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上将军奇闻:1938年许世友裸衣刀劈日本大佐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在敌我双方混战不能开枪的情况下,许世友气愤到了极点。他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大刀,甩掉上衣,收缩腹部,勒紧皮带,咆哮一声,直逼小野茨郎:“狗日的,我叫你死在老子的刀下。”

文章摘自《书报文摘》2005年第25期 作者:张亚铎 马勇 晏慎钧 原题为《许世友刀劈日军大佐》

1938年10月25日下午,天空一片瓦蓝色,没有一丝风。这时,三八六旅全体将士正潜伏在青峰山上,待机消灭进犯之敌。旅长陈赓和副旅长许世友,在一个只有五平方米的简易帐篷里席地而坐,对着地图精心研究着作战方案。忽然,几个侦察兵相继前来报告:日军大佐小野茨郎率领百余名日军加干余名伪军向这个方向“扫荡”而来,前锋离我军驻地不足十五华里。

“继续侦察,一有新的情况随时报告!”许世友送走侦察员,转身进入帐篷,笑着对陈赓旅长说:“日伪进犯,目标盯在百川一带。青峰山腰部一道无名峡谷是其必经之地,你看怎么办?”

陈赓瞅了瞅作战地图,沉思了一会儿,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坚决吃掉它!”接着,两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根据对敌作战的经验,决定运用诱敌深入、敌疲我打的战术。全旅将士按照既定部署,不多时便各赴岗位,一切战前准备工作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悄然就绪。

几乎在同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担负诱敌深入的战士,与“扫荡”之敌展开下激烈的枪战。

骄横不可一世的日军大佐小野茨郎,腰挂一米多长的东祥刀,挥鞭策马奔至战场前沿,用望远镜扫视着青峰山,发现八路军人数寥寥,狡猾地一阵冷笑,接着拔出东洋刀,猛然朝前一挥,用生硬的中国话命令道:“八路不多的有,前——进!”千余名日伪军唯恐丢掉立功的机会,嘈杂地呼喊着蜂拥而上。担任诱敌深入任务的战士见敌“上钩”,便交替后撤,把日伪军从这个山头引到那个山头,直累得敌军气喘吁吁。

夜幕降临时分,饥困交加、一身臭汗的小野茨郎突然不见三八六旅将士踪影,大失所望,恼羞中命令日伪军,按照原定计划“进剿”百川一带。不久,千余日伪军全部进入无名峡谷。陈赓旅长见敌人精疲力竭又毫无戒备,当即枪响命令道:“给我狠狠地打!”几乎同时,在对面高山亲自指挥的副旅长许世友也下达了战斗的命令。峡谷两侧的全旅将士,满怀民族仇恨,把一发发子弹准确地射向敌群,枪炮声和呐喊声融合在一起。慌乱的敌人一时没有了主张,东突西闯,混乱中死伤大半。

穷凶极恶的小野茨郎稳了稳神,迅速聚集残部,暂避峡谷一隅,企图凭借夜幕掩护,夺路向南突围。许世友马上识破了日伪军的阴谋:“奶奶的,想夺路逃跑,妄想!”于是,他从警卫员手中取过步枪,娴熟地上了刺刀,高喊一声“冲啊!”便顺着陡峭的山崖扑下山去。全旅将士纷纷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旋风般“刮”向峡谷,与敌人残部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在敌我双方混战不能开枪的情况下,许世友气愤到了极点。他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大刀,甩掉上衣,收缩腹部,勒紧皮带,咆哮一声,直逼小野茨郎:“狗日的,我叫你死在老子的刀下。”

小野茨郎此时俨然一个输红了眼的赌棍,双手紧握东洋刀,步步向许世友逼来。突然,他快步疾进,刀锋几乎贴近许世友的胸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许世友一个敏捷的闪身,紧接着回身一脚,将刺杀扑空的小野茨郎顺势踢倒在地,刀下头落,结束了小野茨郎的罪恶一生。其他敌军在三八六旅将士摧枯拉朽般的攻势下,死的死,降的降,干脆利索地结束了这场战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