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度神煞表彰大会

会议主题:神煞表彰大会


关键字:表彰 劫煞 亡神 铁道部

时间:辛卯年最后一天。

地点:太华西棠峰洞

主持人:日主

与会人员:诸神煞、六神、铁道部等



日主:先点名,天乙贵人?(天乙贵人答:到!)

……

太极贵人:等一下,我有意见,为什么每次点名第一个都点他天乙贵人,同样是贵人,做人的差别怎么这样大呢?




日主:你贵姓啊太极同志?你为我们作了多少贡献?除了象某个发展中国家一样,该你说话的时候就会打太极、不表态,上礼拜你儿子被人扔了一砖头,你除了抗议就是抗议,还有上个月你老婆…….




太极贵人:打住!我不争这个头牌了,成不?




日主:哦,sorry,当然,你还是有贡献的,至少让很多新手认为八字中有了你,就具备了学易的天份,尽管…这是误解…下面继续点名,金舆、(到!)驿马、(到!)天德、(到!)月德、(到!)…………



日主:好,点名完毕,缺席15人。现在进行第一个议程,总结过去一年来各神煞的功过实绩,并对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取得突出成就的元辰、劫煞等五名同志进行表彰。



…台下接头结耳,议论纷纷。




“没搞错吧?!这俩也能受表彰?”




“是哦,太阳打西边出了,以前都是咱们德、贵系列的。”




“劫煞这人我知道,谁碰上谁倒霉,元辰是谁?新来的么?”




不远处的元辰冷冷的看了这位一眼: “你很快会熟悉我的。”吓得这位立马不吱声了。




日主:在过去的一年里,在论日为主的体系的精明领导下,广大神煞競競业业,坚持以人为本,因地适宜的开展工作,并取得了举世嘱目的成就。尤其劫煞、亡神、元辰、暗金的煞、六厄五位同志,身先士卒、通力协作,在各自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表现,经体系委员会研究决定,授予此五名同志二○一一年度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首先,介绍一下劫煞,劫煞同志,乃五行之绝地,劫者,夺也,自外夺之之谓夺;“夺”是我们生活中耳熟能详的,夺标、夺冠、夺权、夺夫,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它的终极表现,它的终极表现是--夺命。

(列席的铁道部长激动的举手示意:“我们可以强力证明!”)




劫煞冷冷的说:如果你们公布真实的的伤亡数据,或许真有机会证明我的强大。




劫煞邻座的元辰插了一句:哥,实打实的公布,那你出尽风头,可没我什么事了。




劫煞:哦,也是,多少得有几个冤死鬼记你头上,不然这先进白得了。不过,前几年那个赵作海的事儿上,你这毛头小子(元辰又名毛头星)不挺风光了一把么?



元辰:你说河南商丘柘城县的农民赵作海?他是有点委屈,不过可不全是我的功劳,我远房表兄官符帮了大忙,只我元辰一位,多是有些冤曲罢了,没有你们这些大哥大与我联手,是成不了大案、要案、千古奇冤的。




劫煞:那有时间你安排一下,哥几个聚一聚,他们德贵系列的搞的“贵聚帝座”活动风光了不少年,我们也要搞一搞。




元辰:那…到时候亡神大哥要不要也通知一下?他现在正在地球那边忙活着呢,去过了挪威又去英格兰了,听说死不少人了…




劫煞:我这个结义兄弟,就知道瞎忙乎,没有个重点,现在连领奖都不来,911过后,就没见他做过什么响当当的事,我说了他几句,不要老呆在家里守着这几百万平方公里,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下可好,环游旅途不回来了,逮着挪威、英格兰可劲儿的整,他该考虑考虑多去扶桑几次嘛,我总感觉对那里的人们有深厚的感情,这样吧,下一次千年聚会就安排在东京,那个谁的搓背图还是捶背图的,不是说“有客西来…”么,说的大概就是我们了。




元辰:大哥,广岛那次不是安排过了聚会了么?这么频繁安排是不是别的国家会有意见?




劫煞:性质不一样!那次是小聚,这次是大聚,哪个国家有意见,年年到他们首都过大年!




元辰:大哥所言极是,我会后就去安排。




另一角落的金舆和月德窃窃私语。




金舆:德兄,我打听了,这元辰就是岁破前后一位,不是正主,你说他有啥牛的呢?




月德:金兄,你是养尊处优惯了,不了解行情啊,正因为不是正主,这事儿反落你上身了,你说你闹心不闹心、冤不冤呢,若是天上掉个大馅饼倒好,飞来横福,可是这丫专整飞来横祸,偷牛的没逮着,逮着个拔橛的,可不郁闷。




金舆:哦,这样,那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殃。。殃




月德:殃及池鱼!




金舆:对,殃及池鱼。以后得离这元辰远点。不过,他就没有怕的么?没人治得了它么,别说天乙贵人老大啊,他这功能火星人都知道,但一般人请不起,出场费太高。




月德:听说有个叫空亡的散仙,专治这些凶煞,凶的逢空就不甚凶或不凶了。




金舆:Oh my god,这么厉害?!有时间一定请他来我家坐客,拉拉关系,他这功能就是防弹衣呀。




月德:听说…咱们吉神系列的,碰到这位,也是福力减半或者不吉了。




金舆:………………….




月德:不说这个了,金兄,听说最近你又换座驾了,X6不整了?




金舆:恩,X5X6系列太招人眼,不知哪天被今年这几位先进工作者招惹上了我也得遭殃,我现在换辉腾了。




月德:就是那个跟帕萨特长得差不多的?




金舆:去。。。。。死!




月德:借我跑几回京沪怎么样,哥们?




金舆:你这车技,开起来跟动车似的,免谈!




月德:我可是德字号,哥们,不说我大哥天德贵人了,就我月德贵人,那也基本上是保了全国人民不少性命的,哪次车祸、洪涝灾害、飞机失事啥的,那些幸免于难的人们不是托了我的福?




金舆:没错,但这也说明,有你的地方,就容易有事故,要不然怎么体现你的救护、保佑之功呢,哇哈哈!不借,就是不借!




被说中了要害的月德,边拨弄着QQ的车匙钥边耷达着脑袋继续听报告。




台上,日主继续作报告:



……下面介绍六厄,六厄同志,生年不详,以年支三合局之死地即是,如亥、卯、未年见午火,六厄同志是一个什么样的同志?是一个让别人生得伟大、死的无名的同志,是一个不计较他人生死的好同志,是一个为组织拼了老命不求功达于世但求无愧于心的老同志!多年来工作在非第一线而默默无闻,给国家、给组织减轻了多少负担,天知,地知,铁道部知,媒矿的老板知,命带六厄的人知!当然,李广同志也是知道的,要不《壶中子》怎么会云:“六厄为剥官之煞,李广不封侯是也。”六厄让英雄无名,但是对组织来说,他就是大英雄!……



台下后排的咸池听到后都笑出了声:他当英难的代价就是让真英难变狗熊了哦。.



日主:…..六厄同志,在婚姻、感情、妇女工作方面,也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有很多妇女同志私下问我,为什么她们恋爱的时候百般好,一到嫁时或嫁过了就出差错呢,我说,这里面不仅有阴错阳差、孤鸾等的功劳,六厄也是功不可没的,命带六厄再临夫星、印星,本就是无名份之物、不可“封侯”之物,偏强加名份与之,自然容易鸡飞蛋打嘛,就象有些东西只能台面下商量的,你非要拿到台上来说,怎么可以呢。经历了就好,经历了就好…



六厄(低沉的):咳,主席,这个…妇女工作方面的奉献就不要说了罢。



“是啊,怎么不多说说我呢,我也是先进工作者这一。”又传来一个声音。(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