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孙文与黑龙会:把黑龙江划为日本的势力范围

日本人的身影岛国,近邻,暴发户,这三重元素组合到一起,经过一些狂热分子的渲染、放大,演奏出来的绝不是什么阳春白雪,而是足以吞噬一切的嘈杂之音。

日本,这方让人恨不得将其撕裂成千万片的土地,一百多年前,与革命党人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隐若现,在历史和各种原因的影响下,今天,我们仍很难窥探到这段往事的原貌。

中山先生长年流亡海外,其中又以在日本的时间居多,这里的华侨不是太多,最终竟能成为孙中山等人实践革命目标的堡垒,离不开广大留学生的热情支持,同时,还有一些好心或者不怀好心的日本人的有力帮助。

日本人,追随孙中山革命的日本人和在南京城中屠杀30万中国人的日本刽子手,都来自大和民族,这就是历史。

只不过,日本人中真正支持孙中山革命事业的相当有限。

有个叫宫崎滔天的,算是孙中山最忠实的日本粉丝。

宫崎家族祖上也许辉煌过,可传到宫崎滔天这里,一切都化作回忆,留给宫崎滔天的只有一天康庄大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当一个出色的“大陆浪人”,到处混吃混喝还是没有问题的。

滔天这孩子,不安分,受西方“天赋人权”那些理论荼毒比较深,自觉肩负起维护人类基本权利的重任,该怎么实现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目标呢?滔天和二哥弥藏商量了一下,认为路应该这样走:“目前的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战场。强者逞暴,日甚一日,弱者的权利与自由,一天天地丧失殆尽。假使有人重人权、尊自由,就必须速谋恢复之策。现在如不设法防止,则黄种人将永远遭受白种人的压迫。而这个命运的转折点,实系于中国的兴亡盛衰。……决意亲自深入中国,遍访英雄,游说他们共图大事。如果找到治世豪杰,愿效犬马之劳,否则,将挺身自任。……思深入中国内地,一心以中国人为念,思想当谋及百世,收揽英雄,以奠秉天意、树正道的基础。倘若中国得以复兴,申大义于天下,则印度可兴,暹罗、安南可以奋起,菲律宾、埃及也可以得救。广泛地恢复人权,在地球上建立一个新纪元。”

不帮助中国人民从满清政府的奴役下解脱出来,星球上的人权无望。这是宫崎滔天最具国际主义精神也最真切的念头。

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找到中国革命的领军人物孙中山,与他合作。

巧了,好消息传来,孙中山已抵达横滨,宫崎滔天来不及预约,激动无比地跑到中山先生的住所,强烈要求见上一面。

然而,失望通常与希望成正比,第一面非常让人失望,中山先生那并不魁梧的身材和刚刚入门的日语水平与宫崎滔天此前的期望值差了好几个数量级,他不得不怀疑“此人果真能身负中国400州郡而立地者乎,能君临4亿苍生而执号令之旗者乎,可堪辅佐以终遂我平生之志?”

孙中山与宫崎滔天的第一次交谈,几乎是写出来的。

如果宫崎滔天是韩国人或西洋人,那绝对没法聊,母语是日语则就不同了,把想说的话写出来呗,日本人好歹还是能看懂不少汉字的。

笔谈过后,宫崎滔天算是服了,“乍一看去,其外貌气质像是涉世不深的后生小伙,又如天真无华的村野姑娘。然而其思想何其深邃,其见识何其拔群,其抱负何其远大,其情感又何其真切。”

滔天明白没有找错人,自愿为孙中山打广告、作宣传,忙不迭地促成中山先生与未来的日本首相犬养毅等日本政界要人的会面,还把《伦敦蒙难记》翻译成日文,孙文这个名号在日本变得响亮起来。

孙中山与黄兴的会晤,也正是宫崎跑前跑后,为两人牵针引线,这次会面,本来只是当配角的宫崎滔天与黄兴大有惺惺相惜之感,又多了一个挚友,在同盟会的成立大会上,宫崎没有意外地被吸收为外籍会员。

宫崎滔天的革命热情让人吃惊,在日本国内筹款支持革命党,跑到新加坡劝说铁公鸡康有为出钱资助孙中山,辛苦奔波了几年,财政有出无进,自己的日子倒过不下去了,只好向家人致以诚挚的歉意:“我能挣到革命的经费,而无法挣到养家的费用,万分的抱歉,请你们自食其力吧。”

1916年黄兴病逝,宫崎滔天特地跑到长沙参加葬礼,脸上挂满了泪花。此情此景,两个20出头还在读师范的年轻学子感动异常,修书一封:

白浪滔天先生阁下:

久钦高谊,觌面无缘,远道闻风,令人兴起。先生之于黄公,生以精神助之,死以涕泪吊之,今将葬矣,波涛万里,又复临穴送棺。高谊贯于日月,精诚动乎鬼神,此天下所希闻,古今所未有也。植蕃、泽东,湘之学生,尝读诗书,颇立志气。今者愿一望见丰采,聆取宏教,惟先生实赐容接,幸甚,幸甚!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萧植蕃 毛泽东上和中山先生有着深厚友谊的日本人,除了宫崎滔天,还有在惠州起义中献出生命的山田良政、与孙中山同住一片屋檐下一年多的平山周、促成孙中山与宋庆龄喜结连理并与中山先生拜把子的梅屋庄吉……无论是平山周、山田良政等人掩护梁启超逃离慈禧太后的魔爪,还是秘密前往中国探访清政府的反对势力,这些都不能说明日本人对中国革命有着多少同情心。

后来,日本人每一次与革命党的亲密接触,背后都能看到一个帮会的身影——大名鼎鼎的黑龙会。

黑龙会1901年2月3日在东京成立,宗旨十分明确:“回顾东亚的大局和帝国的天职,为实行兴隆东亚的经纶,挫折西力东渐之势,目前的急务是先与俄国开战,在东亚将其击退,把满洲、蒙古、西伯利亚连成一片,建设经营大陆的基础。”

日本人“理所当然”地把黑龙江看成自己的潜在势力范围,名字也起得这么霸道。

内田良平颁布了黑龙会的行动纲领:

1.发扬开国的宏谋,阐明东方文化的宏大深理,推进东西方文明的亲近交流,使日本成为亚洲民族兴隆的领导者;2.用法治主义的形式,一扫那些束缚人民自由、缺乏时事常识、阻碍公私办事效率提高、淹没宪政的本来主旨等的百端宿弊,以此发挥天皇主义的美妙真谛;3.改革现行制度、振兴外交、积极向海外发展,并革新内政,增加国民的福利,确立社会政策,解决劳动问题,以巩固皇国的基础;4.实现军人勅语,振作尚武风气,实现全民皆兵,以充实国防机关;5.仿效欧美进行现代教育的根本改革,建立以国体为渊源的国民教育的基础学,使大和民族的公德良知向上发展。

狂热的民族情感、法西斯式的作风、一张极具诱惑力的大饼,在岛内形成无与伦比的政治优势,内阁成员、军部大员、士兵、大陆浪人像找到了久违的组织,纷纷投入黑龙会的怀抱。

在对华关系上,黑龙会有两种选择:站到清政府一边或者是暗中支持革命党对抗清廷。

把赌注压向清廷还是孙中山?内田良平选择了后者,因为,维持满清王朝的腐朽统治,从中渔利固然不难,可20世纪初的中国已经是列强鱼肉的对象,西洋人不允许日本人捞取太多的利益,可凭借地理和感情优势与革命党建立牢靠的关系就不同了,风险投资到了回收期后,所得的效益通常会超乎人们的想象。

革命党人和他们的组织“同盟会”也把黑龙会看成一盏明灯,有几位同盟会成员打心眼儿里就不认为满人发迹的地盘太有战略价值,只要能赶跑清廷,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黑龙会简直就是同盟会的首席赞助商和坚定盟友。

为了当好赞助商这个角色,内田良平常出租自己的地盘,供同盟会举行成立大会,黑龙会成员、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奠基人北一辉后来也加入中国同盟会。

武昌起义后,日本人其实这也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清朝行将就木了,日本怎么办?

起义发生的第三天,日本陆相石本新六便向内阁征询意见。他在10月13日向内阁会议提交书面文件,提出,“清国有事之际,我国应否安于现状,应否占领其土地?”

由于看不清战争的走向,日本人也很困惑:如何利用中国内乱,行动还是观望?日本出现了两派意见,军部和内阁有着根本分歧。

就在石本新六征求意见的同时,陆军省军务局的局长田中义一明确提出了一份名为《关于对清国用兵》的文件。文件称,清朝内乱给列强带来干涉其内政的良机,日本必须在列强之间处于主宰地位。

陆军次官冈市之助也提出,日本应抢先占领白河口、长江口,海军部署于要地,以便先发制人。

看出来了,日本陆军的野心大着呢。

可是参谋本部不同意陆军的意见,在他们看来,中国动乱局面加深和长期持续动荡之后,再趁机侵略,可以捞取到更多的便宜;更为歹毒的是,为了让中国长久地陷入动荡,可以向革命军出售军火。

海军方面与参谋本部的立场一致,10月17日,日本海相斋藤实电令在汉口的第三舰队司令官,舰艇在清国官方与叛乱方之间应该严守中立。

不难看出,在辛亥革命刚刚爆发的时候,日本采取了观望态度,并寻找更好的获利机会,而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左右逢源,同时向革命军与清廷出售军火。

1911年10月24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关于对清政策》。其中强调,日本应该努力努力再努力,确保比欧美各国在这片土地上更有优势,短期内维持满洲被日本占领的现状,为日后从根本上解决满洲问题打下基础。

10月28日,日本驻华公将这一理论升级,认为日本应该趁局势尚未明朗之际,在华中、华南建立独立国家,同时在名义上帮助清政府维持统治,最终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

日本财阀并没有理会这些,赚钱才是硬道理,他们向日本政府游说,鉴于临时政府财政困难,日本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加强双方合作,从而最终控制这个新政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