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发迹前曾辞职13次 发迹后兼职50余个

人生简述:他是国民党当政时期的党、政、军主要领导人。1927年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导致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1936年“西安事变”后,被迫接受抗日主张,实行第二次国共合作;在1937年―1945年期间,成为中国最高抗战统帅,领导200多万国民革命军坚持8年抗战。抗日战争胜利后,与中共代表团在重庆进行和平谈判,1946年撕毁《停战协定》、《政协决议》,命令进攻共统区。1949年1月21日宣布“引退”,同年败退台湾。


经典语录:“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 ”“攘外必先安内。 ”这两句成了他被人唾骂的语录。


据考证,蒋介石自1918年7月辞去陈炯明的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至1924年2月辞去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短短的5年多,他先后辞而复职、职而又辞竟达13次之多。执掌国民党党政军最高权力之后,蒋介石再创一项历史纪录,其兼任职务之多,堪称举世无双。


[发迹前辞职多]


没实权、受排挤,立马辞职不干


蒋介石这个人很有趣,他有令人吃惊的“两多”:一是发迹前的辞职多,二是发迹后的兼职多。此“两多”,皆为当时之冠。


蒋介石早期追随孙中山时,得到的多为参谋长、参军一类不掌握实际权力的职务。在孙中山的安排下,蒋介石先后担任过居正的参谋长,孙中山总统府参军,陈炯明的作战科主任,许崇智的参谋长,孙中山大元帅行营参谋长等职。


1918年3月,蒋介石任陈炯明的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1918年7月,蒋介石觉得前途不大,就向陈炯明提出辞职,陈炯明竭力挽留,向蒋介石表示“粤军可百败而不可无兄一人”。陈炯明没看错人,最后他果真败于他甚为看重的蒋介石之手。


1918年秋,蒋介石任粤军第二支队司令驻闽。因受粤军将领排挤,他常离职滞居上海,曾与张静江、陈果夫、戴季陶等合伙做交易所投机生意。


1922年4月,陈炯明准备叛变,向孙中山辞粤军总司令和广东省长之职。孙中山照准。与陈炯明私交甚好的蒋介石不知陈意,还去找孙中山为陈炯明说情。当然这个情无法说成,蒋介石一气之下便也辞职。在回沪船上还“义薄云天”地给陈炯明写信:“中正与吾公共同患难。”


可陈炯明与孙中山公开叫板后,蒋介石立即与陈划清界限不共戴天,坚定地站到孙中山一边。孙中山避难于永丰舰,蒋去广州登舰侍护四十余日,取得孙的信任和器重。蒋介石专门写了《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一书,孙中山在此书的序言中写道:“介石赴难来粤入舰,日侍余侧,而筹策多中,乐与余及海军将士共生死。”


脾气暴、心气高,不等批准就辞职


令孙中山头痛不已的是,蒋介石脾气暴躁,心高气傲,动辄辞职不干,常常是未获批准就拂袖而去,谁去电报也召他不回。诸如:


1922年10月,孙中山任蒋为东路讨贼军第二军参谋长,即许崇智的参谋长。但不到两个月,蒋介石便以“军事无进展”为由离职归家,孙中山派廖仲恺持其手谕都未能挽留住去意甚坚的他。


1923年6月,孙中山命蒋为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蒋到任不满一月,又以不受“倾轧之祸”为由,辞职返回溪口老家,静观事态发展。


1924年1月24日,孙中山委派蒋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刚一个月,蒋就以“经费无着落”为由辞去了筹备委员长之职。其实际原因是,他想到孙中山只是委任他为军校筹备委员长,并没有明确宣布他即为军校校长,同时参与筹建的人中,有好几位功高资深的,叫谁当校长还很难说。他一气之下,于1924年2月21日留书请辞,连照面都不打便“拂然而行”。


孙中山看了中央执行委员会转来蒋介石的辞呈,便提笔在蒋的辞呈上批了这样的几句话:“该委员长务须任劳任怨,勉为其难,从穷苦中去奋斗,百折不回,以贯彻革命党牺牲之主张。所请辞职,碍难照准。”


据考证,自1918年7月辞去陈炯明的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至1924年2月辞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短短的五年多,蒋介石先后辞而复职、职而又辞竟达十三次之多。


想兼交通局局长,被张治中半路拦下


过了些日子,蒋介石准备改组行政院,为行政院长人选而踌躇不决。于是蒋介石请来张治中和其他军政要员陈诚、熊式辉等征求大家的意见。众人知道事关重大,都不敢轻言。沉默良久,蒋介石顺水推舟地说:“如果没有人做,只好我来兼了。”张治中见蒋介石又要兼任,只好发言说:“现在做行政院长的一打半打都能找出来,不知您以什么标准来衡量说是没有人能做?”蒋介石听了,笑道:“有那么多的人能担任行政院长吗?”最后仍兼任了行政院长,还委任他的连襟孔祥熙任行政院副院长,负责实际工作。


滇缅公路打通以后,需要在国民政府军委会下设置一个运输管制局来管理,在组设机构的签呈上请示局长人选时,蒋介石又批了“自兼”二字。张治中认为,最高统帅兼交通运输管制局局长太不成体统,建议让参谋总长何应钦兼任。蒋介石勉强同意了,但何应钦怕因此得罪了蒋介石,不敢就任。张治中亲自前往见何直言道:“您如果不愿兼,委员长就要自兼,这样不成体统。请您勉为其难,为领袖分劳分忧。”何应钦无言以对,这才同意兼任。幸亏有张治中这么个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否则,真不知蒋介石的兼职还得增加多少。


抗战开始后蒋介石总共兼职多少,恐怕连他本人也说不清,因为实在太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