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街上跳舞,路人为何都只顾看稀奇

我挥霍青春的力度,是身不由己的释放宣泄。无法过向往的生活,至始至终都是压抑了的情绪。2012,期盼有好运的到来,为了把自己伪装得更加坚强,即使身陷囹圄也勉强微笑。

心底的净土与坚持,是这辈子最大的守望。没有安全感的人,精神上亦有洁癖;境遇悲凉的人,思想上亦有自卑。然而,我遇到这么一个人,或许给出另一种定义。

一个傍晚,我走在闹市大街上,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群,谁也视而不见谁。我感觉不少人在盯着我看,正纳闷,莫非是我今天看起来太引人夺目了吗?转身一看才知道,原来吸引他们眼球的,是我身后那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乞丐是一位老妪,矮小个子,花白头发,她一边哼哼呀呀地唱着不知名的曲调,一边还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舞蹈。大家都当做看稀奇一般,笑嘻嘻地注视着她,却没有一个人去给予施舍,甚至连起码的同情恻隐之心都没有。

她是如此引人注目,路人却是如此的幸灾乐祸。很显然,她不是学街头艺人卖弄舞姿,并不是以此来吸引观众给予施舍,她是因为精神失常,才至于陷入狼狈境地。她不仅沦为了乞丐,还精神失措,可面对这么一个弱者,我们大众没有表露出应有的关怀,这也就罢了,却还一个劲地只顾看热闹,个个脸上竟容光焕发,好似在大饱眼福一般,这无不让人顿生鸡皮疙瘩,当今横行的物欲,似乎早已让人麻木,世态炎凉感浅草丛生。

试想一下,如果下一个乞丐便是我自己,身边周遭的人也像路人那样对待我,我会做何感想呢?很有可能,下一个乞丐就是我自己,想到这里,那一刻,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王小波写过《沉默的大多数》这篇杂文,他的大意是说,我们一次次在邪恶面前保持沉默,最后一个被邪恶逼向断头台的就是我们自己。然而,我今天想说的是,我们在对待他人上一次次地看笑话,一次次地歧视不予包容理解,下一个被看笑话的便是我们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