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致我已经逝去的青春

2009,迎来了祖国母亲60岁的生日,也迎来了我学生时代的终结!


有人说青春像卫生纸,而我就像是刚大便完发现,我X纸没了!


我很庆幸,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也感谢教育部的大学扩招政策,把我也扩进去了,进入大学,开始了新的生活,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他、她、它(特指潘浩)!


在大学,逃过课,补过考,重过修,喝吐过,没喝倒过,有过辉煌,有过挫折,也在永秀他班唱过《断点》,红极一时!每次辉煌时潘浩都会及时伸出肮脏的双手把我扔到挫折中去,总是感叹当时怎么就交友不慎认识了他了呢!浩啊!浩啊!浩啊!


见过许多分分合合,毕业后才明白,当你不确定有能力给她幸福时不要说永远,那样对她不公平,当然高干子弟和富二代除外!不要天真的以为爱一个人可以是一生,你和她的故事就算再美也只是个插曲,况且有时候不是很美,但到最后总会有一个人陪着你走不会再离开!恋爱,结婚,生子,变老,西去,over!


当我们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我知道我和她还会见面,因为麦哲伦同志说地球是圆的,可是后来科学教育了我,地球是TM椭圆的,老子跑偏了!我只是希望我们再见面得时候不再难受,可以从容的一笑!或者不再见面,当做电视剧中的广告,唰一下就过去了!


近两年别跟我谈感情,戒了,也谈不起了,再说祖国尚未统一,而以为家!


2010,我的大部分朋友将会成建制的毕业,愿你们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再创佳绩,青春虽然没了,但是还可以创造第二春!一起加油!



有些人(注),你以为可以再见面


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然人,也许在你转身的那个刹那


有些人,你就再也见不到了


有些事,也就不能再继续了


当太阳落下,又升起来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去了


注:吕正操,钱学森,谷牧,阿沛-阿旺晋美and so on.




写于2009年12月31日



本文内容于 2012/2/18 19:00:09 被遊劍江湖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