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遇到的老武工队员

看大家都在网上忆苦思甜,突然想起若干年前自己住院时,同屋的一位地质部的老干部讲的一些故事,这里的老干部是因为他岁数老,实际职位只是中层领导。这里所谓的若干年前是我高一的时候,公元1987年。

记得老爷子身高大约175-180左右,高大魁梧,祖籍河北,住院原因是气管问题,咳起来惊天动地的。还记得他说这病发展下去就是肺心病,肺脑病,就差不多该报销了。

老爷子当时从事的应该是武工队的工作,下面就是当时他给我讲的几个故事。

有一次他们武工队几个人被围到村子里了,鬼子挨着个拷打老百姓逼问,可是一无所得,到中午了维持会长就凑上前说,皇军中午该吃饭了,我让几个人去给置办酒席去吧,但是我们村子太小,得去邻村去办,鬼子点头同意了,维持会长就带着几个武工队员借机出了村。没想到的是,后面鬼子继续逼问,其中一个本村的党员扛不住了,就说了,皇军刚才出村的就是武工队。鬼子一听,立马带队出村就追。这个老爷子他们本来以为已经脱离虎口了,正坐在大车上不紧不慢的赶路呢,突然听见背后的枪声知道不好,就分头跑开了。其中一个跑的慢的,就被鬼子慢慢赶上了,那人看见田里有个特别大的深坑就一下子跳了进去。那坑有几人高,边上很陡,上面茅草长的很茂密,从上面根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鬼子围上来后 ,并不下来,只是在上面开枪 ,那人虽然被打中2枪,但不是致命伤就强忍着不出声,鬼子放了一阵枪后,见下面没有动静,天又快黑了,就撤了。

听了这故事我最好奇的是怎么处理那说出来他们几个的党员,老爷子笑了笑说,“他说了,你们都已经出村了,我以为你们肯定跑的远远的,为了减少群众的损失我才说的”,领导上觉得他也在理,就没有处理,但是以后这人也没有重用。

还有一次,老爷子正在村子里养伤,被叛徒出卖了,抓进了县城的监狱。第一次提审他的时候,除了旁边的几个鬼子,只有一个翻译官。他进来后,那翻译官先大声骂了他几句,然后说,“你就一口咬定你是路过的被流弹打中的农民,不是武工队”这话搞的老爷子大吃一惊,但是面上又不敢表露出来。审问自然是没有什么结果啦。等晚上,那翻译官进监狱找到他说、“我是自己人,你放心吧,鬼子没看出啥破绽,组织上正在营救你,过几天就可以出去了。”过了几天组织上凑了些钱,托人把他救了出来。那翻译官他后来再也没见过,只知道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靠,原来电影里演的都是真的啊。。。。

老爷子是个很幽默的人,他说小辛,你别看电影里被绑着的共CD员都挺胸抬头的,其实那是因为五花大绑的原因,想不挺胸抬头都不可以。。。。哈哈,笑死。

至于那个叛徒相信大家都想知道他的下场,惩处叛徒老爷子亲自参与了。他出了监狱后组织上并没有急着处理叛徒,放出风声说是他自己没注意偶然被抓的,又被保出来了,还作为典型被批评了。那叛徒以为万事大吉,觉得自己没有暴露就没有跑。过了一个月左右,组织派老爷子和一个同志在夜里去执行惩处任务,老爷子和那同志商量好,以晚上去邻村开会的事由骗那叛徒出村,那同志在最前面,叛徒在中间,老爷子在最后,出村后在高粱地的边上由老爷子执行家法。那叛徒并没有怀疑,穿上衣服就跟着出了村,老爷子看到了预定地点,就掏出驳壳枪顶着叛徒脑袋就开了枪,天啊,谁知道竟然是一个臭子儿,叛徒猛地回过头,嚷嚷着“你干嘛?你干嘛?",老爷子急中生智,笑着说没事儿和你开个玩笑,因为老爷子平时就是个嘻嘻呵呵好开玩笑的人,那叛徒也没怀疑,就是说了句,有拿这事开玩笑的吗,嘟囔着继续往前走。我着急的问:"那后来呢,"老爷子笑着说,“那还有后来啊,第二枪就结果了他,埋在高粱地里了。”

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有机会再聊。以上年久,恐细节记忆有误,但绝对真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