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写的

别人都说大学时代是青春最美好的时光,但现在我对“美好”这个形容词没有丝毫的感觉,我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他人认为不现实的东西,我曾经想卸掉这些沉重的包袱好好享受一下我的青春,但现实给了我当头棒喝,命运告诉我“你没有资格享受”。

我以前老是在思考我的生命,为什么人家在享受生活的时候我确要忍受所谓“知识”的折磨,为什么别人触手可得的东西我确要用出卖尊严去得到,为什么我在任何人面前都要装出一脸的和蔼,我的心中充满的愤恨,我痛恨这个世界。

现在我觉得自己可以给这种懦夫理论一记响亮的耳光,我相信现在的付出不是毫无价值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将来的振臂高呼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如果我想在将来站在某些人面前数落其现在的愚蠢行为,就必须忍受这种折磨,真正的士兵是在战火中历练出来的,想要得到他人的欢呼就必须付出代价,现在的我正在为我渴望的权利和金钱支付利息。权利!金钱!这就是命运,很不辛,我将人间最丑陋的东西当做了我的理想,我受不了那种无力感,正是缺乏这两样东西而导致了一次又一次他人的羞辱,正是缺乏这两样东西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用我认为最真诚的话语去争取所谓的“爱情”,虽然到现在为止我的生命就是一曲悲剧谱写的“赞歌”,但我相信这一曲“赞歌”总有一天会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坚信!

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如果有一天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和金钱我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凭借什么手段获得我心中最大的秘密,我一直在努力掩饰我丑陋的内心,可能是因为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泄漏出压抑在我心中的欲望。我可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这会导致他人在于我的交往中筑起一道坚固的屏障,因为我的动机是不纯洁的,除了我的父母外任何人都是可以消耗的战略储备,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我不在乎会给他人带来怎样的伤害,我觉得这不叫无情而是这个世界带给我的一律是人类的丑陋行经。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演员,在没有观众的舞台上卖力的表演着“精彩”的话剧,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有的只是自己那苍白无力的声音,久久的在耳边回荡,但总有一天我会走出这个寂寞的剧院,给外面那些不屑的观众最最猛烈的回击,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那一刻,推开大门的那一刻,为了那一刻我必须忍受折磨,如果我想卸掉这个包袱那么我的一身就只会在自己的“话剧”中度过,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我的生命将会在命运的嘲笑中结束。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要用自己的实力去赢得他人的欢呼和掌声还有在敬佩中参杂着一丝丝畏惧的目光。这才是我想要的,这一切必须要有令他人感到恐惧的实力,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是上帝的宠儿,因为他将我降临到了人类最残酷的战场,为的只是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建立起属于我的帝国的机会,我相信在遥远的未来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在等着我。

真正的士兵是不知道痛苦的,他们的眼中有的永远是对战斗的狂热,在敌人倒下的那一刻,他们才会体会到他们生命的意义,敌人的鲜血将会成为士兵的勋章永远镌刻在他们的每一寸肌肤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