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警生涯之五

“哎,我是你爷呢!”


小地方,人与人的关系不好说清楚,说不定刚才两个打的不可开交的人稍后论起来竟然是亲戚就是互相不认识也从没有见过面。每逢这个时候,都免不了“嗨,嗨,看咱俩个,这咋弄成个什么呢?咋走,到我家里去,伙烫(指热些馒头什么的)的吃上一口再走。”总之遇有这类事不免出些笑料。我在县里警局就遇到这么一件。

某夜我们统一行动清扫了大街小巷一片,整回来十几个偷鸡摸狗赌钱闹酒的小玩闹们。按贯例他们都面朝墙双手抱头站成一行等待着一一登记姓名,住址等基本情况。

登到其中一位时,民警问他“叫什么,什么地方人”对方答道“叫孟生贵,某某公社孟家庄的。”恰好负责登记的民警是从局政工科抽来帮忙的。顿了顿神说了句“嘿,治安队孟二不也是这个庄的吗”说着无意听着有声,有平时爱与孟二开玩笑的好事者就大喊了几声“孟二孟二快点来”。正在屋里的孟二闻声出来问什么事?好事者指了指“孟生贵”说你们一个庄的又都姓孟你看,是不是“老爷(好事者乘机占孟二的便宜)”把你的孙子给抓起来了。民警们平时相互之间开玩笑成风。都想给对方当大辈,所以托民警在本系统内找人办事时有给你笑着说说某某是自己的什么晚辈,你去办事提我就行还真要认真考究一番,否则事不但办不成很可能要挨疵。

孟二平时就是个爱同别人开玩笑的主,当然那辈就忽大忽小。他问闻听别人占他便宜也笑着边说放屁边往前走了走,“孟生贵”这个时候巴不得有个人解脱他呢,赶紧说“我是孟家庄的,我是孟家庄的,你是孟家庄谁家呢?”

孟二刚回答了自己是谁家那个“孟生贵”拼命大叫“我知道你我知道你呢,你就是孟某某的二小子吧”。

孟二说是又问“那你是?”

“哎,我叫孟生贵,是你爷呢。你不知道?”

我们一听坏了,这小子敢给平时一点亏都不吃的孟二当爷,孟二还不得尝他几个耳光。

不料孟二没有尝他几个耳光,反而上前“啊,啊,是,是。你怎么让人给弄来了。来,来,上我屋里坐坐。”

我们一看就明白这“孟生贵”还真是孟二的“爷”呢。尽管“孟生贵”比孟二年轻多了。我们哪能放过这占孟二便宜的机会,连忙抢上前说“嘿嘿,拜识,你咋不早说咱们孙子是孟二呢?快站起来,进屋进屋让咱孙子给你弄饭。”接着我们又吆喝孟二赶快到食堂“给我们拜识打饭。”想那“孟生贵”正身陷囹吾见有人搭救当然感之不尽加上人年轻带点二百五劲,见有社会上威风凛凛的民警称呼自己为拜识那高兴劲,也赶快接话“啊,啊,拜识们拜识们,没事没事,这不是都不知道嘛,这以后就认识了嘛。唉,咱这孙子在你们这,还要仰仗大伙帮扶呢。”毕竟是一家里的大辈,这个时候他还掂记给孟二帮把忙呢。

众人根本不容孟二说什么纷纷哈哈大笑七嘴八舌答应“没麻达没麻达,拜识你放心,谁叫孟二是咱孙子呢,绝对照顾绝对照顾。”这爷还真是当自己是爷呢一反刚才的规矩样得意洋洋的指着孟二“还不快谢谢大伙”孟二大声喊叫“哎呀你别听他们瞎扯”,“孟生贵”严肃地说“哎,我是你爷呢,你咋不听爷的话呢!让人家笑话咱孟家沒家教”弄的个孟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给大伙摆手“不说了不说了。”

这以后我们与孟二说什么事,孟二只要不好好应承,我们无一例外的大声“哎,我是你爷呢,你咋不听爷的话呢。让人家笑话咱孟家沒家教。”每逢这个时候孟二只能哭笑不得。一次政委告知他局里决定调整他的岗位他不愿意时,政委没有做“过细的思想工作”也是“哎,我是你爷呢,你连爷的话也敢不听?”,在场的人哄堂大笑成一片。孟二气的大叫“日他妈的这公安局的活咱不能干了。申请申请,我要调动。”不料在场的好十几人如同有人指挥般步调一致的,异口同声的“哎,孟二,你就是调到中央,我(们)还是你爷。那个时候你更得听爷的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