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罗竖一:建议中国中药协会罢免替熊代言的会长

文/罗竖一


据媒体报道,2012年2月16日,力挺归真堂上市的中药协会在北京就“活熊取胆”问题召开媒体沟通会。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在会上表示,他曾亲眼见过活熊取胆,“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并称“无管引流的养熊取胆生产方式,无论对野生黑熊的保护还是熊胆业产业的发展,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显然,房书亭会长是在替熊代言:“无痛,完了之后”,“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其此言,可谓惊世骇俗,故网议颇多。譬如,“子非熊,安知熊之痛?”“子非熊,安知熊很舒服?”



但是,笔者非常负责任地讲,房书亭会长其实跟我们大家一样,都属于人类,并非熊类。



而依据百度百科,房书亭先生在1968年10月至1970年12 月,系河南南阳中药厂工人,其于1970年12月至1974年11月在北京中医学院中药系学习,而结合有关历史资料,房书亭先生当属“工农兵大学生”。



也许正因有此专业背景,所以房书亭才得以出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等职,并转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



然而,笔者建议中国中药协会罢免替熊代言的会长。何出此言呢?



首要的原因是,应该让“革命”了大半辈子的房书亭先生“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



对于一个现已65岁的老先生来说,“痛痛快快”地过日子,当是莫大的幸福。何况,从有关新闻报道来看,房书亭先生羡慕“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且感觉“很舒服”。既然如此,那么假如还让“革命”了大半辈子的房书亭先生继续待在中国中药协会内,那岂不是赶鸭子上架?



其次,替熊代言之会长有损中国中药协会之声誉。



尽管就主观而言,房书亭先生是在替中国中药协会代言,甚至有替归真堂代言之嫌疑,但客观上其确实是在替熊代言。而这替熊代言,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讲,都有损于中国中药协会之声誉,进而给诸如方舟子先生这样的一再肆意否定中医、中药者留下“把柄”,从而给中医、中药的健康发展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阻碍。



再者,房书亭先生的某些认知水平决定了其的确不适合继续担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之职。



一般而言,当初选举房书亭先生担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之职,应该是众望所归。



然而,据2012年2月18日《新京报》报道,在2月16日的媒体沟通会上,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曾表示,归真堂不属于其会员单位。“中药协是为整个行业负责,代表行业利益,并不为某个企业讲话。”房书亭称。不过,记者登录中国中药协会网站,在其会员列表中,发现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当晚,中药协也在网站挂出更正,称“经查,福建归真堂股份有限公司系我会一般会员单位,房书亭会长下午在媒体沟通会上表述有误。”



而依据2012年2月17日《经济参考报》消息,记者查询中国中药协会网时发现。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位列为副会长单位,而按照该协会会员单位的分类,副会长单位属于高级别的会员单位,每年需要交纳会费30000元。



就上述新闻报道而论,所谓“表述有误”之说法,其实就是一个“遮羞布”罢了。何况,就一般常识而言,作为中国中药协会会长,起码在就“活熊取胆”问题召开媒体沟通会之前,会对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做些了解,而作为企业也理由会隐瞒其会员身份。但是,房书亭会长却在有关媒体沟通会上说“虚言”。可见其在某些方面的认知水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简言之,仅就“活熊取胆”问题之回应而言,房书亭先生的某些认知水平决定了其的确不适合继续担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之职。



何况,在面对舆情做出“虚言”之回应方面,去职者不乏其人。譬如,声名远播的曾宣称“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铁道部原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既然别人可以就“虚言”去职,那么房书亭先生作为一个“革命老前辈”,为何就不能垂范呢?



还有,房书亭先生继续留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会对文化强国战略的落实有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依照中央的英明决策,中华民族刚开始高举文化强国战略之大旗,而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之组成部分的中药文化,无疑是文化强国战略的重要支点之一。房书亭先生尽管是传说中的“科班出身”,但残酷的现实向世人表明,其相关专业水准的确不怎么。



譬如,2012年2月17日《新民晚报 》有关报道显示, 沈阳药科大学原副校长、人工熊胆研制小组组长姜琦教授介绍说,人工熊胆的研制项目于1983年立项,经过了近30年的努力,课题组已完成了批准投入生产前的全部工作,包括成分分析、化学合成和两期临床试验。目前研发的人工熊胆中有效成分“熊去氧胆酸”的含量为35%至40%之间,比引流熊胆23%的有效成分含量高出了很多,品质不亚于天然优质熊胆。



而据《全国中草药汇编》记载,熊胆并非救命的良药,而是用于治疗小儿热盛惊风、癫痫、抽搐、黄疸、痔疮等病的普通药,据中华国医医药协会香港地球仁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至少有54种草药具有与熊胆相似的功效,包括常春藤、蒲公英、菊花、鼠尾草、大黄等,这些草药作为熊胆替代品,既便宜又有效。



但是, 对于人工合成熊胆能否取代天然熊胆的问题,房书亭却一厢情愿地表明,已经有充分的临床药理和药代动力学支持,化学药“熊去氧胆酸胶囊”仅能替代天然熊胆中的一个成分,并不能完全替代,“这一点,天然牛黄和人工牛黄的药效差异已经充分做了说明。”



诚然,学术问题可以有争议,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相关公开资料表明,大学毕业之后基本一直在走仕途的房书亭先生是有关熊胆研究领域内的权威人士。换言之,其相关说法不但不能服众,而且会让很多人对博大精深的中药文化产生怀疑,甚至彻底否定。也就是说,房书亭先生继续留任中国中药协会会长,会对文化强国战略的落实有负面影响。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中国中药协会应当从大局出发,积极地罢免替熊代言的会长,而尽快地选举一个更为适合的人担任会长。不然,中国中药协会的公信力和良好声誉难以复位,而且有害于文化强国战略的落实。(长江网 罗竖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如今人们已经产生伦理上的混乱。比如以动物产品食用或入药,是“残害生灵”行为;那以植物产品食用或入药就不是“残害生灵”吗?须知,小草皆生命,吃草仍然是伤害自然界的生灵。归根结底,动物不会自己制造淀粉和蛋白质,没有光合作用本领,所以动物一旦出世,就以其它生灵为食,这是无法回避的“原罪”!!!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