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被可爱的战友忽悠了!

就当唠嗑说点生活中的闲事吧。我这个人呢,一向大大咧咧粗心大意,忽悠朋友的时候才会细心一点。当然咯~我忽悠别人长了,也要被别人忽悠,这不总结了现实几个事和大家说笑一下。


一次吧,一战友黄沿江外地来筑,请老战友们吃饭。那天我确实公司忙,就去晚了。男同胞嘛,大家知道,去晚了就要起哄罚酒。弟兄们问我喝什么,我一看桌子上就两种颜色,黄的白的,心想也就黄的啤酒吧先三杯打底无所谓了。毛毛雨咯~!(这些家伙,其实菜都没上呢,就先喝上了。当然我很感动,因为没上菜就是对我的敬意。我们弟兄几个都想着我小鬼,不会让来晚的鬼鬼吃冷菜剩汤的。)别的不说就冲等我才上菜这事,这“罚酒”怎么我都乐意接受。真的感情好像就真的全在这三杯酒里了。


我说:黄的吧。小四(小四川)奸笑着从身侧拎出一大瓶可乐装的黄色液体。一看就知道是药酒。条件发射的我低头抠了一下眉毛,喝吧!他们都在奸笑。我中计了


咚咚咚干脆的满上,三杯估计快有三两多了吧,我汗!头两杯还顺,就是吞急了点。第三杯我端起就犯糊涂了,这药酒虽然是低度的,而且我不太习惯这药味。而且感觉脸窜的一下全热全烫了


本能一抬左手:兄弟们等我休息一下,马上喝。


小四笑得趴桌子:搞~~啥子哟?


我红着脸闷着:没~没什么。这两天我不方便。(擦这话都说出来,真滴是醉了)


程进来劲了:哇哈哈,成娘们了。捂着嘴继续笑:等你方便,哥们几个全部都要栽你手里。啊哈哈(哄堂大笑,笑得个个人仰马翻的。)


尼玛,搞黄色药酒忽悠我。擦~干了!哎哑巴亏,除了程进,其他五个和我都是一队出来,当然程进和我们另外一个队的,关系很要好,我们的包裹都在他哪里取。大家也别嫌我说不文明的话,其实真进部队了,你们就知道,老班长粗口严训,出手是恨铁不成钢。除非真的不爽你的,就搞一下。也许是部队天天一起吃住行,摸爬滚打,一起流汗流血,一起哭一起笑,整天整夜的混在一起,出门都是一直对外。看战友就跟自己照镜子一样。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是我相信我可以把小鬼的背后安心交给桌子上的几个战友。就是这种非社会化生活的友谊我们称之为战友。当初收山抓捕的时候,没这几个战友,我小鬼估计还没到医院就死在半路了,这是后话,以后有空再说道说道。


干完三杯,大家鼓掌叫好,接着就叫服务员小妹上菜了。


黄沿江充满笑意的吧菜谱甩给我,意思我来。这次就这丫的请客,吗的这贱人发老惨了,业务经理一年都是60万年薪,还不算外水。就是身材不像老板,反像一吸毒人员。(现在能损就损了,比在部队时损少了)


我说:我不点,你们来,看你们吃出什么花样来。接着我端着一旁没动过的小酒杯,估计也就两钱杯吧,我举着说:小妹麻烦给换个大杯子。这么小怎么喝啊?


服务员抱着菜单: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没有多的大杯子了,给您换一次性杯子可以吗?或者我帮你们倒酒。


我就纳闷了,这么大饭店,找几个大点杯子就这么困难?(事后我才知道,又是这几个家伙交代服务员的。)


我说:那这个倒酒多麻烦啊,一次喝一小杯不过瘾,还要倒来倒去的...。我就和服务员闲扯半天,活像酒鬼纠缠美女一样。


行小妹你说米有就没有,看我怎么收你。反正桌子上的都是酒量好的,你像倒酒就倒酒吧。


我:来先给大家倒起。小妹从右到左走了一圈,七杯酒全满上了,二钱杯。来干~~兄弟们。接着小妹又从左到右满上七杯,来干,如此三次。小妹感觉不对了,请我的兄弟们该点菜了。(当然我一直想法没让这个小妹走出包房,一直倒酒到我们快喝完之前,小妹确实辛苦,站着倒酒绵一个多小时也是难过,最后看她估计是憋尿难受我才放她走的。玩笑适可而止,人家确实很可爱,也不容易。只是当时我误解她故意耍我而已。乖乖的妹妹,对不起了。)



我:我说,你们点好没,哥我这肚子早空了,就等吃江这顿了。


他们几个早合计好了,说点好了,今天有个规矩,除了饭店拿手的几道菜,每人再点一道菜。点不出来和点错的就罚酒。


我看着这几个我心里算有数了。行~来吧


黄沿江说我喜欢腰花和肝子,服务员满配合说吃什么补什么,大家都笑。小四~绝~点了个回锅肉,补肉补肉。程进点了肚条和耳朵的拼盘,我这下急了,(因为之前点菜就一要求,只点猪身上有的可以吃的)我马上招手致意服务员。被陈显宗按下了,他来个卤猪脚和猪尾巴。大傻接着就是一个排骨的菜,我直接瞪眼看最后一个兄弟王辉,你丫的要留点哈!王辉想了半天直接把猪血给点了。



乖乖,我咋整?肉 内脏 脆骨 血都点球了,从头到脚,从外到内,可以说完全封杀了。狗日的


我想了一下,看看小四这猴精,丫的说:“心肺可以点,但是城市一般用来喂狗狗的,你要点我也认,一边趴着吃去。”我靠~


我看看旁边准备记录的服务员抿着嘴对我微笑,哎~~!猪~猪屁股? 哇咔咔一场大笑说没这么个菜,罚酒。尼玛,我知道了那个一两多一个的三杯子是我专用的。咚小妹满机灵,不用小四动,她就立马满上了。我一看还是黄的药酒,完蛋了!天地良心~~喝吧


额~菜还没吃就四两下肚了,吗的。猪舌头?对啊,哈哈。我正笑呢。旁边一句话:不好意思这个饭店拿手一道菜里就有。我靠~~滚你妹


这个不算吧,罚酒? 不算不算可以过 小四说:PASS


这时候我有点昏了,猪指甲,能吃吗?十二指肠,阑尾,哪怕盲肠也行啊!当时我真后悔以前对猪没研究过了!


当时真的急躁了,看着大家笑,人都蒙了。猪毛也不能吃啊,还浪费牙签。奶奶的!我当时一火翻,平时都我忽悠人,今天都成精了反忽悠。


服务员小妹又在提示我了:吃什么补什么。


我一拍桌子不想了:老板,来两个猪睾丸。(结果全场笑翻,小妹也笑弯腰了。)哎这~~我自己都无语了


看着黄沿江,我火大了,丫的赚钱了,看不起人了?拿我开涮。吗B当初你还是老子带的兵...估计是眼睛瞪大要生气的样子,兄弟们也打住了,劝下来缓下来,吃吃喝喝叙旧...涛声依旧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最后被灌最多的也是我。


喝闷了,小四陪我出去擦了一下脸。回来开门,灯早灭了,桌子中央是一个已经擦满蜡火的生日蛋糕


兄弟们站着把我围起来唱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猪(故意变调)你生日快乐...(服务员小妹也在)


我才想起来,今我生日。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按道理是感动,理论上相应的表情,可是我一下不会应用我的面部了,半征住的脸偶尔抽一下,定不了形了...这截跳过吧


出饭店门,回头一看小四还拎着半瓶我没喝完的黄色药酒,我真想吐了。


黄沿江过来了,没注意,一把先抱着我就哭:“排长那次..我真的真的,我真怕你死了。”小四也抱过来哽咽:“鬼哥你娃好好嘞,这是沿江寻到一个偏方专门给你泡的药酒,就怕中国你老伤会痛。车上还有一坛...”陈显宗过来:“鬼头,对不起那次我...”我扭头什么都没说,兄弟们全上来抱头哭在一起...(我真希望当时是忽悠,也少点不争气的眼泪。还有小四你丫的,鬼哥就鬼哥还加个你娃搞毛啊!)


饭店车门前,又是一群人,一群一起当过兵,一群可以为战友掏心窝的,一阵心里话语,紧握的手一直没放...兄弟们几个当兵不容易,现在聚在一起也不容易...



昏我都写乱了,文笔就这水平了,能看就看吧。姐我交差了哈,哎 熬一个星期了 今天可以睡睡了


兄弟们今世好好过,如果还有转世,俺们还做兄弟,当然我下次会自愿当兵,我们还在一个队,还是铁粑一块。


注明:因为本人文笔有限,没解释清楚的或者产生歧义的,我不在做任何解释,我这人就这脾气。目前因为个人私事公事忙碌,所以暂时不想再去触碰某些伤感神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