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洧①種羙訆悱炷蓅

---鱼大头树敌论


如果一定要我树个大敌,我最想树的大敌是美军---够非主流吧?人家美军没逗过我,没惹过我哦,而且人家现在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哦,倒是大把的国内上下人物曾经狠狠地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但是我过去没有,将来也不想树Y们为大敌


一,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这是个革命的首要问题,这也是革命的根本问题。


A,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这是个革命的首要问题,这也是革命的根本问题。


也许革命二字不入许多人物法眼,那么“革命”二字改为人生也有同样境界: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这是个人生的首要问题,这也是人生的根本问题。


可见树敌与交友可不是可以随便反复无常乱来的儿戏。

树谁为敌与交谁为友,与自己的未来利益密切相关。

树谁为大敌与交谁为挚友,则与自己的未来的核心利益密切相关。


树敌树错与交友交错,不死也得脱几层皮。


B,本大鱼从小就是个处世中的非主流

本大鱼从小就是个处世中的非主流,行事往往大出大众意外,不管走到哪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是一个人见人恨,人见人头大的非主流,人恨是因为我有能力搞得某地一派礼崩乐坏鸡飞狗跳中,人头大则是因为除去我非常不容易。


我一生中处世有个巨大的缺点:表面上一贯随随便便与喜欢口出狂言。

而我最谨慎的处世方式之一,另外也是最大的优点之一,则是从来不随便树敌,更别提树大敌,哪怕别人已经树我为敌,甚至是死敌了,我也一般不树对方为敌,除非Y死追着我要我命了,我才把Y当成为临时的敌人。

正因为我有这样的树敌观,找我麻烦的反贼们虽然特多,甚至包括许多特别有权势的,但是不除我不快的反贼们却极少。


因为大多数曾经树过我为敌为大敌的反贼们,后来见我并不投桃报李地树他们敌为大敌,一定要整死我的心后来基本不再存有了(这个人虽然够讨厌,但是并不见主动以我们为敌的证据,以后发达了按照常理也不会来主动灭我(被动则是另外的话,谁被狠打了嘴而不想报复的,基本上Y是个没有得失荣辱感的白痴),而且灭Y代价特大,我们不用非灭了Y不可),这也是我能够许多次大难不死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一定要整死我而后快者极少,能够让我倒霉一下,已经能够让大多数曾经树过我为敌为大敌的反贼们得到满足。


只有极少数连自己的核心利益在哪里都搞不清楚的猪头们,才穷追不舍地必欲灭我而后快。

而我可不能满足这样猪头们的愿望,因为我的命只有一条一次,而且我的一般利益核心利益都远与与这些猪头们能够争斗而得无关,可不能随便与他们拼命,或者是被他们整死,太不值,于是我遇到不可理喻的猪头们时,才不想战而战,不想树敌而树临时敌。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不随便树敌的树敌观呢?胆小如鼠呼?

认识我稍深的人都只会认为我与胆大包天才有关。


C,我不随便树敌,仅仅是因为如果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不需要去随便树敌而已。

因为树任何一人一集体为敌,意味着自己与Y或者Y们正在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都在争夺同样的而又不可多得的生存与发展的资源,由于不可共得,所以才需要使用不可调和的争斗方式对砍决出个公母,然后公的得到这些资源得到生存与发展。


如果您Y与其他人没有利益上共同的冲突点与域,那么还要去树其他人为敌,是不是您Y吃撑了肚子胀得慌?


D,有一种美叫非主流

这就是我从来不随便树敌的原因,因为我这非主流的核心利益大异于大众(许多往死里整过我的,我一般是防御为主,不得不斗时才当敌人斗一下),因为与我这非主流争夺核心利益(比如我没有进入过军队要害部门,自然不存在因为上级的军事政策有损及战胜战平美军的事项,而与上级有关方面有闹个摩擦的需要)的人与集体一直没有出现过---因为树大敌为美军(并且最后至少与Y战平)的人,在全中国而言,只能算是最疯狂的战争狂人一流,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中的非主流。。。。。。。,而这样的人群,他们与全中国的极大多数人而言,利益上的共同域少太多,在对强敌的军事上达到登峰造极的发挥才是他们最高的人生目标。


我还有其他许多人生终极目标,包括争夺美女,我这非主流也与大众不同,基本只追已经喜欢自己,而自己也喜欢的,不去狂追那些自己单方面喜欢的(追几次都失败后一般就不追了,这与我在军事上不畏任何敌人,某些学术上不畏任何困难相去甚远,因为我不是个色情狂,而是个军事狂,某些学术的狂,荷尔蒙只比一般人程度略偏高而已。


我的最高人生官位目标不包括上下大众最想成为的,比如成为ZSJ或者GJZX。

白给做或者是小代价能做到这级,我倒也却之不恭(这样的官位是自己再不喜欢都有巨大的诱惑力的官位,往小说能得到无上的光宗耀祖,往大说名堂更多),但是如果需要耗尽自己一切,牺牲自己一切去做到这级,8了,没兴趣。

一个人官做到这级,无限拉风背后是无穷的烦恼,这些烦恼包括去协调无数个内外派别的利益,还比如今天要紧急地放弃个人的一切活动与爱好,去处理某件内部大事,明天要紧急地放弃个人的一切活动与爱好,去处理某件外部大事,处理得好是应该的,处理不好不知道背后有几亿人在指自己的脊梁骨。

用我自己的话说:“一点都不好玩”,只有政治狂才喜欢去处理这样的无穷的麻烦。


成为一个战斗机总设计师,成为一头名声大躁的油画家,或者是成为军事科学院的一头领导某军事科技的叫兽,或者是成为军事禽抱局一名有成就的禽抱人员,或者是成为一头带领大军横行沙场的将军,这些品级不一定高的官位,更合适做为我的最高人生官位目标(这些官位有个共同点,都是玩实用学术的,只有做将军时才不仅需要非常精于军事学术,而且非常需要去玩许多权术去对付上下级),这些我这一生基本无缘了,根据我的实际社会存在,我以后如果发达,多半会发在我不太喜欢的社会领域。


E,破铁叉人见人恨,人见人头大的非主流---鱼大头日报

说下我在破铁叉的树敌与交友状况。

我到破叉已经四年多,或公或母的朋友虽然交得不少(为了避免他们成为鱼头党,这里不提他们名字),但是敌人一个没树,倒是许多混破叉的贼树过我为敌。

这破铁叉里要灭我的可海了去了(说有100个只有说少的事情),有的出于维护破坛AQ的公心,有的出于不喜欢我的私心,还有的出于其他不敢公开的险恶用心(这些人更多),他们全部把我当敌甚至大敌了,甚至有过这些方面的行动与言论,但是我可没有同样的爱好把他们也当敌人,因此也从来不记谁为难过我(既然不树为敌了(我后台特强大,有头脑的破叉反贼们基本不会考虑没有特大借口,特大油水就来灭我),不报复了,记了撑多)。


因为我与他们没有争夺的共同域,控制破叉?先不说控制失败的后果,控制成功了这破坛对我没大用,找我麻烦的贼人们可不是我控制了这破坛就能玩倒的,于是控制破叉与我无关,谁吃多谁控制去。于是出于维护破坛AQ的公心而树我为敌的,我理解他们的公心,同时清楚他们的能量最大都仅限在删我ID,毁我小名声方面,这还得冒以后我发大时报复到他们人参或者前途的危险(如果我是个疵隙必报者),他们的能力离整得我身败名裂差100万公里,于是不树他们为敌。


有的出于不喜欢我的私心而树我为敌的,更不用理,他们的能量离删我ID,毁我小名声方面都差个100万公里,于是不树他们为敌。


出于其他不敢公开的险恶用心(这些人更多)而树我为敌的,也不用理,我什么不会会写破帖赢名,他们想在我能发挥强项的地方玩死我,只能怪自己瞎了狗眼,树他们为敌吃多。


F,相当无语而又不得不语

甚至对于正在大整特整我的某地猪头们,我也懒得把他们当大敌,而是当做一定时间内甩不脱的临时敌人。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去疯狂地对抗某地的猪头们,那么只在于我不想混这地方(这里没有我想得到的一切),他们则想要我的所有前途同化在这里(仅仅为了他们极其部分后台的面子不丢,这个我也满足不了,一同化了我的一切,立刻成为某地猪头们内部事务,我立刻失去一切外部的合法支持),甚至生命(我都未必想要他们的命,灭干净他们离实现我的理想相去甚远---我可不是个啥人狂),而我不想给。


因为我与他们没有什么值得争夺的一般利益,更别提核心利益。

争夺当地美女?我呸,赔送大笔嫁妆(比如高官厚禄)给我都不要的货,还争夺?

争夺当地政权?我呸,我有自知之明,别说没有兴趣争夺,有兴趣都不敢争夺啊,这里上下人物全部是与我没有共同追求的人,我在这里即使做到一把手都难过日子,还别提能够去作威作福,调戏良家妇女了。

争夺当地资源?我呸,我可即使有兴趣也没有财力去开发。别人有能力而开发了得大利,应该是根本就没有我的鸟事(现在别人有能力而开发了得大利有我的鸟事,毕竟外人力量在当地越强大,当地人的影响力就越小,被逼得去关心别人能创大收自己没有小收的事情,我呸啊,算什么事情)!


一句话,这个失败了损失我一切,成功了我屁都得不到的地方极其地方猪头们,我有理由耗竭自己全力,把Y当大敌?


Y这某地的猪头们,只够格做我一定时间内甩不脱,而又不得不对付的临时敌人。



二,鱼大头树敌论

树敌必须有利可图为先

树个敌,要有大利可图,树个大敌,要有暴利可图,

同时树个敌,自己得利的比重越大越值得树,自己失利的比重越大,越不合适树对方为敌。


把树个敌换成“交个友”可以反证这样的树敌观的正确性:

交个友,要有大利可图,树个挚友,要有暴利可图,

同时交个友,自己得利的比重越大越值得交,自己失利的比重越大,越不合适交对方为友。

(以上交友观甚恶俗,仅仅为了反证树敌观而编写)


否则树个鸟的敌啊,万一失败可能丢命,而胜利了则无利可图(甚至捞不回成本),树敌要冒不同程度的危险,树个大敌强敌得冒巨大的危险,包括生命危险,没有大利,暴利可图,树个鸟敌啊?


我这个非主流,最想树的大敌是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军队都避之不及的美军(当然这个理想如果不进入军队去发挥直接不用去想),虽然我喜欢美国的许多破烂,包括美军的许多破烂,但是喜欢不代表一定要与其为友,因为我最爱的人是汉女而非“美“女,而这个爱,在任何条件下,都逼得偶爱中国为先(哪怕中国有许多我不爱甚至讨厌的事物),否则就有一天可能要与自己的最爱说88。

还得谈到我树美军的大敌的利了。

1, 自己的生命从此有个自己对应自己爱好的奋斗的最高目标

2, 社会(争夺型)科学内,我独好军事一门(虽然也比较通政治,是被逼通的,没有这爱好,有这爱好今天是一方大猿了),我树美军为大敌,是谓学用一体。

3, 在某军事组织内,发挥自己能力,与上下级,同僚戮力同心地战胜(甚至只是战平)美军,都能够非常充分地满足本人的虚荣心,如果战败都不丢人,只能怪中国军事基础差了人家许多,甚至要丢命了都觉得光荣,一个真正的战士,最光荣的名誉之一是战死在沙场。

如果这对手是印度,打赢都没脸见人,打败了可以去剖自己肚子了。

4, 我还特别喜欢中国式内外功夫,树美军为大敌,则这些内外功夫与我所知的现代军事学可以合成新的边缘军事科技,这是我最长的军事领域,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因为我也是个学术狂,喜欢钻研新学问。

5, 我树美军为大敌的利,在于可以发挥自己的爱好加特长,失败了有脱责借口,成功了名利狂收,在喜欢自己的美女前大出风头。。。。。。

6, 不拘地点与领域地做个大官发大财出大名是大众的梦,不是我的,我的梦是找到一个能够发挥自己的爱好加特长的地方,然后才是在这样的地方做个大官发大财出大名,找对地方对于我第一重要,然后才是能做官发财出名,找对地方了,甚至最后什么名份没有,偶也不认为自己的人生失败了。


PS:无敌了才能无敌?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这也是个关系中国生存与发展的首要问题与根本问题。

这是个涉及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是什么的问题。

清楚了什么是涉及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之后,才能去有针对性地去树敌树大敌,交友交挚友。


在现在及以后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中国都很难再现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长期的全世界一家独大的局面,而敌人与潜在敌人的强大,则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严重情况,因此在现在及以后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不管是什么性质的当局(包括卖国当局)当政,尽量少地树敌,尽量多地交友,将自然不自然地成为它们的共同点之一(没有卖国的当局,如果做得对不要怕被评为软弱无能甚至卖国,人民与历史才是最后的评论家)。

尽量少地树敌,尽量多地交友,成为今后维护中国生存的要件之一,也是未来中国国际政治与外交的一大重要使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瞧瞧你丫的外星流。。。

 以下是引用WATERTIGER 在第22楼的发言:
艺术之精华在于悱炷蓅,悱得越彻底,一个人的艺术境界就越高


科学技术也同样。


中国太缺悱炷蓅文化了。



借点金子给我哈

25楼z1066

童话无忌


[铁血社区][原创]软实力不足作战功臣无术生存

http://bbs.tiexue.net/post_5727020_1.html

 以下是引用逝去魡童话 在第2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ATERTIGER 在第22楼的发言:
艺术之精华在于悱炷蓅,悱得越彻底,一个人的艺术境界就越高


科学技术也同样。


中国太缺悱炷蓅文化了。



借点金子给我哈

这个问题回答正确我的全部金子给你


如何随时能够掌握一架2300年代战略轰炸机上每个零件的精确座标?


这架2300年代战略轰炸机有如下特征:

大小能够在1-10倍之间变化,

能够在10种形状之间进行非匀态的随机的形状变化,

运动过程是一种非常随机(也可以人为控制)的复合运动状态,匀加速运动忽然就变为非匀加速运动,直线运动中伴有旋转,旋转中伴有上下左右的颤动,此外还有章动,悸动。。。。。。。。。

能够悬停,能够进出时空隧道,速度上下限0----10倍光速,



本文内容于 2012/2/28 20:13:00 被WATERTIGER编辑

艺术之精华在于悱炷蓅,悱得越彻底,一个人的艺术境界就越高


科学技术也同样。


中国太缺悱炷蓅文化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