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 铁血网

[原创]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拍摄时间:2012年2月18日

拍摄地点:合肥肥西紫蓬山

拍摄天气:晴

拍摄器械:DSC-W570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坐在军用直升机里[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直升飞机?还是军用的?飞得好高啊!

我是来看灰机的,你个大忽悠

2楼壯士

非常漂亮,拍摄角度的选择恰到好处!

搭载着我和李建国二人的“超黄蜂”直升机轰鸣着拔地而起,我感觉整个人的身体猛然间往下一沉,就如同跌入到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里一样不踏实,身体感到强烈震颤的同时,大脑也即刻开始产生眩晕。(有必要说明一下的是:这种感觉绝对不是日常乘坐电梯时的那种感觉所能比较和描述的。)

在我惊魂未定和身体连续摇摆中,垂直升空的直升机已前倾着机头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转弯弧线,斜刺着加速向西扎向了我们航校所在的空域。

登机上天之后我才知道:坐在这空中奔腾的钢铁巨兽腹中,除了新鲜、好奇、刺激和惊喜之外,没有丝毫的快感和舒适可言。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坐在狂风飓浪中徒劳挣扎着的一艘小舢板上,极度地抖动和不停的振颤,让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依靠感和安全感。发动机和螺旋桨那巨大的轰鸣声让身处机舱内的我耳膜间充斥着不断撞击、令人崩溃的巨大噪音!

这时候,我发现眼前的窗口下方出现了一些十分熟悉且小如火柴盒般的建筑物。于是,我大声地叫喊着李建国,让他观看下方出现的航校园区。可他却应顾不暇地对我连连摇头。不仅是他,噪音和那种人处于半空中左右摇摆而不能脚踏实地的晕眩感觉让我们俩的头脑都是昏沉沉的。

后来,我曾数以百计次地乘坐过几乎各类、各型的民航客机,那种乘坐的感觉绝没有此时我在“超黄蜂”上所遭遇的这种极度颠簸的感受。

此刻,对眼前这“超黄蜂”的乘坐感觉,可以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舒适性和趣味性可言,根本没法和乘坐民航客机时的平稳、安静和舒适相提并论。那种痛苦的感受就像是乘坐在一辆超级破烂的拖拉机上高速行驶在一条布满岩石、无比颠簸的道路上一样,让人五脏六腑一直都在不停地翻腾。

直升机在空中转弯越过胜利桥的上空后没多久,我终于忍受不住逐渐增强的眩晕而开始了呕吐。

这时,寻找地方试图呕吐的我也一下子明白了老兵陈子明在登机前塞给我俩每人一个塑料袋的细致用意。

处在痛苦中的我求助般地看看机舱一侧的老兄李建国,希望能得到他的一些鼓励和支持。可我却失望地发现:脸色也已经煞白的他,目前情况一点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这时候,我困惑地在想:美国电影《全金属外壳》和《越战启示录》上,那些美国大兵乘坐在直升机上嚼着口香糖、说着粗话、拿着M1机枪疯狂扫射的潇洒情景,怎么一点也不能和我目前所遭受到的境遇和感受联系到一起呢?

再到后来,这已经不再是坐机观景、鸟瞰大地的曼妙之旅了。我和李建国二人都是瘫坐在机舱下部的金属地板上、紧抓着机舱内部任何可以抓住的凸起物,再没了一点的空中漫游的兴致,痛苦地只求能赶紧结束这快要了我俩亲命的旅程。

可是,前面驾驶舱内这可恶的“超黄蜂”机师,不知道真的是由于训练任务的需要,还是存心在拿我们这二个“傻帽”开涮,这时候,已经看到我俩惨相的他不仅没有很快降落,反而在机场上空不断地演练起俯冲、悬停、爬升、侧飞和加速等空中机动动作。

TMD,亏他还是我们的安徽老乡!依我看,这简直就是:老乡X老乡,二眼泪汪汪!

在我所乘坐的这架“超黄蜂”直升机下方的地面上,一列列班纵队的新兵正在进行着操练。对于这些站在寒风中艰苦操练的五队战友,我由衷地开始羡慕起他们来。唉!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起来上天来过这把飞天瘾的,这不是自己在找罪受吗?这要是再被干部们给发现、弄上个纪律处分,那可就更不值了。

想到这里,我干脆躺在了机舱的地板上,牢牢地抓住手边可以抓握的东西,二眼直视机舱顶部,任由自己整个人在空中旋转、飘忽、晕眩、、、

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下这差点就要了我小命的“超黄蜂”的,也不清楚我和李建国是怎么一路晕眩着来到陈子明他们宿舍前的,就感觉已经落了地的自己依旧还是一个劲地在晕、在旋、在飞和在飘!此刻,我们的胃里已经吐不出任何东西了,也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吐了!

由于肠胃透支严重导致的筋疲力竭,回到训练场上的我当然也没法再坚持训练了。

坐在大机库门前避风处一堆用于实习的航空炸弹上,我像个“好孩子”一般地二眼发呆、面色青紫趴伏在膝盖上。以致于所有经过我身边的干部都无一例外地会上前对我这个“优秀”骨干嘘寒问暖一番。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队部开完会的队干部在我和李建国回到训练场后的十分钟即返回到了这里,真TMD悬呀!)

这就是我第一次乘坐“超黄蜂”直升机(也是唯一的一次)时的惨烈经历!

后来,在我留航校担任区队长的三年时间里,每年都有我所带的学员在毕业时被分配到对面“独立六团”的“海豚”或“超黄蜂”直升机机组。因此,我曾有很多次的机会可以再乘坐该二种型号的直升机,但是,我却没有勇气选择进行第二次的尝试!因为,已经感受过的这种刻骨铭心般痛苦经历,对我而言,有过那么一次就完全足够了!


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本文内容于 2012/2/20 9:56:48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被忽悠了,不过图片拍的不错~!有些角度有问题,导致你们家直升飞机可以在房檐下飞,还可以在走廊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