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舰队司令不慎落水而亡 约翰·威尔科克斯(John W. Wilcox)美国海军少将(第三十九特遣舰队司令),一九四二年三月二十六日率领由胡蜂号航母、华盛顿号战舰、塔斯卡卢萨号重巡等船只组成的第三十九特遣舰队自波特兰出发前往英国,出航次日及遭遇大风浪袭击,舰队司令威尔科克斯不慎落水而亡。之后由罗伯特·吉芬(Robert C. Giffen)少将接替其职务继续前往欧洲,随后的搜救行动持续到二十七日午时终止,第三十九特遣舰队于四月四日到达目的地斯卡帕湾并编入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关于威尔科克斯死也是众说纷纭,有一种说法是自杀。

元帅座机被己方炮火击落身亡 伊塔洛·巴尔博(Italo Balbo)意大利空军元帅(驻利比亚总督),一九四〇年六月二十八日其座机于托布鲁克附近被己方炮火命中坠毁身亡。当时击落巴尔博元帅座机的是意大利海军吉尔季奥号战舰,一艘老掉牙的装甲巡洋舰,连装备的防空炮都是后来才加上去的,甚至以沙袋来填补水平装甲的不足,但就是这样一艘老爷船却击落了元帅座机。根据吉尔季奥号水兵柯拉迪奥·马佐拉回忆,英国的轰炸机天天都来轰炸他们,神经质的他们在英机离开后的十五分钟又看到了两架飞机从敌机刚才扑来的方向飞过来,当时舰上一个军官都没有,大家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猛烈炮击,直到被击落后才发现是意军自己的S.M.79式飞机,而拖出来的尸体恰恰就有驻利比亚总督巴尔博空军元帅。除了元帅本身的座机,另一架随行飞机也被打了下来落进海里,事后调查不算其他舰艇,仅吉尔季奥号就打了二百八十发炮弹。

首任师长被舰炮轰死 弗里茨·维特(Fritz Wit)德国武装党卫军少将(第十二XTL青年师首任师长),一九四四年六月十四日在卡昂附近维诺瓦遭到了盟军舰炮的轰击,而青年师的师指挥部正位于此,首任师长维特少将中炮身亡。根据幸存的首席勤务官伯恩哈德·迈策尔(Bernhard Meizel)中尉回忆,重型炮弹第一波来袭时维特少将认为其针对的是奥冬河谷附近的德军炮兵阵地并未立即采取隐蔽,直到炮火延伸到师指挥部前方公路一侧维特才认为是冲着自己来的,当时师长维特下令所有人员进入避弹壕内隐蔽,而自己却是最后一个进入避弹壕的,但不幸的是一枚海军重型炮弹直接落入院内并炸死了他,这样被大口径舰炮轰死的高级军官在整个二战都不多见。日后其师长职务由库尔特·迈尔(Kurt Meyer)接任,并率领青年师参与了从卡昂到法莱斯的一系列战事。

王牌师师长死的如此之蹊跷 查尔斯·基兰斯(Charles L. Keerans)美国陆军准将(第八十二空降师副师长),一九四三年七月九日盟军发动西西里岛战役意在巩固地中海控制权。美军第八十二空降师的处女秀也上演于此,自十日开始分批次空降,不过由于气候的缘故导致多数部队着落地点错误出现秩序混乱,到十一日盟军又将伞兵预备队投入作战用以增援,但是却遭到了盟军己方炮火的打击导致一百四十四架运输机中的三十三架损毁,三百一十八人死亡,其中就包括随同大部队落下的第八十二空降师副师长基兰斯准将,不过基兰斯的飞机虽然被误击但他本人却幸存了下来,只身一人的他落地后曾遇到一名其他部队的士兵,在询问对方是否能带他一程而被否决后,径直徒步离开,从此就没有了任何音讯,包括他的尸体也没有被发现,美军也只好将他列入失踪名单之内。

上将军长坐飞机踩上了地雷 冯·溯贝特(von Schobert)德国陆军步兵上将(第十一军军长),一九四一年九月十二日其乘坐的Fi-156鹳式侦察机降落时,不慎误入雷区引爆地雷而亡。溯贝特是一名纯粹的纳粹主义支持者,自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后,于他占领地域内的苏联政战人员统统处死不留任何活口。

观战的中将司令被己方轰炸机炸死 莱斯利·麦克奈尔(Lesley J. McNair)美国陆军中将(第一集团军群司令),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五日盟军实施了规模浩大的眼镜蛇行动,将近两千五百架的飞机向目标区投掷了约四千吨炸弹和燃烧弹,虽然德军蒙受了一定损失,但炸弹误伤自己人的情况也十分令人震惊,超过一百余人死亡和近五百人受伤,其中就包括挂着虚名的集团军群司令麦克奈尔中将。麦克奈尔接替巴顿出任虚构的第一集团军群司令,伴随着总攻的开始于前线进行视察,而隶属第八航空队的重型轰炸机根本无法分辨地面的情况,遂即的一番地毯式轰炸恰好炸死了已经躲藏在散兵坑内的麦克奈尔中将,悲剧的是麦克奈尔早先在北非作战时就曾遭遇过德军炮击躲过一劫,没想到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据说麦克奈尔的尸体除了衣领上的三颗将星外,已血肉模糊无法分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