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贪腐镇长”咋炼成?

52岁的原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镇长李丙春,涉嫌利用职权便利贪污拆迁款达3800余万元,另外挪用公款的数额更是达到1.78亿余元,如果罪名成立,他将成为京城最大的贪腐镇长。下周,该案将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审理。(据2月18日《新京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个小小的镇长竟然胆敢在“天子”脚下狂贪高达数亿元,如此实在令人震惊不已,又颇耐人寻味。人们不禁要问,李丙春到底是咋炼成“最大的贪腐镇长”的?谁提拔重用了这样的人?监督部门究竟在干啥?


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因素:


首先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他提供了发财机会。虽然李桥镇处在北京郊区,但毕竟离首都不远,尤其该镇处在机场南线,既有高速公路项目、京平高速公路项目,又有土地可卖。因此其地理位置优势非常明显,只要稍加运作就能发财。如果他处在一个贫困地区的乡镇,即使他用尽各种办法,也贪不到那么多钱的。当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并不是错,错的是组织上竟然重用了贪婪的人。


其次是选人用人上出了问题。邓下平同志曾经说过,有了一个好的制度,好人可以充分做好事,坏人无法做坏事;没有一个好的制度,好人不仅无法做好事,有时还会变坏。没有制度,不成方圆。尽管我们早已制定了选人用人制度,但总体来说,这些制度还有待于完善。比如名义上选人用人由人民决定——领导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但实际上仍然是官选官、上级一把手说了算,群众根本没有话语权。某些有决定权的上级官员奉行的往往是“潜规则”,他们把“德才兼备,以德为主”的选人用人原则搞成了谁跑得快、谁出的钱多、谁最听话就提拔重用谁。这样选拔出来的官员自然会搞腐败,会想方设法把“投资”的钱加倍捞回来。李丙春肯定是这样的人。


第三是财产不公开的结果。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话说我们喊了这么多年的官员财产公开,可就是不见有所行动。为什么呢?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怕一旦公开了领导的财产就会出乱子。因为许多官员的财产多的的确是见不得光的。为了维护大局稳定,为了保护他们的隐私,为了让他们把已谋取的利益慢慢消化掉,如今只能说条件不成熟暂时还无法公开了。新旧官员在不断更替,他们手中的权力得不到应有的监督,结果腐败分子只会越来越多、腐败问题越来越严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群众意见越来越多。假如严格执行了领导干部财产公开制度,让他们的每一分钱都在人民的监督之下,也就不会再出现那么多千万乃至亿万巨贪了,党群干群关系也就好了。


第四是各种监督流于形式。李丙春在不到两年时间内,李丙春涉嫌贪污高达3837万余元的拆迁款,还挪用公款的数额达到1.78亿余元,由此可见当地监督部门的监管是多么的软弱无力。作为一级政府,虽然有纪委、监察、审计等部门的专门监督,还有人大、政协的民主监督以及社会监督等,但实际上基本都没起到应有的作用。一方面是这些机构人员有限,自身不硬,责任心不强,又怕得罪人;另一方面是贪官太狡猾,他们表面上装的很正经,不下一番工夫是很难发现有问题的,加之群众难监督,甚至怕打击报复,也就没了监督可言。


正是以上这些因素的存在,才使得李丙春这样的小镇长逐步兑变成京城最大的贪腐镇长。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因此,必须加强制度建设,革新用人制度,彻底破除“潜规则”,抓好选人用人第一关,尽快实施领导干部财产公开,强化对领导干部的有效监督,严惩各类腐败分子,才能有效遏止腐败滋生蔓延势头。(文/秦汉雄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