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引

我觉得我们可能是特殊的一代。


这种特殊不是说多值得炫耀,而是某种介于年代、历史。命运之间的特色。


我们在贫与富的边界上走过,在自由与约束的边界走过,在纯良与邪恶的边界上走过,在闭塞与开放的边界上走过,在金钱与财富的边界上走过,在道德与道义的边界上走过,在世纪与时代的边界上走过。


甚至在我们出生之前,长辈们可能就先决定了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于是更加成就了这种特色。


小学时我们一边在老师面前唱“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问什么被上小书包”一边在伙伴面前唱“我去炸学校,从来不迟到,一拉线我就跑,学校轰的一声炸没了”;


初中时我们一边学人体生理卫生,一边看《古惑仔》,研究《满清十大酷刑》;


高中时我们一边传着纸条看看着漫画,一边练习东西海三城模拟做四中黄岗试题。


大学时我们一边狂热世界杯读《哈利波特》同居翘课,一边学习邓论马哲毛概****重要思想。


我们吃过小豆冰棍喝过北冰洋汽水用过粮票,也吃过哈根达斯喝过JOHNNIE WALKER用过信用卡。


我们穿过棉衣棉裤白球鞋,也穿过ONLYTOUGH耐克阿迪。


我们读过《雷锋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也读过《神雕侠侣》、《月朦胧鸟朦胧》、《幻城》。


我们学过唐诗宋词,也自学过三毛席慕容。


我们看过《渴望》、《我爱我家》、《新白娘子传奇》,也看过《将爱情进行到底》、《浪漫满屋》、《越狱》。


我们玩过魂斗罗超级玛丽,也玩过任天堂PSP。


我们喜欢过四大天王小虎队林志颖,也喜欢过周杰伦谢霆锋东方神起超级女声。


我们一边被人注目着,一边被人鄙视着。


我们一边任人宠溺着,一边任人声讨着。


我们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默默保护着,和男朋友女朋友同学发小儿网友偷偷长大着。


我们——80年以后生人,被叫做“80后”,大多数人别称独生子女。


我们度过了没有电脑和综艺的童年,正经历着没有战争和饥饿的成年。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当新时代偶像比我们年级还小,当齐达内挂靴、小贝去了美国大联盟,当我们开始挣钱养家还房贷车贷,当周围同龄人已经有人结婚生子甚至有人结了又离,当一个哥们儿跟我说初恋女生如何如何,要想当年怎样怎样,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然长大,也有了所谓的曾经,也有了故事可讲。


每个人都有青春,每个青春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都有遗憾,每个遗憾都有回味不尽的美。


我们也不例外。


如果你是80后,那么看这篇文章的你,


16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那时同学少年的名字还能一字不差地念出来吗?


有喜欢的人吗?


和那个人现在还有联系么?


是否还在一个城市?


交往过吗?


分手了么?


是因为太小所以喜欢得太短暂?


还是因为根本不懂而无意伤害?


当初牵着的手如今握紧了谁?


偶尔还会想念么?


偷偷发过誓么?


实现了么?


还是…..已经全部忘了?


问这些的时候,我又不自觉的想起方茴,想起陈寻,想起很多很多文艺但很实在,很伤感但又很不想忘记的事。


这是个关于我们的故事,是转眼匆匆那年的事,如果一起经历,或尚有所感,如果正在怀念,或打算回忆,如果曾经批评,或斟酌旁观,那么,请听我慢慢讲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