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涉嫌故意把车开河里溺死妻子女儿骗保(图)

时间闪回到2月3日晚上7点多,一辆小轿车冲入宁波江北区庄桥街道黄梅堰的一条小河里。尽管消防等各部门迅速赶到现场救援,可车内的一家三口,除了丈夫得救外,妻子和刚两岁的女儿不幸身亡。


这本来是一个令所有人都唏嘘不已的意外,可是昨天早上,一条网友发出的微博却让一切都变得山重水复。这条微博写到:“有男子先给妻子和孩子买了保险,开车冲到河里自己逃出来了,为了骗保……”


虽然一小时后,这条微博就被删除,但事实到底如何顿生谜团。


昨天,随着记者的调查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问号,渐次浮出水面。


现场


男的获救,女的和孩子不行了


昨天下午3点半,记者来到江北区庄桥街道黄梅堰的事发现场。


这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沿河道路,轿车就是从一个大概不到十米的隔离栏缺口里冲入小河的。


记者在周边厂区和民房群中一路打听,遇到了两位当时在现场围观过的群众。


2月3日晚上8点多,李师傅在朋友家吃完晚饭准备回家,走在路上,看到一辆消防车拉着警报呼啸而过,就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我到的时候,消防车打起了照明,很亮。我旁边的人在说,有辆车在水里。”李师傅说。


很快,李师傅看到两名穿救生衣、身材魁梧的消防队员跳到河里营救,水大概能没过他们的鼻子。


消防队员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就大喊:“门窗都锁着。”接着岸上人员送来工具,消防队员砸破车窗,把粗绳固定在车上,吊车随即就把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吊了上来。


车子吊上岸后,李师傅看到营救人员打开车门,车里有人,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和一个穿着黄棕相间上衣、淡粉色裤子的小孩子横躺在前座,急救医生检查了一下后,无奈地摊了摊手。


住在附近的吴师傅当时也在现场,他比李师傅先到,“我到的时候已经有民警在了,但消防还没赶到,当时有人说,已经有个男的得救,送到医院了。”


李师傅说,在现场,自己心里就觉得有点蹊跷:“这条路上都有护栏,就这里有七八米的缺口,这辆车怎么就这么不偏不倚,冲到了河里呢?”


第二天,他经过现场还特意看了看,岸上也没有发现明显撞击的痕迹,也看不到很明显的刹车印。


和记者闲聊时,吴师傅也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照理说车里还有老婆和孩子,你一个大男人被救出来,怎么可能不管她们的死活,而去医院呢?要是我,我肯定不愿离开现场的。”


说话间,三辆警车开到事发现场,从车上下来十多名警察,带着一名带着手铐、穿着深棕色上衣的男子,对着2月3日晚上轿车落水的地方指指点点,似乎是在指认现场。


记者听到,周围有人说,这个男的,看上去和那天晚上被救上来的男子有点像。


时间闪回到2月3日晚上7点多,一辆小轿车冲入宁波江北区庄桥街道黄梅堰的一条小河里。尽管消防等各部门迅速赶到现场救援,可车内的一家三口,除了丈夫得救外,妻子和刚两岁的女儿不幸身亡。


这本来是一个令所有人都唏嘘不已的意外,可是昨天早上,一条网友发出的微博却让一切都变得山重水复。这条微博写到:“有男子先给妻子和孩子买了保险,开车冲到河里自己逃出来了,为了骗保……”


虽然一小时后,这条微博就被删除,但事实到底如何顿生谜团。


昨天,随着记者的调查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问号,渐次浮出水面。


现场


男的获救,女的和孩子不行了


昨天下午3点半,记者来到江北区庄桥街道黄梅堰的事发现场。


这是一条双向两车道的沿河道路,轿车就是从一个大概不到十米的隔离栏缺口里冲入小河的。


记者在周边厂区和民房群中一路打听,遇到了两位当时在现场围观过的群众。


2月3日晚上8点多,李师傅在朋友家吃完晚饭准备回家,走在路上,看到一辆消防车拉着警报呼啸而过,就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我到的时候,消防车打起了照明,很亮。我旁边的人在说,有辆车在水里。”李师傅说。


很快,李师傅看到两名穿救生衣、身材魁梧的消防队员跳到河里营救,水大概能没过他们的鼻子。


消防队员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就大喊:“门窗都锁着。”接着岸上人员送来工具,消防队员砸破车窗,把粗绳固定在车上,吊车随即就把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吊了上来。


车子吊上岸后,李师傅看到营救人员打开车门,车里有人,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和一个穿着黄棕相间上衣、淡粉色裤子的小孩子横躺在前座,急救医生检查了一下后,无奈地摊了摊手。


住在附近的吴师傅当时也在现场,他比李师傅先到,“我到的时候已经有民警在了,但消防还没赶到,当时有人说,已经有个男的得救,送到医院了。”


李师傅说,在现场,自己心里就觉得有点蹊跷:“这条路上都有护栏,就这里有七八米的缺口,这辆车怎么就这么不偏不倚,冲到了河里呢?”


第二天,他经过现场还特意看了看,岸上也没有发现明显撞击的痕迹,也看不到很明显的刹车印。


和记者闲聊时,吴师傅也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照理说车里还有老婆和孩子,你一个大男人被救出来,怎么可能不管她们的死活,而去医院呢?要是我,我肯定不愿离开现场的。”


说话间,三辆警车开到事发现场,从车上下来十多名警察,带着一名带着手铐、穿着深棕色上衣的男子,对着2月3日晚上轿车落水的地方指指点点,似乎是在指认现场。


记者听到,周围有人说,这个男的,看上去和那天晚上被救上来的男子有点像。


医院


住院一晚,他没提生死未卜的家人


这个获救之后被送进医院的男子姓余,遇难的是他的妻子万某和两岁的女儿。


余某当时被送进宁波市第九医院。


姜医生是那天晚上值班的急诊医生,他回忆说,余被送来时全身青紫,浑身发抖,没有生命危险,但因为在水里泡过,处于低体温状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医务人员打开空调,拿来被子帮余某取暖。


大概半个小时后,余某逐渐恢复,开始和医生说话。


在对话中,余某告诉姜医生,当时是他开车,与其他车辆交会时,被对方的远光灯闪了眼睛,结果导致车子掉进河里,人在河里还喝了几口水。


医生检查后认为,余某除了有点冻着,并无大碍,休息一阵子就会好的。


当天晚上,余要求住院,由于晚上病房的床位都满了,姜医生就让他住在门诊处,第二天早上有床位空,再住进病房。


“交谈中我才知道,余某认为只有住院的费用才能得到保险公司理赔,担心保险公司不认门诊的费用。我就告诉他,门诊的费用在理赔上不存在问题,他才安心在门诊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8点多,姜医生下班回家,后来同事告诉他,余某过了一会也离开了医院。


”一个晚上的接触,我根本不知道他出事的车里还有他的老婆和孩子。”姜医生对记者说,两天之后,民警来调查,我才知道车里是三个人,“回想那个晚上,他表现得挺正常的,只字没提过老婆和孩子,没有掉过眼泪,也看不出有什么悲伤的情绪。”


家庭


生了一个女儿,又生了一个女儿


余某今年33岁,妻子万某今年27岁,两人都是江西人,在当地的苗圃路上开了家电器维修店。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维修店,大门紧锁,里面没人,正在张望时,过来一名中年女子,是在隔壁开服装店的孙大姐。


记者把这家人出事的情况一说,孙大姐惊讶不已:“是好些天没看到他们了,去年我自己生了个儿子,正好小万也生了个女儿,我们经常一起说孩子的事情。”


她告诉记者,余某和万某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儿,大女儿11岁了,在江西老家,小的去年生的,小万自己带着,“夫妻俩关系一般,也没听说过有吵架。不过据说是老家的风俗,说是很想生个男孩,没想到这回又生了个女儿”。


不光是孙大姐,其他邻居对于这个意外,也觉得挺惊讶。


在旁边开棋牌室的老齐说,“男的看上去很老实,女的却很漂亮,不过基本上就待在店内。相反,男的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往外跑。”


出了服装店,记者看到电器维修店门口停着两辆警车,是当地警方赶来调查,警察进入店内,检查了一番后将店内的电脑搬走。


店内还站着店员小朱,是余某的徒弟。记者看到,这是一间两层楼的店面房,楼下修电器,楼上有两间房,一家人平时就住在店内。


小朱说,店面房每个月租金2000多,已经租了四五年。


说起师傅余某的为人,小朱简单说了几句:“他1米7不到点,话不多,不太抽烟,也不爱喝酒,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手艺不错,在这里做这行已经有7年了,带过好几个徒弟。买的车是一辆银灰色的吉利。最近生意不好,过完年回来后,店内干活的就只有我和师傅两人了。”


小朱说,去年九十月份的时候,万某带着女儿回了老家,就留下老板一个人,“老板在这边又待了两三个月,之后回老家过年去了,一家人是初八回到宁波的,没想到刚过了个年就出事了。”


目前,警方还在对此事作进一步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