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1984年春天,北京市的文物工作者程金龙来位于延庆县的东门营村,进行文物调查。村里老人无意说的一句话引起了程金龙的注意:“北山里有个鬼衙门,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于是程金龙跟着这个老人进山了,过了山口,程金龙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在前方海拔800多米高的悬崖峭壁上,井然有序的排列着众多的洞窟。

进入洞窟内,程金龙发现,洞窟内还有炉灶、火炕 ,烟道,甚至还有马槽。它不同于那些佛教石窟,准确的说应该叫崖居,也就是建在悬崖上的居所。东门营村村民也不知道是谁开凿的古崖居,只是把这些崖居称作古崖居。更令人惊讶的是,里面也找不到可以判定建造者的遗物。

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程金龙发现的古崖居,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崖居遗址。然而一个巨大的疑问却摆在了考古工作者面前:究竟是谁建造了古崖居?20多年来,专家学者们的看法不一,始终没有得出最终的结论。不过研究并非毫无结果,在中国教育电视台3套播出的《发现•中国》系列纪录片《峡谷迷宫》中,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颇有见地的观点。


观点一:唐军的粮食仓库

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崖居的得名是因为人们推测出石窟的主要用途是用来居住,但对于这样的推测结果有人持不同看法。一些学者经过仔细考察发现,百余座石窟中,有相当一部分没有供人居住的设施,有人群生活痕迹的洞窟也不占太高比例。或许,这些洞窟还有其他用途。它们可能是用来储藏物品的。也就是说,古崖居可能是一座仓库。

1400年前的唐朝政府在北京周边驻扎了大约十万军队,古崖居所在地延庆县是当时驻军的重镇之一。唐朝政府曾经为这些驻军从漕运和海运输送过大批粮食等军用物资。但是,在北京城里却没有建造大规模的仓库。延庆县城,也没有大规模的仓库。那么,驻守北京和延庆的十万军队的粮食都存放到哪里了?答案也许就在古崖居及其周围的石窟中。


观点二:山戎人的杰作

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在古崖居考古发现公诸于众两年后,1986年,两个农民向北京市延庆县文物管理所上交了一件青铜器。随即,一只考古队被迅速派到现场。一个月后,震惊中国考古界的山戎墓葬群在这里出土,距离古崖居所在的海陀山仅几公里远。

戎族是中国2500年前居于中国大陆西北地区的游牧民族,又称西戎。那一时期戎人相当活跃,戎族各分支遍布当时各诸侯国之间,北京附近有山戎。入居中原的戎人,经春秋战国时期漫长的民族交往,逐渐与华夏融合。

从山戎墓地出土的数万件器具判断,当时的青铜冶炼技术已经很成熟。那么,山戎族能否用青铜器开凿古崖居呢?古崖居洞壁上明显的凿痕是钎子留下的,而大量的损耗肯定会遗留一些残损的工具。可是,在古崖居范围内至今没有出土过一件青铜钎。

不过开凿岩石有多种方法,不依靠金属工具也能够开山劈石。在新石器时代,中国古人就已经采用一种方法开凿岩石。它们采用火烧岩石的方法,等到岩石烧红,在岩石表面泼冷水,利用岩石表面热胀冷缩,使岩石崩裂。山戎族在这一带生活了300多年,人口众多,因而古崖居可能是长年累月,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完善起来的。


观点三:奚族避难之所

京郊峡谷惊现神秘古崖居,它到底是何人所建?

唐末五代时期,一个叫奚的东北少数民族就曾经从内蒙古饶水地区迁移到当时的妫州,妫州就是今天的古崖居一带。一些学者因此推断,古崖居极有可能是他们建造的。

在古代官方编写的《五代史》和《辽史》中,确实能够找到了奚族南迁的记载。奚族曾经是为北方大族,但几百年后,另一支北方游牧民族契丹崛起,奚族面临被征服,不得不南迁到妫州。但史书记载仅限于此,妫州有山区有平原,奚族来此,何必放着一马平川不住,非要凿洞为居呢?

当时妫州以南是另一个政权势力范围——刘守光政权。在北有契丹追兵,南有刘守光的险恶环境下,奚族似乎只有躲在夹缝中,在深山僻谷的峭壁上建造自己易守难攻的栖身之所。在另一部官方史书《新五代史》中找到更多的佐证,书中说奚族首领经常到北山——也就是古崖居所在的大海陀山采集麝香、人参贿赂刘守光,以图自保。

据史书记载,奚族在妫州只坚持了30多年,就被契丹族军队彻底消灭了。此外,在长期的考察中还发现,现存古崖居中看不出多少长期生活的痕迹,似乎还没有全部完工。种种迹象表明,古崖居的建造者很可能就是在历史昙花一现的奚族。遗憾的是,这种观点看似无懈可击,却大多建立在推理上,缺少确凿的考古学证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