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孔雀现象说明什么?


平时,本人者总是感到费解:为什么有些人会雌雄颠倒,错将开屏孔雀说为雌性?笔者曾看一位颇有名气的香港女作家的一篇抒情小品文,谈到她幼时欣羡孔雀开屏美丽迷人,如今,她又见孔雀开屏,她自夸敢与孔雀比试裙衫与翎羽,看看谁个艳丽?其言下之意,意在自诩为人中孔雀,美丽绝伦。在她的心目中,仿佛孔雀开屏是美丽女性象征。实际错矣!会开屏的孔雀是公的,而非母的。

母孔雀羽色淡绿,黯然无光,既没有修长的翎羽,也没有在羽尾缀上眼形“宝石”,其头上更没有令人看了怦然心动的漂亮“桂冠”,母孔雀根本不会开屏。

孔雀开屏表现的是一种阳刚之气,其真正的意图是为了吸引异性。现实中孔雀开屏显示的是一种生命现象,体现的是一种自然的美感,生活的美感。然而艺朮家在舞台表演的孔雀舞显示的却是一种艺术美感,把自然美、生活美的哲理性的深刻意涵演绎出来,抒发出来,给予人们以深刻的启示。

舞台上饰孔雀的演员均为女性,其袅袅娜娜、翩翩多姿的舞蹈,化阳刚之气为阴柔之姿,开屏孔雀被女性化了……

我常想,舞台上的孔雀为何如斯?这是人为的偏见性还是性偏见?是生理现象还是文化现象?个中是否有其历史因素和社会因素?孔雀的这一现象究竟说明了什么?

这是由于人为的艺术渲染奇功所致,导致许多人对其雌雄莫辩。

在佛教传说里,佛祖曾经被孔雀所吞,因怕由肛门屙出沾污自身,便破其背而出,骑返灵山,封其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照理说,这孔雀菩萨是不会开屏的雌性孔雀,然而其造型却是开屏孔雀。

西南少数民族的民间舞蹈《孔雀舞》,表演者是女性,表演时借助于轻盈的舞姿,柔美的手势,明亮的眸光,特别是以翠绿彩絵的长裙来摹拟孔雀修长的翎羽,用摊开的长裙来表现孔雀开屏的美丽形象。试想,如若你对于孔雀的性别本来毫无所知,一看此舞,受了艺术感染,认为开屏孔雀是母的,亦非懵然所致。

艺术的美感源自生活的美感,源自生命的特异现象。

人们误将孔雀视雌为雄,有其社会因素。众所周知,人类的历史是由母系氏族社会逐步进化到父系氏族社会,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在父系氏族社会以及后来的男权中心社会,男女之间微妙的情性关系大多是女为悦己者容。“悦己者容”﹕悦者,爱此姝之男人也,容是化装、打扮,是为了增加对异性的吸引力。在母系氏族社会则适取其反,是男为悦己者容。我们只要观察一下现在残存的南非、南美母系氏族社会的现实情况后便可获知。在这些原始部落里,男性为了博取女性的垂青,必须将自己的面部、身体描绘得五颜六色,头插鸟翎、身披兽皮或者腰围鸟毛、树叶,如此装扮,与孔雀的意图相同,唯情唯性,别无他求。

我作过这样推断,在母系氏族社会的孔雀舞一定是以男性扮演,那时的舞装也许是腰围羽状芭蕉绿叶,舞者孔武有力,舞步沉实,表现出一种勇猛、威武的气质,那时的孔雀舞也许由数人支撑起其所饰芭蕉围裙,精神抖擞而舞……嗯,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孔雀舞,是雄风大振的孔雀舞,是现实主义的表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