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死鸟不死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前行,一起前行的还有孤独的自己。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依旧忙乱,不同的表情下面掩盖着不太真实的脸庞。爱上一个人或被别人爱上总是一个悲哀事情,所以这个城市里产生不了爱情,浪漫在风中只能自言自语。这个城市下雪了,第二场雪带着雨狂乱却带着一丝的无奈,走在到处都是污水的马路上,心中有了一种伤感。


在2楼的办公室里,空调吹着一首不成音调的歌,报纸横七竖八地躺着,思考着一年以来,版面上所记载着是是非非。点燃的烟冒着火星,从紧锁的眉头挤出一种坦然,然后就是一大片的沉默。在这个不符合年龄生长的时代里,我们都在沉默中寻找一种心灵的没落。


在这个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环境里,终究这里不属于我,格格不入的性格里,以自己为中心的想法中,见证了很多的人来了,又走了,走了,又有人来,说不清哪些人是这个公司真正的员工,天天都有新面孔,天天都会碰到陌生的人和你打招呼。慢慢麻木的眼神中,对所有的新人都有一种距离感。不想再像天真的孩子一样,一见对新人就会开心地对他或她介绍这个或那个。“嗯!”是我这段时间以来说得最多的一个字。说多了,就觉得自己好像孤独得没有了生活的方向和目标。把自己封存在一个人的空间里,也许会安全一点,快乐一点吧。


可是快乐又是什么呢,是满脸的微笑,还是偶尔的窃笑,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想也学不会这种感觉。唯一的就是天天上网,从这个网站到那个网站,找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点燃一支劣质香烟,旁若无人地大口大口的吸着,其实,算算自己真正抽烟时间不过一年的时间,有进有退,可是终究才发现这是我唯一的爱好。我也一直认为抽烟不好,可是不好,也是爱好,所以有事无事,总喜欢找各种各样牌子不同,厂家不同,口味不同的烟,抽着。


当初从学校出来时,所有的优越感都在踏入社会后,土崩瓦解。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在各种各样不同的公司来回走动着,生命在于运动,而我是为了生存在于运动。常常不是拿不到工钱,就是公司快要倒闭。那段日子我很喜欢看着天空中的飞鸟,自由自在,没有地域和空间的限制。还有那令人羡慕的洒脱。我想我永远也学不会,因为我常常要思考自己的生存问题。一年到头,我的口袋有百分之九十几的时间里是空着。我常常茫然,也常常陷入痛苦的挣扎中,眼神中常常因过度思考而布满血丝。这种生活过程,看了安妮宝贝的书之后,才明白,“因为相信沉默才能坚强。”


我写不了忧伤的段子,唱不好简单的歌,跳不清舞步,所以我没有朋友,只能常常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没有目标,没有落脚点。只把步伐一次次丈量过的城市,留下一点脆弱的脚印。抵不住所有风雨的袭击。


所有的事情掌握不了,也无法掌握,所以痛苦还在继续。没有力量的血液还在流动。在一个没有什么生命力的地方,寻找一种勇气,可是希望呢,没有。


日光灯是这个城市里用得最多最便宜的东西,那失去生命的颜色在当中总带着一种病映映的神情。我的生活却总是在它的目光下荡漾。


生命是无助的,生命的苍凉和绚丽,是自己的选择。 所以我还在前行,顺着时间一步步前移。也许有一天会找到一个十字路口,也许有一天不抽烟了,也许有一天我的血也会开始热了,也许是多远,有多久了,不要问我,我不清楚也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在城市中为了生存的小孩。


我总是抱着许多爱情的幻想,找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人,但是想想,爱情离我是那么的遥远,以致我还是坚信单身的自由和快乐!因为在这个城市里,爱情跟我没关系,我的爱情穿越不了这个城市的天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