德带冒烟儿,不知怎么的?少生了一根手指头。看来呀,这世上缺德的事情咱不能干;你要是干了,你孩子出生的时候说不定还没屁眼儿呢••••••那可就糟啦。可刽子手不管这一套,要不叫刽子手呢。

就见这个长了“四指儿”的刽子手把手中的军刀一挥,然后像狗一样叫道:“开炮、开火••••••”刹那间,刽子手们手中的步枪、机关枪一起开了火••••••罪恶的子弹划破夜空四处乱飞••••••

“奶奶个熊的,没长眼怎么的••••••给我瞄准了房子打;奶奶个熊••••••”长了四个手指头的刽子手指挥官见子弹乱飞,他骂道。

然而奇怪的是:不管刽子手们如何疯狂地开枪、开炮;眼前的藏氏部落仍就是静悄悄一片••••••而且静得让人有些害怕;“长官!怎么藏羚羊们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刽子手的又一个副官壮着胆子说道。“对呀,怎么啥反应也没有呢?奶奶个熊的,都给我停止射击,”长了四个手指头的刽子手指挥官命令道。顿时,刽子手们手中的机枪、步枪停止了射击;夜,又恢复了不久前得寂静。“奶奶个熊的,怎么没有反应呢?”长了四个手指头的刽子手指挥官一边纳闷着一边在军车上来回地踱着步••••••

“长官!是不是藏羚羊们还在熟睡当中?”刽子手的第三个副官献言道。

“熟睡?奶奶个熊的,你真是笨猪一头,你也不想一想••••••即便是熟睡,那刚才的枪炮声也应该把藏羚羊们给惊醒了,”刽子手的参谋长在一旁说道。“就是呀,奶奶个熊的,你真是笨猪一头;”四指儿指挥官也骂了一句。“可••••••可是二位长官!您们别忘了:昨天晚上那个反水的藏羚羊送来消息说,昨晚藏羚羊们为他们的长老祝寿,都喝多了••••••即然都喝高了,我想按照我们的逻辑,枪炮声是惊不醒他们的。”刽子手的第三个副官又道。“对呀,很有可能的,”四指儿指挥官想了一下儿,点点头:“吆唏,太好了;这正是我们屠杀的大好时机;命令:所有纵队的士兵统统地下车••••••集合地干活;”闻听长官下达了命令。野人部队的士兵们乱哄哄地下了军车••••••然后排成了四路纵队。

“稍息,立正•••••••报数,”刽子手的一个副官指挥道。

“1、2、3、4、5、6、7、8、9、10。”第一纵队的士兵们报完了数。

“1、2、3、4、5、7、8、9、10、11。”第二纵队的士兵们接着也报完了数。“哎,不队呀••••••怎么第二纵队比第一纵队多了一个?”刽子手的副官纳闷道。“奶奶个熊的,瞎指挥••••••看我的,”长了四个手指头的刽子手指挥官说着命令道:“稍息、立正!第二路纵队••••••报数,”

“1、2、3、4、5、7、8、9、10、11。”第二路纵队的士兵们又报了一回数。“哎,奶奶个熊的,还真多了一个?”四指儿指挥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难道是我听错了?不可能,最后一个兵喊得是11;可没听错,那第二纵队士兵为什么和第一纵队士兵站得一样齐?不行,我得到近前仔细数数。于是,四指儿指挥官亲自来到了第二路纵队士兵们的面前,挨个儿数到:“你,是一;你,是二;你,是三;你,是四;你,是五;你,是六;你,是七;你,是八;你,是九;你,是十;哎,正好10个;一个不多呀••••••奶奶个熊的,想蒙我不识数,是吧••••••重新报数,”

“1、2、3、4、5、6、7、8、9、10。”第二纵队的士兵们终于报对了数。

“奶奶个熊的,敢在老子面前变戏法儿••••••我让你变,”说着,四指儿指挥官抡起长了四个手指头的刽子手“啪”地一声打在了第一个士兵的脸上;顿时,这个士兵的脸上马上长起了“四指山”。“我让你变、我让你变••••••”好家伙,四指儿指挥官也不嫌手疼,他挨个揍着第二纵队的士兵们。“奶奶个熊的,打人还真是个力气活儿,累死我了••••••副官,你来,”四指儿指挥官累得“呼呼”直喘••••••

“长••••••长官!我、我不会打‘四指山’,”副官壮着胆子道。

“奶奶个熊的,谁让你打‘四指山’的,我让你命令部队前进、屠杀藏羚羊得干活••••••”“哦,对不起,长官!我理解错啦”副官一听忙点头哈腰道。“奶奶个熊的,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没事的时候多理解理解老子说话的意思,”“是、是、是,长官!您训得对,我一定照办••••••照办,”副官继续点头哈腰道。

“进攻,屠杀开始••••••”四指儿指挥官下达了罪恶的命令。听到命令后,野人部队的士兵们端起步枪、机关枪,迈着正步开始前进了••••••

“娃儿他妈!战斗就要打响了,等战斗一打响你马上抱上儿子从后门跑走••••••然后去可可西里花园城;”羚羊三十六的爸爸嘱咐道。“不,我不走,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听话,为了儿子,你也要活着跑出去,”羚羊三十六的爸爸正说着,突然窗外的夜空中升腾起了三颗红色信号弹!刹那间,藏氏部落的防卫队开火了••••••虽然这些防卫队队员的手中没有重武器,但他们充分利用了刽子手走至近前的有利时机、极大限度地发挥了短枪的优势••••••所以这一仗开始打得很漂亮!

就见野人部队的四路纵队登时被打乱,且击毙了刽子手数人。

“爬下、快爬下••••••” 刽子手的一个副官一边喊着一边保护着四指儿指挥官••••••

利用刽子手们爬伏在地、没有发起第二次进攻的时机,藏氏部落的长老让两名防卫队队员,掩护着家族里的妇女老幼乘机跑离了家园••••••然而不幸得是,野人部队的士兵们在四指儿指挥官的指挥下,兵分两路发起了二次进攻:一路士兵进攻藏氏部落的家园;一路士兵追赶已跑离了家园的妇女老幼。可怜那些妇女老幼的藏羚羊们,虽然她们跑离了家园,但绝大部分还是残死在了野人部队士兵们的手里••••••而留在部落里的那些自卫的藏羚羊们,由于敌我武器装备悬殊,他们无一幸免地被凶残得刽子手割去了头颅••••••

这场战斗结束后,刽子手们一共杀害了83条藏羚羊的性命;血,染红了大地••••••在跑离了刽子手魔爪的、为数不多的藏羚羊当中,有着羚羊三十六和他的妈妈。利用夜色的掩护,羚羊三十六的妈妈抱着儿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呀••••••跑呀;慌不择路,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只顾抱着儿子跑了,她一时连东南西北的方向也分不清了••••••跑着跑着,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回了一下儿头,啊?只见身后连一个同伴也没有了,“坏了、坏了,我和大伙儿跑散了••••••怎么办?怎么办呀?”羚羊三十六的妈妈急得转开了圈儿••••••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刽子手杀害藏羚羊时那罪恶得枪声,“完了,看来我跑不掉了••••••我死是小事,我的儿可咋办呀?他才四岁••••••天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藏羚羊,他们与世无争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为什么却要遭到如此得杀戮?地啊,你醒醒吧,藏羚羊的血正在你的肌肤上流淌••••••”说到此,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已是泪流 满面、泣不成声:“天啊,你再不睁眼••••••枉为天;地啊,你再不醒来••••••枉为地;”“好,说得好;孩子!你受苦啦••••••”忽然这时在羚羊三十六妈妈的背后,有人在说话。这可把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吓了一大跳,她忙回头:见是一位老者,白发、白眉、白胡子。

“您••••••您是谁?”见是老者,羚羊三十六的妈妈不那么害怕了。

“我是一个罪人••••••”“啪,”老者正说着不远处传来了刽子手杀戮藏羚羊时那罪恶得枪声••••••听见枪声,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吓得忙把儿子搂紧了。“孩子!莫要害怕,有老朽在••••••你们会平安的。”话到此,老者伸手从身上的锦袋中取出一个玉镯,然后上前一步戴在了羚羊三十六的小手腕儿上,说:“三十六妈妈!放心地去可可西里花园城吧,那儿••••••是你和孩子的归宿;阿弥陀佛!”话毕,老者转身就走。“您••••••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谁?”羚羊三十六的妈妈忙问道。

“天有我,天时;地有我,地利;人有我,人和!”老者边走边道。

“天地人剑客?”羚羊三十六的妈妈没有想到,在自己快要走投无路、绝望的时刻,‘天地人剑客’会出现••••••听老辈人说,“天地人剑客”轻易不现身;但一旦现身,遇见他的藏羚羊就会一路平安!

放下羚羊三十六和他的妈妈去可可西里花园城先不说。再说野人部队的那个长了四个手指头的指挥官,他见这一仗不仅消耗掉了不少子弹、还阵亡了几个士兵••••••大为恼怒:“奶奶个熊的,这帮藏羚羊们是越来越狡猾地••••••”“报告!”野人部队的一个通讯兵这时跑了过来,立正报告道:“报告长官!逃跑的藏羚羊已经被我们斩尽杀绝,”“吆唏!太好了••••••”四指儿指挥官闻听高兴得眼花了,他仿佛看到了一堆堆闪着光得银子和金子••••••

“报告!”这时,野人部队的又一个通讯兵跑了过来,立正报告说:“报告长官!战场已清理完毕,活捉藏羚羊一个,”“什么?活捉一个藏羚羊?吆唏••••••太好了,给我押上来,”刽子手指挥官说着往身后的椅子上一坐,双手拄着军刀一副凶残的样子••••••

“走,快走••••••他奶奶的,磨磨蹭蹭的,小心老子一枪毙了你••••••”押着藏羚羊的一个野人部队的士兵这时逞能地叫骂道。“你开枪呀,我们藏羚羊是不怕死的;我们藏氏家族会和你们这些刽子手永远斗争下去,”“呀,奶奶个熊的,岁数不大、嘴头子到挺硬,”四指儿指挥官一见这个活着的小藏羚羊,还挺英雄!他来气了、凶像毕露了:“来呀,给我架锅,烧水,我要吃涮羊肉••••••”

不多一会儿,锅架起来了;罪恶的火也烧起来了••••••

见水快要开了,四指儿指挥官站起身来到了小藏羚羊的面前:“小孩,看见没••••••这锅里的水就要沸腾了,你地••••••是想活,还是想死,”听刽子手放这样的臭屁,哦对啦••••••还不如放屁呢。

我们英雄的小藏羚羊把头一扬!凝视着夜空没有说话。

“他奶奶的,太君问你话呢,快说••••••”押着小藏羚羊的一个刽子手这时张开了他那张吃人饭而不说人话的臭嘴。

“奶奶个熊的,谁让你说话了••••••吓着小藏羚羊怎么办,”四指儿指挥官假惺惺地骂了身边士兵一句,然后又皮笑肉不笑地说:“小孩,你真得不怕死吗;难到你真得不怕死吗••••••”“不怕,”小藏羚羊干脆地说。“不怕?不、不、不••••••这不是你的心里话,要知道在我的部队里,没有一个士兵是不怕死的,何况你们藏羚羊••••••”“呸,”四指儿指挥官没有想道,小藏羚羊会在他说话的时候突然“呸”他一口,顿时气得恼羞成怒:“八格••••••奶奶个熊,”说着,他抽出了军刀••••••

“杀吧,杀了我小藏羚羊一个,还有万千个藏羚羊赶上来••••••总有一天,我们藏氏家族会强大起来!我们会把你们这些刽子手赶出我们的家园,”小藏羚羊的这番话可把四指儿指挥官给气坏了:“八格•••••”四指儿指挥官举起军刀就要杀害小藏羚羊。“畜牲,还不住手,”突然这时在夜空中传来了一句老者的声音。你别看野人部队的士兵们杀戮起藏羚羊来,凶残得很;可猛一听见夜空中有人在说话,顿时吓得他们躲的躲、藏的藏••••••还有个别的,尿了裤子;“谁••••••谁在说话?”四指儿指挥官也吓得不轻,他双腿发软、双手握着军刀、弯着腰在问。“畜牲,往你身后看,”四指儿指挥官一听忙转身看去:见是一位老者,白发;白眉;白胡子;老头子呀••••••顿时,四指儿指挥官以及他的士兵们不害怕了,他们连滚带爬地从汽车下面钻了出来••••••直起了腰;“你个老不死的,你胆子不小啊••••••你敢装神弄鬼地吓唬爷爷们,”“就是、就是,长官!开枪毙了他,”野人部队的士兵们见长官说了话,他们也狗仗人势地说道。“等等,”四指儿指挥官把手一挥:“先问问这老东西,他从哪儿来?是什么人?”“对、对••••••”刽子手的一个副官忙点了两下头,然后冲着老者呲牙咧嘴、像狗一样地叫道:“哎,老东西,你是什么人?从哪儿来?”“畜牲,”老者怒道。“畜••••••畜牲,长官!他说他是畜牲,”刽子手的副官报告道。“啪••••••”就见四指儿指挥官抡起手照准副官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奶奶个熊,他骂咱们是畜牲的••••••你个老不死的,我要枪毙你,”说着,四指儿指挥官伸手从腰间拔出了手枪,抬手就是一枪“啪,”就见一颗罪恶的子弹拖着火焰划破夜空飞向了老者••••••见子弹飞来,老者身形一转、同时伸右手顺势抓住了子弹。“畜牲啊,”老者再次怒道。“长••••••长官!他••••••他把子弹给抓住了?”刽子手的副官惊讶道。“机枪,用机枪给我‘突突’他••••••看他怎么抓,”四指儿指挥官又下达了命令。就见野人部队的机枪手马上爬伏在地,架起机关枪朝老者一阵‘突突’••••••

然而奇怪的是?无论子弹怎么密集、怎么疯狂,都被老者一大把一大把地给抓住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