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帝王后宫:北齐胡太后每晚召幸和尚

文章摘自《帝王后宫私生活之谜》 作者:华浊水 出版:大众文艺出版社


北齐武成帝(537~569年),即高湛。北齐皇帝。公元551~565年在位。高欢第九子。文宣帝时进爵为长广王,拜尚书令兼司徒,迁太尉。天保十年(558年),废帝与尚书令杨欲削减宗室诸王权势,遂与常山王演、勋贵贺拔仁等密谋,于乾明元年(560年)发动政变,杀杨及废帝,并立演为帝。是为孝昭帝。次年,孝昭帝死,继位并改元大宁。后禅位于太子纬,自为太上皇帝听政。后病卒。庙号世祖。


好色残暴的北齐帝高洋临死前对他的弟弟高演说:“你想要篡我嗣子皇位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但是请你别杀我的嗣子!”真可谓语出惊人,高演惊骇不已,跪下连说自己不敢。高洋去世后太子高殷即位,尊祖母娄氏为太皇太后,母亲李氏为皇太后,进封常山王高演为太傅,长广王高湛为司徒。


但是高殷即位还不到一年就被娄氏废为济南王,叔父高演篡位当了皇帝。因为娄氏是高演的母亲,所以她也由太皇太后的身份又回到皇太后。高演妃元氏成为皇后,五岁的儿子百年立为太子。不久以后,十七岁的废帝高殷被害死在晋阳。


两个月后高演得病而死,临终时留下遗书给弟弟高湛,让他入继帝位,遗书后面写着:“你应该将我的妻子与孩子好好安置,不要学我那样。”


高湛即位以后听说故帝高演的皇后元氏有一种奇药,就派人去元氏那里索取,不料被元氏一口回绝了。高湛怒从心头起,令阉宦驾车当面叱辱元皇后。元皇后不敢反唇相讥,只有忍气吞声,默默地流泪,将两只眼睛哭得像桃子似的,孤身一人去了高演的陵墓前恸哭。高湛余怒未消,将她降居顺成宫幽锢起来。


第二年正月,高湛立妃子胡氏为皇后。胡氏是安定人胡延的女儿,在她出生的时候有猫头鹰在外面的帐篷上鸣叫,当时人以为不是吉祥的预兆。胡氏及笄后,被选为长广王高湛的妃子,她姿貌十分平常,但是性情却极为淫荡。高湛也是个好色的膏粱子弟,得到这样的妻子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册封皇后的那天晚上,在后宫设宴庆祝,高湛在外殿早已饮酒半醉,这时摇摇晃晃地闯入后宫,那些为皇后祝贺的内外命妇都站起来迎接高湛,高湛狞笑着说:“这里都是一家人,你们不要拘束。”然后他睁开色眼将这些妇女挨个儿瞄了一遍,忽然看见一个丰姿绰约的中年妇女,不由的浮想联翩。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嫂子李祖娥,她是文宣帝高洋的皇后、废帝高殷的母亲。


高湛咽了口唾沫,在那里坐立不安。但周围的人太多,又不好意思过去搭讪,只好强压欲火敷衍了几句回去睡了。这天晚上在与胡皇后云雨之时,他心里想的是皇嫂李祖娥,睡下以后精疲力竭的他更加懊丧。常言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就是这个道理。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的黄昏,高湛摒去左右随从,一个人来到了李祖娥所住的昭信宫。当有宫女报知李祖娥,她心里很狐疑,不知新皇帝来她这里做什么,可是又隐隐约约有预感,觉得高湛可能起了色心。李祖娥寡居寂寞,既盼望高湛对她非礼,又害怕这种乱伦的事情,心里七上八下难以摹状。


高湛到了昭信宫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只是双目紧紧盯着李氏娇艳的脸庞。李祖娥又惊又羞,她低头问:“陛下这么晚到这里做什么?”高湛笑着说:“夜里没有什么事,特意陪伴皇嫂坐坐。”李祖娥说:“陛下的后宫美艳如云,何处不可消遣,单独到妾这里……?”高湛又说:“即位以来还没有亲近过皇嫂的娇颜,今夜特来相会。”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纯属于调戏了,李祖娥脸上一红,起身就走。高湛一把拉住她的裙裾,李祖娥惊骇说:“陛下身为天子,怎么不顾及名义呢?”说话间用手一推,高湛没有预防,打了一个趔趄。他恼羞成怒说:“今天你从我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否则杀了你的儿子!”


威胁到了自己的儿子,李祖娥不敢再拒绝,脸上的香粉都被冷汗浸湿了。身边的宫女见此情景都知趣地回避出去,高湛伸开双臂将她轻轻举起来搁到床上,李祖娥嘤咛一声搂住高湛的脖子。那些在深宫里生涯寂寞的宫女都溜到窗户下偷听,只听见里面窸窣娇颤的声音,都吐出舌头相视而笑。可谓里面做得不亦乐乎,外面听得也不亦乐乎。


春宵一刻值千金,漫长的一夜在高湛感觉里只好像短短的一瞬间。忽然看见窗外天光大亮,高湛叹了口气,穿衣服前又把李祖娥淫蒸了一次,然后才恋恋不舍地起床出宫去上朝。从此以后高湛每夜都在李祖娥那里夜宿,春风几度后她便怀孕了。


这边高湛忙得昏天黑地,那边胡皇后也没有闲着。给事和士开武善于握槊,文工于弹奏琵琶,而且是个风流隽朗的人物。当初高湛为长广王时和士开已经得到了高湛的信任,常入侍左右,辟为开府参军。高湛即位之后升任和士开为给事。胡后以前就对和士开暗自倾心,此时乘高湛与嫂子乱伦,她贿通宫女,引和士开入宫淫媾。和士开极力在床第上满足胡后,二人欢狎之余也发下了千般毒誓,要做一对长久的鸳鸯。


高湛时刻怕胡后责备他与李祖娥的关系,凡是胡后的要求他都毫不犹豫地答应。胡后乘机念叨情夫和士开的好处,高湛便擢升和士开为黄门侍郎。


大宁二年娄太后病重。一次睡觉的时候,衣服忽然自己飞起来,她听从巫媪的话改姓为石,但是不顶什么用,四月的时候在北宫病逝。她活了六十二岁,生下六男二女,其中有四个儿子都当了皇帝,即:高澄、高洋、高演与高湛。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娄太后未死时,邺城流传着一首童谣:“九龙母死不守孝。”在她死后,高湛居丧不换孝服,仍穿着大红色的袍子置酒作乐。宫人给他进白袍,被愤怒的高湛掷扔在地下,和士开也请高湛暂时停止宴乐,被高湛拽住衣领殴击了一顿。高湛在娄太后的儿女中排行第九,应验了童谣。


皇嫂李祖娥怀孕快要生产,她的亲生儿子太原王高绍德请求入见,李祖娥挺着大肚子羞愧难当,便不让高绍德进宫。高绍德听到母亲躲着他不肯见面,连讥带讽说:“儿子也知道母亲腹大,因此不见儿子。”这句话传到李祖娥那里,她不禁惭愤交并。过了几天李祖娥生下一个女婴,生下后便立刻溺死了。高湛听到了此事怒不可遏,他手持佩刀闯入昭信宫怒叱李祖娥说:“你怎么敢杀我的女儿?!我也杀你的儿子给你看看!”说着便令左右去召高绍德。


高湛一等高绍德来到面前便用刀背上的铁环痛击,高绍德忍不住疼痛跪在地上哀求,高湛怒骂说:“你父亲打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言相救?现在还想活么?”说着再用力挥刀猛击,高绍德鲜血流了一脸晕倒在地上,片刻后气绝而死。李祖娥见儿子死得凄惨无比,当下号哭起来,高湛像发怒的野兽,命宫女脱下李祖娥的衣服,取鞭子抽打她裸露的肌肤。打了几十下之后,李祖娥雪白的胸背都是血,倒在地上像一团鲜血淋漓的肉泥。高湛觉得自己有些累,命人将李祖娥装进绢囊中投在御沟的水中,过了半天再捞起来,打开绢囊,只见流血淋漓已经没有了人的形状。高湛这才觉得解气,他吩咐宫女说:“假如她已经死了就不必再说,假如没有死,就让她去妙胜寺里做尼姑。”


高湛走了之后,宫女立刻抢救,幸运的是李祖娥还有一口气,救治了半天她终于起死回生,宫女将她抬上床榻,过了两昼夜手脚才能活动,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真仿佛两世为人。待伤口愈合以后宫女将她用牛车拉到了妙胜寺,从此剃发为尼,与青灯黄卷为伴。


黄门侍郎和士开善于谄谀,他所说的都是极为淫秽鄙亵的话,高湛恰恰就爱听这些。和士开对高湛说:“自古以来没有不死的帝王,尧舜与桀纣死后一样都化成了灰土,没有什么区别,陛下春秋鼎盛正是及时行乐的大好机会,快乐一天抵得上百年,国事尽可付与大臣,何必以俗事自寻苦恼呢!”高湛十分赞同,从此很长时间才上朝一次,上朝的时候椅子还没有坐稳就走了。


和士开善于持槊,胡皇后也想学槊,高湛便令和士开教导胡后。胡后与和士开在床帷间肉槊也玩了许多年,何况这种铁槊。当和士开握槊教导胡后时,二人眉目传情都会意一笑。高湛在一边饮酒,还稀里糊涂地跟着傻笑,好像自己也懂得二人的心意。河南王高孝瑜是文襄皇帝高澄的长子,他婉转进谏高湛说:“皇后是天下母,怎么可以与臣下肌肤相触?”高湛根本不当一回事。高湛戴绿帽子自己不以为然,高孝瑜却喜欢替别人担忧,他又上书说赵郡王高叡的父亲与小尔朱氏私通,被高欢杖毙,这样的人不宜亲近。


高叡与和士开都因此痛恨高孝瑜,便私下诋毁他,只说有他河南王,不说有陛下。其实高孝瑜也是一个举止不谨的浮浪之徒,他曾与娄太后的宫人尔朱女暗地里私通。高湛立刻将高孝瑜召来,逼他喝下三十七杯酒。高孝瑜喝完以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高湛命左右用犊车拉出高孝瑜,途中高孝瑜醒来要茶解酒,被人用鸩酒代茶毒死后扔进河里。北齐散骑常侍祖瑁与和士开朋比为奸,他私下对和士开说:“像你这样受到宠幸的古今没有第二个,但陛下有朝一日不在了,试问你如何克始克终?”和士开听他一说不由得愁绪满腹,他向祖瑁问计。祖瑁告诉他应当劝高湛禅位给太子高纬,这样高纬感谢他的恩德,便可以无忧了。和士开依计而行,高湛也觉得处理政事太累,不如做太上皇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一心用在色欲上。于是在河清四年禅位给太子高纬。这时的高湛才只有二十九岁,因为荒耽酒色身体精力渐衰,做了太上皇不久病情加重,没有几年就病死了。


高湛死后胡氏与和士开相奸更加肆无忌惮。朝臣为了巴结和士开无耻地拜称他为父,和士开偶然患了伤寒,医生说必须服用黄龙汤。黄龙汤就是多年的粪汁。和士开难以下咽,一个干儿子来看望他,见了黄龙汤伸长脖子一饮而尽。


琅玡王高俨弹劾和士开,他巧妙地将奏章掺杂在其他的文书里,高纬简单翻了一下便不耐烦地说:“可实行的就去实行,朕不想看这些。”于是权焰炙人的和士开稀里糊涂地送了命。


胡太后听到和士开被杀的消息悲痛欲绝,正在寂寞无聊之时,一次她在寺院拜佛烧香,寺里有一个名叫昙献的淫僧,他下阴部与秦朝的嫪毐有一比。胡太后看中了昙献,昙献也殷勤献媚,二人在禅房成就了一番秽事。昙献的床第功夫远非华而不实的和士开可比,胡太后乐不开支,她取国库中的金银珠宝连箱磊车地送给昙献。即使高湛活着的时候所躺的珍宝镶嵌的胡床也搬到了寺里,与昙献一同坐在那里调情。


后来胡太后欲火更炽,她索性将昙献召入到后宫,托词让他诵经超度亡灵,其实是夜夜在胡太后的肚皮上超度已死的高湛。不久昙献又召集了许多徒弟,胡太后赐号为昭玄统僧,这些徒弟戏称昙献为太上皇。其中面目娇好的少年僧人免不了被胡太后受用,她像皇帝一样每夜召幸一个和尚,真是其乐融融。胡太后怕被高纬知道,又将这些僧人打扮成尼姑,涂粉画眉遮掩起来。


皇帝高纬看望胡太后的时候开始还没有觉出异常,有一次两个僧人化妆过于妖艳,惹得高纬欲火焚心,他迫令二僧侍寝。这两个僧人三魂吓飞了七魄,高纬见他们羞涩恐惧地朝后退,便令手下强行脱去僧人的裙子,这下原形毕露,二僧的下体与高纬一模一样。高纬又惊又怒,这才知道母亲胡太后的苟且情事。他当下亲自讯鞫,二僧如实招供。高纬将这些僧人全部杀死,并将胡太后徙至北宫幽禁起来。高纬下旨内外诸亲一律不得与胡太后相见。


后来高纬将胡太后迎还。胡太后听到使者到来十分吃惊,以为自己要被杀了。此后每次胡太后做的食物高纬也不敢动筷子。齐国灭亡以后,胡太后沦落到周境的烟花丛中恣行奸秽,真是如鱼得水,难怪有人笑称她前世就是个操皮肉生涯的女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