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沙驻军曾用火炮威慑逼退外国武装渔船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东门礁礁长刘洪波记得,有一次,某国一艘武装渔船突然闯入东门礁警戒海域,官兵们按照上级部署,组织炮火对空射击示警,但对方置之不理。忍无可忍的官兵立即掉转炮口,炮弹呼啸着掠过敌船上空,吓得他们掉头就跑。



中国南沙驻军曾用火炮威慑逼退外国武装渔船

资料图:目前解放军在南沙尚无大型基地,图为南沙永暑礁的解放军驻守官兵

中国南沙驻军曾用火炮威慑逼退外国武装渔船

资料图:解放军南沙东门礁驻军。


1988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中国政府在南沙永暑礁海域建立74号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自此,我人民海军开始进驻南沙。至今,已整整24年。


24年来,一茬茬南沙守礁官兵克服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不论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不管南沙形势如何严峻,不管海空情况如何复杂,他们始终“钉”在那里,守卫着祖国的主权和尊严。24年来,一茬茬南沙守礁官兵用青春、热血甚至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把南沙交给我们,祖国请放心。


既是普通士兵,也是“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


在全军诸多的边海防守备部队中,南沙守备部队是比较敏感的部队,稍有不慎,擦枪走火,便会给国家的政治外交大局带来被动。有人开玩笑说,在南沙,即便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从某种意义上讲既是“国防部长”,也是“外交部长”。


“连睡觉时也睁着一只眼睛。”不少守礁官兵这样形容自己在礁上枕戈待旦、箭在弦上的状态。除了安排正常值班外,许多官兵每晚睡觉前都要喝下一大杯水,目的就是让自己多起夜,以加强警戒。


西太平洋上不太平,南沙群岛海域多有“不速之客”。守礁官兵几乎都遇到过敌方的飞机在我礁堡上空盘旋侦察、侦察渔船经常在我礁盘外海域游弋的情况。


一次,某国飞机飞抵永暑礁进行侦察活动,担负雷达值班的分队长张琪从雷达上的亮点变化判明飞机飞行的意图后,立即报告领导。礁上战斗警报响起,不到1分钟,全体官兵进入战位,各种防空武器同时瞄准目标,随着3颗红色信号弹升空,某国侦察机仓皇转弯逃离。


东门礁礁长刘洪波(微博)记得,有一次,某国一艘武装渔船突然闯入东门礁警戒海域,官兵们按照上级部署,组织炮火对空射击示警,但对方置之不理。忍无可忍的官兵立即掉转炮口,炮弹呼啸着掠过敌船上空,吓得他们掉头就跑。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守礁官兵们都想真刀真枪地干一次,但是为了顾全大局,官兵们都保持着理性和冷静,果断、及时、正确地处理海空情况。官兵们说:“枪听我的话,我听党的话。”


在后方驻地建模拟礁堡提高实战化水平,训练模式由“守备部队”向“陆战部队”转型


南沙的守礁官兵知道,光有一腔报国热血还不够,只有练就克敌制胜的过硬本领,才能把一座座礁堡锻造成坚不可摧的钢铁堡垒。


“后方苦练打基础,前方精炼强综合。”南沙守备部队部队长刘堂提出了岛礁训练新思路。


在后方营区,守备部队按照“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高标准、高强度、大运动量”的要求,狠抓官兵基础体能训练。


为提高岛礁实战化水平,守备部队结合守礁实际,在后方驻地修建起模拟礁堡,各守备连轮流进驻模拟礁堡,战备执勤、学习训练、工作生活均参照前方岛礁模式执行。


根据岛礁作战特点,他们还抽调精兵强将,组建“特训队”,提出训练模式由“守备部队”向“陆战部队”转型。有针对性地开展擒拿格斗、攀爬训练、射击、侦察与反侦察、临检拿捕等特战技能训练,部队“以特制特”的作战思想逐渐形成。


此外,守备部队还针对高技术条件下岛礁攻防作战特点,在全体守礁官兵中强化“一专多能、一兵多用”训练。如今,守礁官兵每人都能熟练掌握7种以上武器的应用,掌握3套军体拳和警擒拳、捕俘拳、匕首操等,400米障碍、5公里武装越野、3000米武装泅渡,人人都能合格达标。


一系列行动,使南沙守备部队的训练管理日趋正规,部队战斗力水平明显提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