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去年三月,东日本地区发生千年不遇的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 日本经济遭受重创,观光旅游业也受毁灭性打击。在整个消费领域陷入低潮之际,有一个产业却意外地火起来。有篇报道说,各脱毛专业公司接到的顾客预定单大幅度增加,甚至有些应接不暇了。因核电站事故导致供电能力下降,夏天空调肯定要限制使用。这样一来穿的夏衣会更单薄,身体裸露的部分也就更多些。日本女性未雨绸缪,以免到时预约不上,耽误了必不可少的遮掩工作。日本女性对体毛的“不留情”由此可见一斑。她们用同样的意识来观察中国女性时往往会感到诧异。


(拙著《大日本•小日本》对中日文化差异做了探讨, 可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药进著《大日本•小日本》企业管理出版社(各地书店销售,一诚网、亚马逊等可网购)


日中学院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中文学校。很多年以前我曾在这里担任过汉语教学工作,因此至今还能收到这个学校定期寄来的小报。小报无非介绍一些中日交流活动和学习体会,有时刊登一些学生的汉语作文。去年的一期小报上发表了一位女学生的作文,其中对“中国女性们的体毛”表示了“不能理解”。她写到:“我们日本女性特別小心自己的体毛。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長大的,所以我去中国以后看到中国女性们露着很長的腋毛时,我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仔细地察看后,我发现中国女性们除了腋毛以外,全身其他部位的体毛也都随其自然生长。为什么呢?中国的男性都不介意女性们的体毛吗?”


的确,中国女性对自己的体毛没有日本女性那么在意,上边那位女学生的看法说明这种体毛意识引发了两个民族的文化冲撞。其实,这种冲撞在九十年代就曾经发生过。广岛亚运会上中国女子游泳队受到媒体的注目。她们站住泳道起点处做下水准备时,腋毛也就一次次暴露在电视镜头下。有的解说员还特意表示了惊奇: “中国运动员没有刮腋毛啊!”当时,中国游泳刚刚走上世界舞台,对国际泳坛上女运动员应该注意的形象问题还不大了解。后来,此类问题有了改观,女运动员们露腋毛的现象现在已经消失。只是这种国际化的体毛意识目前还没有普及大众层次上。


其实, 包括日本人在内的亚洲民族原本对女性的体毛并不在意,后来受欧美习俗的影响才逐渐苛刻起来。


美国心理学家南茜爱克芙在她的名著《靓者生存》指出:在欧美人的审美意识中,女性体毛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她说:“毛发是动人心弦的,但仅限于头发。”也就是说,除了头发以外的体毛都是多余的,会对男性心目中的女性美产生负面影响。英国作家约翰·拉斯金几次婚姻都很短暂,据说原因竟然是妻子大腿根处的毛太茂密,与他理想中的希腊雕刻的美女形象相差太远。古罗马诗人奥维德曾向女性发出过警告:“汝等腋下切忌窝藏粗野的山羊,汝等腿脚切忌留下丑陋的体毛!”


正是出于这样的文化背景,欧美女性对自己的体毛及其敏感。随着裸露身体部位的服装日益增加,脱毛的意识和力度也越来越强,终于走向彻底的“无毛”化。南茜爱克芙介绍说, 在纽约最前卫的Frederic Fekkai美容院里,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女性来寻求全身无毛化的脱毛服务。


日本女性全面追求“无毛”化是在90年代后期。在此以前,她们对腋毛绝不迁就,但手脚上的毛却有不少人放任自流。当时来日本的华人都有一个共同印象:日本女性毛多。有些华人还就此提出了吃生鱼片容易多毛的论点。在夏天的公共场合,时常可以看到脸蛋清秀而手脚上的毛却跟成年男子一般浓密的少女。除了毛多以外,长着虎牙和小腿短粗的姑娘也比较多见。后来,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加,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形象上的劣势,开始奋起直追欧美。于是乎,女性“脱毛”在日本也就形成了一大产业,相关企业绞尽脑汁开发出激光脱毛、药物脱毛等技术手段为女性排“毛”解难。日本女性为消除体毛付出的代价也相当客观。两臂的腋毛刮一次要6千日元(约合480元人民币),两只手臂脱毛一次更高达2万多日元(约合1600多元人民币)。要保证全身“无毛”化,其巨额成本可想而知。


而今天走在东京的大街上,身材修长、牙齿洁白而整齐的少女比比皆是,她们中几乎所有人都实现了“无毛”化。日本女性在进入21世纪之际,悄悄地进行了追求美貌的自我大变革。


日中学院女学生的作文里对中国男性容忍女性露着腋毛表示不理解。也许正因为有了这种容忍,中国女性才对腋毛毫不在意。“女为悦己者容,” 日本女性大变革的动力恐怕就是日本男性毒辣刻薄的目光。


相关文献:药进著《大日本•小日本》企业管理出版社(各地书店销售,一诚网、亚马逊等可网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