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权力和资本都不能放任,我们的问题是权力和资本都不受限制和监督;美国的问题是限制了权力但没能有效限制资本,尤其对那些大的资本集团,而考虑到资本是能影响权力的,因此美国其实对权力和资本都没能有效限制,不过美国好在民间和市场力量都很强大,至少在一定范围内起到制衡滥用权力和资本的作用(归功于美国的国家发展历史),结果就是美国的制度可以解决大多数问题,但仍无法避免极端情况下的危机(比如此次金融危机)。



目前没有一个制度能作到对权力和资本的有效监督、限制滥用,结果是放任的权力和资本往往会去践踏法律、人性、道德这三个人类社会底线,因为三者背后是一座座血淋淋的金山。



中国除了缺乏监督权力和资本的制度之外,民间(民众缺乏监督权力和资本的意识和胆量)和市场(垄断歧视并排斥市场)的力量也微不足道,缺乏必要的制衡力量。尤其近几年权力和资本放任达到极点,短短几年就造成如今的危机,因此中国出现极端情况的周期更短,后果更严重。



不受限制的权力和资本的破坏力量历史上从来都是巨大的。缺乏限制权力和资本的制度,缺乏民间监督和制衡,中国要做什么事都会落入恶权力和恶资本挖下的陷阱,都会被这些力量利用,文革和如今的危机莫不如此。理论上政府存在的必要性就是保护人性、法律、道德,好的制度核心是限制权与钱破坏性的那一面。


本文内容于 2012/2/19 11:05:43 被lyjdfq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